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受威胁的少数族裔 瑞士的迁徙族群:困难重重的生活方式

Une caravane avec des chaussures devant

瑞士的耶尼施人总数约为3万人,其中3000人仍保留着漂泊的生活方式。

(Keystone/Ennio Leanza)

瑞士将境内的迁徙族群认定为国内的少数民族。但近年来,为数千名这类居无定所的瑞士人提供的宿营地,却在不断减少,以致于这种生活方式现如今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威胁。

耶尼施人()外部链接:奥地利和德国也有他们的身影。据估计,瑞士的耶尼施人总数约为3万人,其中3000人仍保留着漂泊的生活方式。他们拥有瑞士国籍,属于瑞士国内的少数族裔。

辛提人()外部链接:亦被称为马努什人(Manouches),他们生活在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是15世纪移居中欧的罗姆人后裔。瑞士的辛提人总数约为400人。他们拥有瑞士国籍,常常和耶尼施人聚居。

信息框结尾

一套卫生设施,通水通电,再有能停泊十几辆露营拖车的地方,只要能做到这几点,就能满足由耶尼施人(德语Jenische,法语Yéniche)和辛提人(Sinti)构成的瑞士迁徙族群社区。然而,这种过境停靠营地,如今越来越稀有:2000年时还有46个,到2015年只剩下31个。这些营地大部分还都是临时性的,不少每年只开放几个星期。这样的局面难以让瑞士的迁徙族群继续安然地生活。

向耶尼施人和辛提人提供支持的组织(多语)外部链接估计,瑞士大约需要遍布各地的80个过境临时停靠地。而冬季宿营地的数量也远远不够,目前只有十几个,但实际需求量为40个。同样短缺的,是提供给夏季来瑞士工作的大批欧洲迁徙族群(多语)外部链接的营地。他们只有七个营地可用,但据估计,他们至少需要十几个大型的营地。

Graphique évolution places

Graphique

营地的缺乏导致这些流动人口不得不花很多精力寻找能够驻扎的地方。“我们总是压力重重,”流浪耶尼施人和辛提人的法语发言人阿尔伯特·巴拉斯(Albert Barras)表示:“要是给我们提供了营地,就会得简单多,那样有关部门就不会再听到有人发我们的牢骚了。”

巴拉斯感到遗憾的是,用作长期营地的地方少而又少:“什么都是临时性的!整个瑞士能让我们真正使用的营地总共只有十几个。”据他透露,瑞士法语区尤缺营地,只在汝拉州(Jura)和纳沙泰尔州(Neuchâtel)有些临时营地。“理想状态是:每个州有两个过境停靠地和一个宿营地,特别是现在,我们又有了想要继续漂泊的年轻一代,”巴拉斯表示。

Graphique carte places

Graphique

获承认、受保护的少数民族

然而,耶尼施人和辛提人早在1999年就已被认定为瑞士少数民族。当年瑞士签署了欧洲委员会保护少数民族的框架公约(多语)外部链接,承诺要保护耶尼施人和辛提人的民族身份,其中就包括他们流浪的生活方式。

联邦文化促进法外部链接》(多语)允许积极地支持这些少数民族,而《联邦土地规划法外部链接》(多语)则规定,各有关部门必须根据人口需求来管理使用空间,这也包含了这些迁徙人口的需求。联邦法院(多语)外部链接认定,在各自管辖范围内为迁徙社群准备专用营地的事宜,应由各州自行负责。

Des caravanes sur un champ

营地的缺乏导致这些流动人口不得不花很多精力寻找能够驻扎的地方。

(Keystone/Jean-Christophe Bott)

尽管有这些法律依据,尽管1997年成立了“保护瑞士迁徙群体的未来” 基金会(Assurer l’avenir des gens du voyages suisses,多语外部链接),尽管耶尼施人和辛提人各协会曾经大规模动员,尽管瑞士政府还在2016年采纳了行动计划(多语)外部链接,然而,实际情况仍毫无起色。

被人遗忘,还是用地冲突?

