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塑料,塑料! 瑞士雕塑家用艺术对抗

Child looking at sculpture

《涡旋》(VORTEX)是一个临时装置艺术品,由埃蒂安·克雷恩布尔(Etienne Krähenbühl)使用过的5000双手套制成。一年来,这位艺术家穿戴着这些手套制作了以塑料食品包装材料为内容的版画。​​​​​​​

(Centre d'art contemporain Yverdon)

艺术家埃蒂安·克雷恩布尔的展览为我们的日常塑料消费敲响了警钟,他认为塑料是一种携带着变态美感的材料,在全球各地肆虐。同时,他的作品也旨在探索解决方案。  

《塑料》:埃蒂安·克雷恩布尔(法、英)外部链接的作品展正在进行,展览地点为瑞士西部的伊韦尔东当代艺术中心()外部链接

针砭时弊的版画

展览中色彩缤纷的马赛克版画讲述了一个故事:它们是一年以来由这位艺术家以他和妻子使用过的塑料食品包装为材料制成的剪影作品。从2017年9月到2018年9月,他们将日常消费的塑料包装进行留存、清洁和称重。然后,这位艺术家用不同颜色的墨水在废弃塑料上进行绘画,然后将其平压在两张纸板之间,最终在纸板上形成画作。

prints hanging on walls

《塑料》展厅的墙壁上陈列着700余幅作品。

(Centre d’art Contemporain Yverdon)

伊韦尔东(Yverdon-les-Bains)当代艺术中心在18世纪是一座粮仓,这一宏伟的弧顶建筑内部满眼望去都是一幅幅体现当今世界灾难的作品。展厅内共有730幅版画,每两幅画的素材就来源于一天内使用的塑料,这些作品填满了整个300平米的展厅。这个展览以生动活泼的手法无情地揭露了一种永远挥之不去的材料。

伊韦尔东当代艺术中心富有激情的馆长卡琳·天梭(Karine Tissot)表示,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塑料的产量增长了200倍。她援引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英)外部链接的一份报告说,仅在2016年,地球上人均原生塑料产量就达到了53公斤。天梭认为,预计未来将会产生1亿吨塑料废弃物,其中10%最终会成为海洋垃圾,人类不能再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她认为,艺术家需要在这方面与工程师、海洋学家和企业家并肩作战,并为埃蒂安·克雷恩布尔的加入而感到欣慰。

以下视频显示了在《塑料》展厅中音乐家亚力山大·赛尔丽(Alexandre Cellier)及其朋友举办的音乐会。

concert plastiques

concert in plastiques exhibition

新的探索

克雷恩布尔是一位以金属和木材雕塑而闻名的艺术家,不少作品都具有纪念意义,塑料艺术品对他而言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克雷恩布尔心中住着一名探索者,他与众多研发实验室长期合作,其作品融合了形状记忆合金和超弹性金属,当雕塑移动时会产生惊人的效果,有时候风一吹作品就会动起来。他目前正在筹划一个纽约的展览。

克雷恩布尔从事塑料作品创作也算是机缘巧合,是他与瑞士版画大师罗兰德·梅耶(Roland Meyer)长期合作产生的意外结果。

“这完全是巧合,” 克雷恩布尔声称。两人在工作室吃过饭后,梅耶提出要让克雷恩布尔在他正在制作的版画中放入一个塑料酸奶杯。“于是发现之旅便开始了。”

克雷恩布尔尝试着使用原本用于包覆合金材料的波纹状塑料快递包装纸,但是他对结果感到不满意,因为他发现作品太过花哨,太曲意逢迎,作品本身缺乏内涵。  

他表示:“我当时决定采用食品包装材料时,并没有考虑到环保层面。我只是在想,能从中创造怎样的艺术作品。”

他喜欢透明度和流动感,因为能让他联想到大海。但是他却始终无法忘却,塑料是化石燃料的副产品,地球经过数百万年的时间才生成的物质却成为了破坏生态系统的主要污染源。

“四十年前,库斯托(Cousteau)已经发出环境警告,但是当我在2017年开始着手这个项目时,人类对塑料危害的认识才刚刚开始萌芽。”  

