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太阳圣殿惨剧25周年祭

切伊里村(Cheiry)的悲剧最惨烈,共有48名受害者。 Keystone / Edi Engeler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0月07日 - 09:4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及通讯社/OP

整整25前,瑞士发生了一起邪教徒的群体性自杀事件。这场惨剧受害人数超乎寻常,让人至今记忆犹新。

事件的严重性骇人听闻,大部分亲历者都还记得。这场集体自杀不仅在瑞士引起轰动,并且连续数日引发全球媒体对向来平静的瑞士的关注。以下是这场异常事件的一些情况。  

三出惨剧

End of insertion
事件立即吸引了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赴切伊里村等地报道。 Keystone / Str

1994年10月5日夜,拂晓前不久,人们在弗里堡州(Fribourg)切伊里村一个起火的农场里发现了23具身着礼服的尸体。约同一时间,在瓦莱州(Valais)萨尔万市(Salvan)一个燃烧的木屋中也发现了25具尸体。

第二天,加拿大当局宣布在距蒙特利尔一小时车程的莫林高地村(Morin Heights)一间木屋中发现了五具烧焦的尸体。

共同之处

End of insertion
一名魁北克警察展示该教派的神像。 Keystone / Paul Chiasson

调查很快发现一个与几场屠杀都有关的名字:太阳圣殿教(OTS)。这是一个宣扬世界末日的教派,其成员似乎都甘愿赴死,以达到另一种境界。教派的两位创始人吕克·茹雷(Luc Jouret)和约瑟夫·迪·马布罗(Joseph di Mambro)与他们的信徒同归于尽。

但还有疑问尚未解答。在萨尔万,受害者们服食了一种由箭毒提取的药物。尸体没有任何遭受暴力的痕迹。而切伊里村的23名受害者中有20名都受了枪伤,枪眼几乎都在头部。他们中了第一枪后还没死。一部分子弹是用在萨尔万发现的手枪发射的。

神秘的教派 

End of insertion
斗篷,长剑……太阳圣殿教徒们用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人联想到圣殿骑士。 Keystone / Paul Chiasson

一切始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比利时自然疗法医士吕克·茹雷用讲座吸引了那些对神秘主义持开放态度,但又害怕世界末日的人。他和一个臭名昭著的骗子,约瑟夫·迪·马布罗一起建立了一个团体。1989年,太阳圣殿教有442名成员,大部分来自法国、瑞士和加拿大。

该组织活跃在光天化日之下,通过媒体文章和广告,展示了一个亲近大地、亲近自然,生活幸福、男女共处的团体形象。

但背后隐藏着更加黑暗的真相。一众追随者们围绕着吕克·茹雷和约瑟夫·迪·马布罗。两位精神领袖使教徒们相信自己属于精英人士,可以在一个特殊安排的地方安然度过世界末日。

一个关于银钱的故事

End of insertion
借着太阳圣殿教事件,我们可以了解洛桑法医研究所成员的工作。他们负责对受害者进行尸检。 Keystone / Blaise Kormann

约瑟夫·迪·马布罗奉上的这种具有特效而神秘莫测的宗教混合物征服了大多数教徒。但一些教徒在加拿大因非法持有武器被定罪,这打破了教派的正常运转。

一些资助者逐渐退缩,资金开始缺乏。教主们因而开始准备告别这个世界,并称之为“天狼星之旅”,以保留其神秘传统。

这趟“旅行”于1994年10月5日,通过自愿或强行的方式在瑞士和加拿大带走了53人。这还未结束。1995年12月,在法国韦尔科尔(Vercors)又发现了16具烧焦的尸体。1997年3月,在加拿大发现了另外5具焦尸。这些都与该教派有关。

悲剧已经过去

End of insertion
如今,包括切伊里农场地下发现的这个礼拜堂在内的所有太阳圣殿教遗迹都已被摧毁,只剩照片了。 Keystone / Ruben Sprich

在萨尔万和切伊里已找不到惨剧的任何痕迹。曾被当作自杀场所的小木屋和农场已夷为平地,盖上了新建筑。没有什么能让人回想起那些悲惨的事件了。

2014年,在惨剧发生20周年之际,萨尔万市长说:“村里没人会再谈起这件事。”尽管还有遗留问题,受害者亲属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找事情的真相,但这一页还是翻过去了。

短短两年半时间里,几起集体自杀总共在瑞士、法国和加拿大造成74人死亡。

该故事中的文章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