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小宝 (第三节)

小宝 (第三节)

照片上小宝敞开着白色的晨褛,露出年轻的身体,她的乳房和臀部都细细的,脸上一半是火车驶过的阴影,一半是明亮的阳光,阳光是那么亮,让背后灰色的桥变成了淡黄色,天空变得象游泳池一样绿,有一个光点落在她光滑的肩头,反射出的光芒落进她有点胆怯的眼睛里。

那一天她是第一次向一个男人展示自己的身体,那一刻她还是一个处女。如果利奥没有离开小宝,小宝会不会还是现在的小宝,她不清楚。利奥后来离开她,跟一个没什么姿色却很色的老女人走了,那女人许诺利奥会把他培养成叱咤法学界的最年轻的律师。小宝很气却不怎么伤心,她本就没想过利奥会跟自己过下去,利奥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很近的玩伴,现在这个玩伴离开她投奔事业去了。

利奥离开后,小宝还必须在学校里待一年才能毕业,她的生活开始变得百无聊赖起来,当其他同学忙着在实习机构效力并争取留下来的时候,小宝正坐在校园的草地上看风景,或者在图书馆里游荡。她提着三角架来到郊野的旅馆,那旅馆是日本式的风格,门前有白色的灯笼,象办丧一样;房间里有纸糊的矮门,地上铺着凉席;回廊的木地板上终年是潮湿的,竹子阴阴地开了一院,中间一口石井里开着一丛凄迷的兰花。

小宝在那里拍了很多照片,照片里是很细节的场面,比如墙角的一双雨鞋,深夜对面房间里一个女人的侧影,一面古镜,老板娘做的犹如艺术品的菜肴,当然还有小宝自己,照片里的小宝一律都是裸体的,她叉开小腿坐在阴郁的阶梯上,她打着油布印花伞站在在瓢泼大雨里,她贴在一面龙凤凤舞的丝绸上,她从古旧的窗户里探出的上扬的半身......

小宝住在旅馆的那些个晚上不断梦见自己的13岁,梦见自己站在黄昏的操场上,那个她喜欢的男生向自己移近,于是她有了第一次接吻,随后她躲进了厕所狠狠地吐了,她没有料到接吻会跟舌头有关,脏极了,后来她再也没有跟那个自己曾非常喜欢的男生说过话直到毕业。13岁那年她还随父母出了第一次远门,去了马来西亚,站在观景游艇上,她激动的心就跟翻飞的白色衣领一般,觉得这才是自己要的生活,一定要快点长大。

小宝从梦里笑着惊醒过来,为自己能那么真实地重回过去感到不可思议。她燃起一枚蜡烛,在烛光里轻轻地哭了,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为什么自己要放任自己,溺爱自己不着边际的情绪?为什么就不能像其他人那样努力地出去找工作?自己的未来究竟要怎样?难道就不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为按部就班的生活感到满足?在念国中的时候她把所有的梦想都寄托在大学校园里,大学四年生活象梦一样风轻云淡,眼前满是樱花飘零,闻到的全是槐树和青草的香气。

小宝面临大学毕业之际才发现自己的人生还没完,还不得不继续向前摸索。小宝成绩不差,找家律师行实习应该没问题,混个几年就能成为收入不错的小律师,这曾是她的梦想,可是当她真正开始了解这一行的时候便再也没了兴致,电视里那些吸引过她的法庭雄辩,在她后来看来只不过是追求名利的另一种表达。

无聊。我要过自己完全不能预见的生活,要做个随波逐流的流浪者,在流浪的过程里尝遍生活的所有味道。小宝自语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浮士德》,浮士德把自己的灵魂交给魔鬼来换取他梦想的关于生活的种种体验。交换就交换,在烛光里小宝微微地笑了。


小宝做了小姐,在一家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里,小宝卖笑不卖身,她和其他的小姐不同,没到卖身的地步。夜总会的经理在面试的小宝的时候,捏着她的毕业证书在阳光里左端详右端详,然后恳切地暗示小宝,靠着这张毕业证书照样可以吃饭,何必到这里瞎鬼混,他说如果他是她爸爸一定会揍她。

小宝笑了,她无法告诉他真相,无法告诉他她想要过异样的无法预料的生活,并以这样的生活来填补自己的空虚,于是她编了个谎言,告诉经理她的妈妈生了急病,她急需钱最好能傍个有钱的老头。

小宝在夜总会里叫O,O的形状代表空虚和自闭,小宝在向客人介绍自己的时候把嘴唇噘成小小的圆,然后呼出一个性感的混沌的声音,客人都很陶醉。叫O的小宝在7个月里彻底改变了,那种改变是自知的,小宝发现环境有着巨大的作用力,孟母三迁的故事是很有道理的。

小宝甚至连外形也变了,她两颊的少女胖消失了,下巴变得尖尖的,颧骨稍稍高出来,眼睛开始懂得了风情,开合之间两片假睫毛犹如煽情的招手。小宝穿着半透的黑色紧身旗袍,艳红色的高跟鞋走出泼辣的样子,胸前的水波文胸跟着她扭动的臀部夸张地颤动着。

叫O的小宝是个十足的小姐,跟其他小姐一样黄色笑话一个接一个,为抢客人,争风吃醋,甚至大打出手。小宝出乎意料地喜欢上了这个社会群体,一些小姐与小宝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小宝发现她们其实都是些单纯可爱的女孩,缺乏的只是一定的教育和幸运。

7个月让小宝懂得了如何把男人玩弄于手掌中,男人要比小宝从前想得要简单得多,他们之中大都没有丰富的灵魂,他们喜欢观色,喜欢用下半身思考爱情,他们与女人是多么不同,所以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伤痛战争将没有停息的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