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叙利亚冲突的"黎巴嫩化"风险加大

2月22日,叙利亚伊德利卜省Kureen村。在叙利亚军队袭击过后,一位年轻人发现一枚未爆炸的RPG榴弹。 Timo Vogt/Bildrand

近几个月来,中东各势力越来越多插手叙利亚危机,正如30年前的黎巴嫩危机。国际社会始终意见不一、束手无策。不过,安南计划所带来的活力,也许还会创造“惊喜”。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06月05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胡拉大屠杀(近荷姆斯市)再次显示,发生在叙利亚的暴力事件,实质上是政权及其军警对人民起义和缺乏武装的反抗力量进行的镇压。巴沙尔·阿萨德却从起义一开始就不断重申,称叙利亚是外国势力指使的恐怖主义团伙的受害者。

而叙利亚人民与独裁者间的流血冲突,自然避免不了周围各国的介入,至少伊夫·贝松(Yves Besson)这样认为。他曾于1971-1982年担任瑞士驻黎巴嫩和阿拉伯世界大使,一直以学者身份活跃在这片地区。

贝松指出黎巴嫩内战(1975-1990年)与叙利亚局势间的相似之处:“如同黎巴嫩成了阿拉伯诸国间冲突的战场,叙利亚正逐步变成牵涉范围更广的地区性竞赛的舞台。”

“各种痕迹令人猜测,由沙特暗中支持的激进伊斯兰主义在寻求对抗与内战。而从表面上,我们在叙利亚也发现了伊朗革命卫队队员,伊拉克则成了他们的大本营。”

叙利亚危机的背后是两种势力的较量:一方是伊朗、叙利亚和它们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另一方是卡塔尔和沙特挑头的海湾诸酋长国。

逊尼派对什叶派

贝松解释说:“许多观察人士不愿承认近东地区紧张局势中宗教因素的重要性。然而,什叶派与逊尼派间的对抗虽然变得更加深层,但并未随着阿拉伯世界的人民起义而消失。巴林对以什叶派为主的起义采取的镇压,就很明显地反映了这一点。” 

事实上美英两国推翻萨达姆·侯赛因的结果,是助长了什叶派伊朗实力的上升,重燃中东逊尼派酋长国的担忧。如今随着德黑兰决意自主制造核弹,从而令这种紧张局势更加严峻。

阿萨德政权的未来成为什叶派教徒群体最为关心的事。因为这将对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地区性平衡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贝松提醒大家,发生暴动并遭叙利亚政府残酷镇压的大部分城市主要为逊尼派。他还强调:“叙利亚的少数民族都对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对抗忧心忡忡,例如北部的亚美尼亚人,非常害怕再次流亡。

“最受威胁的是基督徒,虽受到阿萨德政权的保护,却缺乏来自外部的支持。此外许多伊拉克基督徒在萨达姆垮台后,都逃到大马士革郊区避难。”

缓和,还是扩大内战

国际武装直接对阿萨德政权作出干涉,这是近几天提出的一种途径。但此提议遭到不少国家反对,因为它有可能会把整个地区拖进后果无法预测的暴力漩涡中去。

无论如何,这是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IHEID)马塞罗·科恩(Marcelo Kohen)所担心的。

“面对叙利亚政权的一系列暴行,国际社会提出‘动用武力’干涉是很容易的,舆论也倾向于此。然而,不论是直接干涉还是向叛军提供军事援助,都必须考虑好动用武力的后果。”

“自冷战结束后,武力文化再度进入国际舞台。可现在的情况十分明朗:动用武力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比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的情况),远远不能。”这位教授表示。

保护的责任

主张武装干涉者提出“保护的责任”,这是联合国于2005年采纳的原则,以便国际社会能在出现种族灭绝和违反人性的罪行时加以干预。

“保护的责任激起过高的期望值,”科恩解释说:“可是该原则并未给《联合国宪章》对动用武力的规定带来新内容。”

那么剩下的只有外交途径,和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Kofi Annan)提出的6点和平计划。鉴于叙利亚政府未能遵守,这项提案已为许多观察人士所放弃。

在贝松看来,无论如何,这项和平计划有它存在的意义:“它在外交上、政治上都有作用。这是阿萨德政权做出的唯一让步,即使他非常清楚自己有办法令其失效。即使没人对它的成效抱有幻想,国际社会也不会将其终止。因为围绕着这个计划,有可能取得其它成果。”

战争的另一个选择

科恩也持同样看法:“这一危机也可能让国际社会找到创新方式,以武力之外的途径来解决国家内部的冲突。”

“联合国掌握的各种干预手段(制裁、观察团、国际法院)目前正在执行中,要做总结还为时过早。对国际社会来说,重要的是学习如何将这些手段更好地综合应用。希望以最小的代价-无论是付出生命还是武力造成的破坏-得到最多的成果。”

贝松相信,不论怎样,作为叙利亚政权战略同盟的俄罗斯的态度将至关重要。他指出:“钥匙在莫斯科手里,不在别处。这是华盛顿不愿承认的。在一切人道主义同情的论调下,掩盖的是西方世界同俄罗斯/中国各个阵营间冷酷的力量竞争。”

瑞士的制裁

最近几周,瑞士冻结了属于巴沙尔·阿萨德总统亲属的2千万瑞郎(约合1.3亿元人民币)叙利亚财产。

如今被冻结的叙利亚资产总数高达7千万瑞郎(约合4.6亿元人民币)。

2011年5月,瑞士政府就已对巴沙尔·阿萨德、其家族数个成员、某些部长及商人施行制裁。

这些制裁内容后来多次被加以补充。现在瑞士制订的制裁名单上包括12个名字。

来源:ATS

End of insertion

胡拉大屠杀调查

6月1日于日内瓦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要求对叙利亚胡拉大屠杀进行彻底与独立的调查,以便在查清策划者后对他们作出起诉。

理事会的决议得到41票赞成、3票反对(俄罗斯、中国、古巴)和2票弃权。

决议还要求立即彻底地实施联合国和阿拉伯联盟特使科菲·安南的和平计划。

自叙利亚危机开始至今,这已是召开的第4次专门会议。会议上瑞士大使亚历山大·法赛尔(Alexandre Fasel)特别强调:

“发生在叙利亚的罪行的始作俑者、向下传达和实施命令者、政府的支持者与反对者,都应该知道,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接受法律的制裁。

“因此,瑞士要求安理会立即就当前情况向国际刑事法庭提起诉讼。”

来源: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与通讯社

End of insertion

外交阵线

6月2日,阿拉伯联盟要求联合国一方面拟定安南计划实施日程表,另一方面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对叙利亚政府施行制裁及解除外交关系。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则主张,国际社会的行动可以作为理事会之外的最后途径。

但美国国防部部长莱昂·帕内塔随即确认,所有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都须有联合国的保证。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立场也很坚定。他在访问柏林和巴黎时就已表态不会制裁叙利亚,甚至不支持让巴沙尔·阿萨德下台。

联合国观察员的任期将于7月20日到期。

来源:通讯社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