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宗教少数派 禁止穆斯林长袍属不属于歧视行为?



自2009年起,瑞士开始禁止尖塔建筑。图为瑞士已存在的四座尖塔建筑之一,位于奥尔腾的Wangen。

自2009年起,瑞士开始禁止尖塔建筑。图为瑞士已存在的四座尖塔建筑之一,位于奥尔腾的Wangen。

(13 Photo)

禁止尖塔建筑、穆斯林长袍和切喉管屠宰法在瑞士都在全民投票中得到了大多数选民的赞同。那么这是否说明瑞士对于异教有所歧视?现在一位教授就此提出了一个崭新的建议。

本文属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系列

信息框结尾

自2016年7月起,在瑞士意大利语区提契诺州头戴面纱被禁止,因为该州公民在投票中通过了这项决议。一个委员会现在正在征集签名,号召在全瑞士实行全面禁止。

Adrian Vatter是伯尔尼大学瑞士政治系教授。 

(zvg)

自2009年瑞士民众在全民投票中通过了反对修建穆斯林尖塔建筑的议案之后,瑞士就不再允许修建尖塔清真寺。从1893年起,瑞士选民通过了一项动议,禁止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采用割喉管,放血的屠宰方式。所有这些禁止都仅与穆斯林和犹太教有关,也就是在瑞士的异教派。

但是瑞士本国的主要宗教之间也会发生摩擦,比如天主教在实行新教的州(或反之)都用了很长时间,才受到法律认可。耶稣会在瑞士从19世纪开始被完全禁止,直到1973年,瑞士人才重新投票为其解禁。

那么瑞士的直接民主是否让大多数的势力凌驾于少数派之上了呢?瑞士政治学家Adrian Vatter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并出版了一本书。

一本关于民主社会中异教的书

《从禁止切喉管屠宰到禁止尖塔建筑》的书作者们,就直接民主是否保护异教或者导致歧视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

为此他们对所有瑞士州际和全国范围内有关宗教的全民投票进行了评估。

Adrian Vatter,作者之一,《从禁止切喉管屠宰到禁止尖塔建筑,民主中的异教》,新苏黎世报NZZ,2011年。

信息框结尾

宗教不同于宗教

Vatter和他的团队针对瑞士国会的决议与全民投票的结果进行了对比。发现“民众的决定常常是对异教不利的,”Vatter说:“但并不是对所有宗教。”

对于Vatter来说,异教是否被当作有着类似文化的团体被社会接纳,还是被当成陌生团体,这一点很重要。“比如19世纪,犹太教就被视为陌生宗教团体,因而在投票箱前很难得到好的结果。”

而现在已经今非昔比,犹太教作为异教现在已经被接受为社会的一部分。“但是穆斯林则被视为以基督教为主的西方价值观格格不入的陌生人群看待,”因此有关穆斯林的题目在投票箱前也是一个比较棘手的话题。

这里国际事件或者国际上的发展趋势也会带来影响。比如,禁止建造尖塔建筑的投票结果,按照Vatter说法就与国际形势有关。“这不是一个针对某个穆斯林的投票,而是一场针对整个伊斯兰教的政治运动。”当一种宗教大幅度增长的时候,这里指伊斯兰教,就会引起一些心理上的恐慌,从而影响到投票结果。小的宗教团体,例如老天主教团体或者自由教堂协会之类的则不会被视为一种“威胁”。

那么政府是否会比公民更开通?

观察禁止罩袍这个例子,不难发现,法国和比利时也对罩袍和布基尼(Burkini,一种遮身的游泳衣)予以禁止。如此看来,异教在民主国家也不一定能受到良好的保护,然而对这一观点Vatter并不赞成,他说:“这需要用数据说话。”但目前并没有这样的调研。

Vatter这样解释他的看法:“在一个实行民主的国家,是由一位政治精英,也就是国会议员或者政府成员来做出决定。他们已经不再是普通民众,而正常情况下是些眼界更高的人。”因此在尊重异教这种事上,国会的决定要比民众的决定更加开通一些。

价值观的冲突

在瑞士总是当宗教自由与其他价值观或者法律发生冲突时,才会产生矛盾,以下就是这样的例子:

  • 割礼:对少女实施割礼,在瑞士是被禁止的,但男孩子割包皮是允许的,但是也颇受争议。瑞士儿童权益保护组织(Pro Kinderrechte)反对非医学做法的男孩割礼。割礼是对身体及人权的伤害。
  • 切喉管屠宰方式:1891年禁止这种屠宰方式出于反犹太人的动机,在全民投票中得以通过。现在出于动物保护的意识,这一禁止被保留了下来。在瑞士动物只有在被麻醉的情况下,才可以被放血-正是这点令许多犹太人和穆斯林出于宗教理由无法接受。他们采取的方式是选择从穆斯林国家进口的肉。
  • 性教育:一些基督团体不接受进化论,也不愿意他们的孩子接受性教育课程。但大多数瑞士人认为让孩子接受性教育,有利于防范性侵或者意外怀孕。

那么这些情况,谁应该来拍板决定?应该用全民投票的方式顺应多数人的决定,还是应该对异教的利益予以保护或者设立特权机制?

Vatter认为,决定权不应该在少数派也不应该在多数派手中,无论是民众还是政府都无法权衡,保护儿童、动物利益或者宗教自由是否更加重要,他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解决方案:“理想的情况是,由一个职权法院根据保障基本权益的宪法条款,做出权衡。”

从民主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颇具“挑衅性”的建议,因为在法院,做决定的只是少数几位法官。以法官裁决来取代多数选民的至高意愿?这个建议在瑞士会阻力重重。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