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医疗卫生 对疫苗持怀疑态度是种“富贵病”?

Eine Frau setzt eine Spritze

疫苗,打还是不打?就这一议题的争议,在瑞士日渐激烈。

(Keystone / A4642/_lukas Schulze)

瑞士有些家长故意不让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因而导致某些疾病难以得到彻底灭绝。他们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2月初,瑞士的斯坦纳学校(Steinerschule)爆发了麻疹疫情。当地政府禁止60名没有注射麻疹疫苗的孩子继续上课,以免疫情蔓延。

Masern Biel

Video

这并非斯坦纳学校第一次成为麻疹疫情的发源地(德)外部链接。一位联邦卫生部的发言人向瑞士媒体指出(德)外部链接,这样的频繁爆发在斯坦纳学校并非偶然。该校是依照鲁道夫·斯坦纳(Rudolf Steiner,1861–1925,德)外部链接的理论建立的沃尔多夫式(Waldorf)学校。斯坦纳学校有不少家长对注射疫苗心存怀疑(德)外部链接

麻疹

麻疹(英)外部链接是一种极易传播的病毒性传染病。咳嗽或擤鼻涕时的飞沫即可造成传染。麻疹的危险之处在于,它会造成肺炎和脑炎(德)外部链接等并发症。麻疹在瑞士也时有爆发。放眼全球各地,麻疹在一些地区近乎绝迹,然而现在,其感染数量在世界范围内又有所增多(德)外部链接

资料来源:联邦卫生部

信息框结尾

疾病是成长的机会

为了更好地理解,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斯坦纳学校的孩子未被注射麻疹疫苗,我们不妨先来问一问人智学的医务工作者(虽然并非所有斯坦纳学校的学生家长都信奉人智学,德外部链接)。人智学Arlesheim诊所(德)外部链接的青少年专科医生Bernhard Wingeier说,在人智学中,人被普遍认为仅仅是一种物理性的实体。

这样一种对人的认知,对人智医学,特别是人与疾病的关系产生了影响:“我们相信,人有自愈能力,也知道该如何激发这种能力,”Wingeier解释说:“疾病在人智医学中不仅被看作是要清除的糟糕的东西,也被视为一种人类发展的途径,特别是对儿童而言。”

这名来自瑞士施维茨州的七岁女童,曾于2003年感染麻疹,并因此饱受折磨。

(Keystone / Urs Flueeler)

人智学医生与“真正反对疫苗的人”(这点我们后面会做出进一步解释)不同,他们大多并非无条件的反对所有疫苗。Wingeier本人就推荐无论如何也要注射破伤风疫苗。而面对儿科病,他往往会因人而异地向病童家属提出建议。“在人智学中,对个性化的认知非常重要”。

个人主义与消灭疾病的目标相悖

这种人智学中的个性化对待,在瑞士普遍受到推崇,即使是在并不信奉它的群体中。“人们往往习惯心生质疑,甚至对权威机构-比如医生和政府推荐的做法提出质疑,从原则上说,这是我们所处的后现代时代和个性化医学的表现,”Philip Tarr表示。他在巴塞尔乡村半州州立医院担任副主任医师,同时领导着国家级研究项目-“瑞士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父母和医生”。

问题是:这类个性化治疗与世界卫生组织消灭某种疾病-例如麻疹-的目标相互抵触。世卫组织宣称,疫苗反对者已成为全球面临的威胁之一。

另一个问题便是:不注射疫苗的人,会对那些因自身原因无法注射疫苗的人造成威胁,譬如婴儿、孕妇或者疫苗注射失败的人。2018年,在瑞士就有一位注射过疫苗的男性最终却因麻疹而死,原因是他的免疫系统因化疗影响而受到了抑制。这种坚持不注射疫苗的“个人主义”,也与为了他人免遭感染而主动接种疫苗的“集体主义”原则相悖。

他们是谁,为什么?

您一定会提出这个问题:什么样的父母会不让自己的孩子打预防针?究竟出于什么原因?一项调查(德)外部链接显示,德国富裕地区的疫苗接种率特别低。

瑞士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我们可以确定,就连有些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家长也不愿让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联邦卫生局疫苗推荐科科长Mark Witschi说。不接受疫苗,俨然演变成了一种在富裕阶层家长中极其普遍的现象。特别是在密传学说信仰者、替代疗法信仰者和浪漫自然主义者中,对(部分)疫苗持否定态度的比较普遍。

瑞士人口中,仅有1%-3%是疫苗的完全反对者,他们不断地就医药工业和所谓的疫苗危害(德)外部链接发出警告。“市民中针对疫苗的看法非常多样,有人关注疫苗的安全、疫苗添加物的安全性,有人则认为ʹ自然的ʹ生命进程更好,还有人认为,自然获得的免疫力,要比通过疫苗而激发的免疫力好,”研究人员Tarr说。

瑞士各州的疫苗接种率参差不齐。这不仅是因为市民对疫苗的态度不同-保守的德语区居民比法语区和意大利语区的人更倾向于持质疑态度;而学校规定在校生必须打疫苗的州,接种率会比较高。

Kantone

Grafik

Witschi提到,还有许多瑞士人只是简单地忽视了疫苗的问题。其他一些人则认为,就某种疾病-譬如麻疹而接种疫苗,毫无必要。

强制性疫苗在瑞士不可想象

在瑞士,接打疫苗并非强制性的。瑞士并未计划像意大利、法国和美国一样,将疫苗接种列为公民义务。瑞士的政治结构也几乎不允许像德国一样,采取相应的强行推行措施。“宪法所赋予瑞士人民的自由,让他们有最重要的理由来反对强制接种疫苗,”现代医疗学专家Tarr也这样说。


(翻译:宋婷)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