政府部门在开辟新营地上如此迟疑,巴拉斯表示不能理解。“某些行政区在跟迁徙族群打交道时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因此不愿再接收这类人。”他指出,“而我们当初为了躲避青少年保护组织Pro Juventute而东躲西藏,结果也被人遗忘。”

Pro Juventute (多语)外部链接是专门救助青少年的基金会,该组织为打击“流浪行为”而在1926年创办的“大道儿童使命”(Œuvre des enfants de la grande route,多语外部链接),特别针对的就是耶尼施人。直到上世纪70年代,该基金会在瑞士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把600多名耶尼施儿童(多语)外部链接从他们的父母身边强行抽走,安置到定居家庭里。

Temps Présent Yéniches

Temps Présent sur les enfants placés

Archive de la Télévision Suisse de 1990 sur les enfants placés

“保护瑞士迁徙群体的未来”基金会秘书长西蒙·罗特利斯贝格(Simon Röthlisberger)则断言,留给迁徙社群的营地数目之所以减少,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用地冲突:“建筑用地越来越少,修建迁徙族群营地的项目,经常会跟其他的地方性或私人项目争地。”

“建筑用地越来越少,修建迁徙族群营地的项目经常会跟其他的地方性或私人项目争地。”

(Keystone/Peter Schneider)

一种“结构性的反吉普赛主义”

在“支援受威胁之人协会(SPM,多语外部链接)”宣传协调人安格拉·马特利(Angela Mattli)看来,迁徙人群缺少营地的问题,可以归结到另一个更宽泛的问题里:“瑞士存在一种结构性的反吉普赛主义、一种集体遗忘症。某些歧视已被有关部门承认,关于这个问题也有过调研,可是结果却未被公之于众。”

该协会注意到,这种反吉普赛主义在瑞士由来已久,却从未被真正地加以打击。而欧盟不但承认有这种形式的歧视,还采取了切实的措施(多语)外部链接。以法国为例,那里有更多的营地供迁徙人口使用,对此负责的是各地方行政区。“在瑞士,大多数营地都直接由警察监督和管理。这就是结构性反吉普赛主义,”马特利指出。

“在瑞士,大多数营地都直接由警察监督和管理。这就是结构性反吉普赛主义。”

安格拉·马特利(Angela Mattli),支援受威胁之人协会

引言结束

加强意识,说服群众

为了促成进展,“保护瑞士迁徙群体的未来”基金会和土地规划协会(EspaceSuisse,多语外部链接)于今年年初编写了一份刊物(法)外部链接,其主题就是为耶尼施人、辛提人和罗姆人提供的宿营地。通过描述当前的法律框架与运作良好的规划方案,他们希望能帮助各州及行政区开发切实可行的项目。“我们的方向是对的,但要达到目标仍有很多路要走,”罗特利斯贝格说道:“最重要的是要有政治意愿,有了它,一切都能进行得更快更简单。”

直到上世纪70年代,青少年保护组织Pro Juventute基金会在瑞士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把600多名耶尼施儿童从他们的父母身边强行抽走,安置到定居家庭里。

(Keystone/Ennio Leanza)

“一种可能性是由联邦政府选择营地位置,就像联邦难民收容中心的情况一样,”马特利表示。但是联邦有关机构明确指出,土地规划属于各州管理的事务。不过,联邦政府可以对各协会与项目提供财政支持。

除了营地的问题,“支援受威胁之人”协会尤其希望联邦有关机构更多关注打击反吉普赛主义的措施。反种族主义工作处向我们表示,他们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个问题,已通过数个调研做过记录,并经常向耶尼施人、辛提人和罗姆人有关的项目提供支持。

“人们更能理解我们了。”

阿尔伯特·巴拉斯(Albert Barras),耶尼施人

引言结束

这些年来巴拉斯为争取更多营地一直在做多方努力,这让他感到筋疲力尽。不过他还是指出一个积极的进展:“人们更能理解我们了,大家的思维方式有了一些转变。”他希望最后能由普通瑞士人动员起来,要求有关部门采取实际行动。


(翻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