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列支敦士登:你中有我300年

瓦杜兹城堡无疑是列支敦士登最著名的景点。 Tim Graham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1月24日 - 10:05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2019123日是列支敦士登公国成立300周年大庆。而这一天也是瑞士和列支敦士登“结缘”百年的纪念日。1919年以来,两国在某些领域的关系足以亲密到可以把列支敦士登视作瑞士的一个州。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1719年1月23日,神圣罗马帝国查理六世将瓦杜兹和舍伦贝格郡合并成独立公国,命名为列支敦士登。尽管严格来说,直到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消亡之时,这个小型大公国才真正成为独立主权国家,但1719年1月23日依然被视作列支敦士登的建国日。

今年1月23日的国庆日庆典将开启贯穿全年的一系列活动。“建国300周年,这不仅是让列支敦士登公民思考历史的时机,也是提高国家知名度和大力吸引游客的契机,” 公国建国300年官方网站上写道。

整个19世纪,列支敦士登同奥匈帝国的关系打得火热。但是帝国垮台带来的深刻危机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国的身份,令列支敦士登公国从1919年起与瑞士越走越近。100年后,两国关系依旧亲密如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

外交代表

End of insertion
在需要的情况下,列支敦士登公民可以在海外获得瑞士使领馆的帮助:比如在罗马。 Alessandro Bianchi/Reuters

早在1919年,两国便签署了条约,并规定:在列支敦士登没有派遣外交使节的国家,瑞士使领馆则是公国的利益代表。如今,列支敦士登在海外共设有8个外交代表处,分别位于柏林、伯尔尼、布鲁塞尔、日内瓦、纽约、斯特拉斯堡、华盛顿、维也纳,和罗马教廷。

统一的货币

End of insertion
去列支敦士登购物,瑞士人不用转换货币。 Christian Beutler/Keystone

瑞列两国的经济关系也十分亲近,早在1923年就结成关税同盟。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举措便是两国使用相同货币。1924年,列支敦士登正式采纳瑞士法郎为本国货币。

两国也同为欧洲自由贸易协会(EFTA)的成员国(另两个成员国是冰岛和挪威)。值得指出的是,由于在1995年加入了欧洲经济区,列支敦士登融入于欧洲的程度高于瑞士。1992年,瑞士人民在公投中否决了加入欧洲经济区的提案。

加入瑞士组织

End of insertion
两个国家,一个联赛:在日内瓦体育场,瓦杜兹足球俱乐部队前锋和日内瓦Servette队的两名球员在争球。 Salvatore Di Nolfi/Keystone

两国在运动方面也有着紧密的合作。比如瓦杜兹足球俱乐部参加瑞士足球联赛;再比如,列支敦士登和瑞士在推广体育和培养青年运动员方面一直保持着协力合作。

更普遍来说,数不清的列支敦士登机构加入瑞士伞式组织(例如公共失业保险协会瑞士消防员协调组织),就仿佛公国是瑞士的一个州。

严格的移民监管

End of insertion
对瑞士人来说,去列支敦士登工作容易,居住可就难了。 Gian Ehrenzeller/Keystone

瑞士外交部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底,3600名瑞士公民(不包括双国籍人士)定居于列支敦士登,占公国总人口数的10%强。此外,截至2016年12月31日,列支敦士登境内的37'453名雇员中,有一半是跨境工人,而后者中的近55%居住在瑞士。

然而,因为有限制瑞士人移民的法规,列支敦士登并不面临殖民化的风险。公国每年仅向瑞士国民发放至多12份工作许可证和5份居留许可证。

没有军队

End of insertion
最近的一次“乌龙”发生在2010年:170名瑞士士兵在夜间巡逻时误闯列支敦士登领土。 Peter Schneider/Keystone

两个国家还有一个共性,即严格的中立政策。这令两国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都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尊重。列支敦士登是世界上30个无军队国家之一。法律规定,紧急情况下,所有 60周岁以下的成年公民有参军的义务。

但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几十年来,列支敦士登面临的唯一危险是......瑞士“笨拙的”军队。最严重的一次事件发生在1968年:瑞士炮兵向列支敦士登方向误发了五枚炮弹,幸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