记录时间的流逝

单单使用垃圾来创作艺术品并不能满足他的诉求。克雷恩布尔仍在探索这个项目新的维度,于是他用墨水的颜色来反映当地每日的天气情况。  

他解释说:“我需要将版画锚定在时间的河流中。”

过去20年来,克雷恩布尔的作品始终围绕着时间的概念,他的作品包括:《时间暂停》、《时间平方》、《时间飞逝》。 在法语中,“时间”与“天气”的拼写方法相同,因此他决定每幅版画都将反映制作当天的天气,从侧面反映气候危机和全球变暖。他使用的颜色(蓝色代表寒冷,橙色代表温暖)将反映天空的色彩和当天的温度。

étienne krähenbühl in front of his prints

雕塑家及其作品

(Centre d'Art Contemporain Yverdon)

克雷恩布尔在版画压印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困难,因为塑料无法吸附墨水,压印过程中产生的空穴将使得整个制作过程功亏一篑。因此,他对塑料表面进行了处理,使其具有通透性。 他表示,这种经历令人振奋,因为创作对象每天都在变化,墨水颜色也随之变化。

“但是我从未料到,我们使用的26公斤塑料垃圾会覆盖这么大的表面!”

全新的回收方式

为了保持初心,这位艺术家寻求将他的项目扩展到科学领域。尽管观察到水道中的塑料污染及其对生态系统的巨大影响,他还是决定选择希望。

“我们不断面对既美丽又具有破坏性的事物。蝴蝶虽美,却会破坏灌木丛。塑料也是一样。”

克雷恩布尔认为,与生产塑料的工业巨头抗衡是没有用的,因为目前仍然没有便宜且便捷的塑料替代品。另一方面,替代品的寻找工作十分紧迫。为此,他与瑞士弗里堡州塑料创新能力中心(PICC)主任鲁迪·科普曼斯(Rudy Koopmans)建立了合作(见信息栏)。

科普曼斯解释说,只有9%的塑料被回收利用,12%的塑料被焚烧处理,而79%的塑料被填埋。由于地球上的塑料瓶、尿片、一次性塑料袋和烟头随处可见,因此必须寻找解决方案。 他领导的初创公司正在试验由有机生物质而非化石燃料制成的新一代聚合物。

弗里堡的塑料研究

塑料创新能力中心(PICC)是瑞士西部应用科学大学(HES-SO)和弗里堡工程与建筑学院(HEIA-FR)的一部分,致力于与塑料价值链上的主要利益相关方开展积极互动。众多专家努力为学术界和行业提出具有社会效益、创新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该中心位于弗里堡,埃蒂安·克雷恩布尔将于2020年5月在这里举办“伊卡洛斯之梦”作品展。

信息框结尾

克雷恩布尔已经在筹划“伊卡洛斯之梦”的作品,雕塑材料源自科普曼斯实验室用鸡毛制成的聚合物。这位艺术家和他的科学家朋友均表示,养鸡业每年焚烧8亿吨羽毛,这些生物质应该可以被更好的利用。

克雷恩布尔满怀希望地说道:“这些聚合物替代品可能不具有塑料的品质和透明度,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开始。”  

《塑料》巡展

同时,这位艺术家期望能够举办《塑料》全球巡展。他希望能在日本办展,在那里他已经有很多粉丝,而且包装本身就是一种十分精美的艺术形式。“我们在很多地方要向日本人学习。”

他还希望在黎巴嫩办展。2000年以来,他在黎巴嫩的贝鲁特周围群山中收集了几千枚弹片,用它们创作了超过一千朵铁花。这件名为“恶之花”的装置艺术品的灵感源自法国诗人波德莱尔(Baudelaire)。令克雷恩布尔遗憾的是,黎巴嫩仍将垃圾倾倒在海中。

这位雕塑家坚信,意识觉醒并非一定要通过内疚和挫败感来实现。他认为,令人震惊的鸟类和鲸鱼内脏照片甚至可能会使人感到反感。凭借《塑料》作品展,他认为艺术之美也可以唤醒人们的意识,产生积极成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