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医荒 在德国学医,在瑞士行医

瑞士以高薪、光明的职场前景和良好的工作条件吸引了众多德国医生。

瑞士以高薪、光明的职场前景和良好的工作条件吸引了众多德国医生。

(Keystone)

有许多外国医生在瑞士行医,德语区的外国医生主要来自德国。德国医生一方面获益于瑞士良好的工作条件,一方面也为保障瑞士的医疗服务做出了贡献。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又是德国人!” 并不是所有的患者都欢迎医术精湛、德语流利的德国医生,相反有些患者抱怨,给他们看病的为什么不是瑞士医生?

费德勒合伙公司(德)外部链接的负责人苏珊·费德勒(Susanne Federer)说,德国医生经常遭到这样的批评。费德勒合伙公司是一家医疗健康行业的咨询公司,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近10年、12年以来,有大量德国医生涌进了瑞士。”

语言能力

瑞士医生联合会(FMH)称,瑞士患者和德国医生之间并不存在沟通障碍。瑞士医生联合会主席约克·施洛普(Jürg Schlup)说,“我们非常感谢德国同事的支持,医患间交流无碍,尤其在瑞士德语区,因为两地的文化和语言十分相似。”

施洛普称,来自非瑞士官方语言国家的医生会面临交流问题。“为了保证患者的安全,多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加强对医生语言能力的要求。瑞士目前对医生语言能力的要求不符合欧洲标准。”

瑞士仅仅要求医生“具有所在州官方语言的必要知识,而德国、法国、奥地利、意大利等欧洲邻国则要求医生掌握所在国的官方语言”。

施洛普遗憾地说,“我们的动议,也就是说,在瑞士从业的医生要具有与在其他欧洲国家从业的医生同等的语言能力,没有得到议会的批准”。

信息框结尾

费德勒称,不仅边境地区的德国家庭医生越来越多,德国医生甚至接手了瑞士中部地区的诊所。“许多年轻的瑞士医生不愿意每周工作60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而德国医生可以接受这样的工作强度。”刚开始的时候,一些瑞士患者对德国医生抱有抵触情绪。“但是,后来德国医生的医术令他们信服了”,费德勒说。

吸引人的瑞士职位

在一些医院里,包括住院医生、专业医生或主任医生在内的几乎四分之一的专业人士讲标准德语,而不是瑞士方言。

亚琛大学医院的副主任医生马提亚斯·克努博教授(Matthias Knobe)也来到了瑞士。他从2019年6月1日起担任卢塞恩州立医院骨科和损伤外科的主任医生及部门主任。“在职业前景和实现职业目标方面,卢塞恩大学医院是非常好的选择”,克努博这样称赞新雇主。

一些德国医生在名为医生报的论坛(德)外部链接上称,一些瑞士人对德国医生抱有抵触情绪,对此,克努博并不担心。“有些德国人带着一点优越感来到瑞士。你怎么对待别人,别人就会怎么对待你。我并不张扬,所以不会有问题。” 

高薪、光明的职业前景并不是德国医生移民瑞士的唯一原因。瑞士医生联合会(多语)外部链接主席施洛普称,一些医生不满德国的医疗体系,特别是总预算制度。该制度在德国的门诊部门已经全面实行了30年。如果医疗费用超过了总预算,医生将从每次治疗中收益无几。

瑞士医生联合会主席约克·施洛普

(© KEYSTONE / SALVATORE DI NOLFI)

施洛普称,“德国同事抱怨,总预算制度影响了质量效果,延长了患者等候的时间。”

瑞士医生联合会主席对移民瑞士的德国医生表示感谢。1980年代,瑞士大幅度降低了医学院学生的人数,其结果是,瑞士医学院的毕业生人数从1978年的1000名下降到了(2005年)约600人,而与此同时,瑞士的居民数增长了25%。

引进外国医生是对医荒做出的应对。根据瑞士医生联合会的统计,今天,瑞士的37'000名从业医生中,外国医生占了三分之一,其中6800名医生(超过18%)拥有德国大学的毕业证书。

德国医生在瑞士,波兰医生在德国

虽然德国纳税人出钱培养了德国医生,但是德国的医荒问题却日益严重,因此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斯帕恩(Jens Spahn)打算抑制医生移民外国,特别是移民瑞士。

斯帕恩在不久前接受《周末一瞥》采访时说:“波兰医生来德国工作,引起了波兰的医荒”。因此,斯帕恩建议要统一管理欧盟内部的在他国招募技术工的问题。

有移民意愿的德国医生并不欢迎该建议。克努博教授也对该建议表示怀疑。“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医生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 克努博说。

瑞士有三个州实行总预算制度

瑞士正在审核是否要引进总预算制度以降低医疗费用。2017年,医生联合会、医疗保险公司和患者联合会组成了史无前例的联盟,反对这项计划。

根据联邦强制性医疗保险法的规定(德)外部链接,各州可以在住院部实行总预算制度。日内瓦州、沃州和提契诺州就实行了这种制度。

信息框结尾

“如果斯帕恩部长打算抑制人才流失,他必须要改善德国的状况。比如,他要确保医生不必整天做行政工作,而没有时间照顾病人。他还要保证医生不必总是加班加点, 而且医生不必迫于经济压力而做出不合理的治疗决定。”

瑞士医生联合会主席施洛普理解双方的难处:“根据最新数据,德国医院总共缺少5000名医生。斯帕恩部长要求采取措施是合理诉求。从伦理学的角度来看,外国纳税人出钱培养出来的医生却在瑞士行医的确是值得商榷的。”

瑞士医生联合会多年来一直呼吁,每个国家都要培养出足够的医生。“瑞士在过去的20年里没有培养足够的医生,现在,瑞士正在自食其果,”施洛普说。

自从2008年以来,瑞士医学院的学生人数增长了一倍。但是,这些医学院毕业生成长为专业医生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基于人口的原因,瑞士医生联合会主席施洛普认为,瑞士对持有德国毕业证书的医生的需求量还会很大。“持有瑞士毕业证书的医生要在几年后才能填补人才缺口。”

瑞士法语区和提契诺州面临同样的问题

在法语区和意大利语区,大量医生来自法国、意大利等邻国。

日前,意大利籍牙医在提契诺州以“侵略性广告”吸引客户引起了媒体的热议(德)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翻译:阎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标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