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安乐死在瑞士 去年905人在瑞士安乐死组织Exit帮助下离世

2018年5月,澳大利亚科学家大卫·古道尔(David Goodall)在瑞士巴塞尔附近的Liestal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2018年5月,澳大利亚科学家大卫·古道尔(David Goodall)在瑞士巴塞尔附近的Liestal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 KEYSTONE / GEORGIOS KEFALAS)

2018年,瑞士安乐死组织“解脱”(Exit)在瑞士德语区和意大利语区的提契诺州协助905人实施了安乐死,比前一年增加了172人。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外部链接

信息框结尾

瑞士安乐死组织“解脱”(Exit 多语外部链接)于本周二(2月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安乐死者中有57%为女性,43%是男性。2017年安乐死者中约60%为女性,40%是男性。

对安乐死不断增长需求的原因除了安乐死组织会员数量持续增加以外,还有就是显著的社会老龄化。2018年安乐死者平均年龄是78.2岁,2017年78.1岁,2016年76.7岁。 

多数是无法治愈的癌症患者

Exit称,选择安乐死群体中,最常见的是癌症患者,达到344人。比去年增加了57人,占总数的38%。其次是245名随着年龄增长而导致的各种老年疾病的人,以及75名慢性疼痛疾病患者。 

苏黎世州安乐死人数最多,其次是伯尔尼、阿尔高、圣加仑、卢塞恩、巴塞尔城市和巴塞尔乡村半州。 

尽管姑息疗法在不断增多,但是安乐死的人数依旧在增加。2018年底,Exit在瑞士德语区和提契诺州的会员已经超过12万人。这个趋势在2019年初仍在继续:仅在2月中旬,安乐死组织会员又增加了约2500人。

但总的来说,瑞士安乐死人数并不多,只占每年约6.5万死亡人数的1.5%。

辅助自杀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会来瑞士安乐死吗?

Vivi是个孝顺女儿,这位在瑞士生活了30年的上海女性,从母亲查出肝癌晚期直到去世的11个月期间,往返中国16次服侍于病榻之前,亲身经历了母亲在医疗极限之外,生命线上的无奈挣扎。母亲去世后,Vivi回到瑞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入了瑞士安乐死机构“解脱”(Exit)成为会员。 ...

sda-ats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