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名鹳之死 "奇鸟"马克斯生命谢幕



一生飞行了6万公里后,马克斯飞不动了。

一生飞行了6万公里后,马克斯飞不动了。

(RDB)

瑞士鸟类研究的元老级对象-鹳鸟马克斯(Max)的尸体在西班牙被发现,这只鸟死时13岁半。专家们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其他动物象她一样被卫星跟踪了如此长的时间。

在马克斯两个月大的时候,弗里堡自然历史博物馆就开始对其追踪。该博物馆在12月25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透露,被发现时,马克斯的尸体已经被吃掉了一半,因此无法确定其确切死因。

由于她的尸体靠近电线,所以很可能是触电而亡。

当发现跟踪器一连几天都没有任何动静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怀疑她出事了。

而后,西班牙鸟类学家们去了现场并且发现了马克斯的尸体。当时,跟踪器仍在运行。

瑞士的鹳鸟

在瑞士,鹳鸟数目在20世纪上半期急剧下降,到1950年时,该物种在瑞士绝迹了。

鹳鸟马克斯是以马克斯· 布勒士的名字来命名的,因为马克斯· 布勒士试图逆转瑞士鹳鸟绝迹的状况,他重建了索洛图恩附近Altreu的鹳鸟栖息地,最初,他从法国阿尔萨斯地区带回一些鹳鸟,后来从捷克斯洛伐克和阿尔及利亚带回大批幼鹳。

1997年,在他去世时,瑞士鹳鸟的育种配对数达到170对。

在Fasel看来,目前育种鹳鸟约有280对,单只鹳鸟达到700只。

鹳喜好群居,索洛图恩附近的Altreu、沃州的阿旺什、汝拉以及苏黎世地区都是鹳鸟的栖息地。

人们无法知道鹳鸟会在哪里产蛋:它们总是寻找不同于自己出生地的其他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斯被卫星追踪定位的原因之一。

通过在屋顶放置一些类似车轮的东西,越来越多的人鼓励鹳鸟来筑巢。

信息框结尾

与众不同的鸟

在其漫长的一生中,马克斯证实了自己是只超乎寻常的鸟。根据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说法,这只鹳鸟创下了卫星追踪动物时间最长的记录。

在马克斯两个月左右的时候,作为一个实验项目,跟踪器最初被置于其体内,博物馆负责人André Fasel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因为实验结果令人满意,第二年我们又将25台跟踪器置入其他动物体中,出于种种原因,2000年我们置入的这25台跟踪器没有发回任何信息。”

没人知道马克斯如何能够如此长寿。在瑞士,只有1/5的鹳鸟能活到性成熟期。

马克斯1999年5月生于瑞士西部的阿旺什(Avenches),她生命中的前8个冬天是在摩洛哥度过的,自那以后,她在西班牙南部的安达卢西亚或是在马德里附近过冬。

一生中,她生下了31只幼鹳-成活率达到平均每年2.8只,远远高于瑞士鹳鸟1.7只的成活率。

2002年,在德国博登湖北部,她首次繁育。从那时起,鸟类学家才意识到她是只雌鹳。1950年,鹳鸟在瑞士绝迹后,马克斯· 布勒士(Max Bloesch)将该品种带回瑞士,因此,这只鹳鸟就以马克斯的名字而命名。

马克斯为鸟类学家提供了大量关于白鹳迁徙的有趣信息。每年,他们都能了解到她的迁徙时间、路线、迁徙总用时、飞行速度、抵达目的地时间、返程时间以及是否改变迁徙计划等等信息。

通常,在迁徙过程中,马克斯每天飞行100到300公里。如果遇到顺风,她可以达到400公里,偶尔甚至超过500公里,她毕生飞行全程为6万公里。

尽管马克斯在德国边界筑巢,但是她对瑞士根本不陌生,她总是在迁徙过程中经由瑞士。Fasel介绍说,去年秋天,她在瑞士逗留了差不多一周,途经苏黎世和巴登(Baden),在索洛图恩(Solothurn)附近的一处著名的鹳鸟栖息地Altreu停留,后又取道瑞士西部的伊韦尔东(Yverdon)附近地区。

在瑞士,这只鹳鸟家喻户晓,为了解其飞行进度,约有6千人订阅了弗里堡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通讯简报,Fasel说。为了纪念其10岁生日,儿童作家Katja Alves发表了关于这只鹳的“自传”。

但是,对于自然历史博物馆来说,马克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马克斯的后代们都没有被置入监测仪,目前,也没有任何鹳鸟被卫星进行跟踪记录,相反,弗里堡自然历史博物馆目前正在用卫星跟踪6只红色风筝。

“我不认为,我们掌握了有关鹳鸟的所有信息,但是,有许多其他研究对象-我们了解甚少的其他物种-也值得我们注意,我们不会再去重新象追踪马克斯一样去定位跟踪其他鹳鸟了。” Fasel表示。


(译自英文: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