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小宝 (第五节)

小宝 (第五节)

小宝对阿顺说要钱急用,阿顺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了她。小宝卷着钱跟阿顺不辞而别来到了台北的乡下,那里的清新空气和天真的槟榔妹让小宝觉得温馨极了。小宝的妈妈一直为有一个律师女儿感到骄傲,她以为小宝是在某栋高级写字楼里卖脑汁卖口水。

小宝给了妈妈一笔钱,让她把牛肉面馆盘出去留在家里享清福,妈妈低头笑着没说话。妈妈穿上最好的衣服约小宝去城里吃大餐,小宝小心翼翼地戴上墨镜和假发生怕碰见阿顺和从前夜店里的小姐妹。

妈妈根本就没怎么吃,小宝知道她有话要说。妈妈突然把小宝给她的钱交回到小宝手里,她说,牛肉面馆现在不仅卖面还卖其它好吃的,厨房里的师傅好手艺招来了不少客人,师傅人很好,小宝不在家的时候,他总陪着她说话,她干不了的活,师傅总是帮她,她生病的时候,师傅还煮很香甜的粥给她喝。小宝高兴地拉起妈妈的手说,人生苦短,只要妈妈高兴的事情她都乐意。她把钱推回给妈妈说这些钱算给她当嫁妆,然后告诉妈妈自己要出门一段时间。妈妈问她要去哪里,工作怎么能丢下不干。小宝说是公司派她出去的,目的地是摩纳哥。妈妈问她摩纳哥在哪里,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小宝说大半天的路程就能到了,事情办完就回来。

小宝在离开台北之前,把自己的胸部升了两级,下嘴唇增厚,全身的肌肤进行植物漂白,头发染成了巧克力色。休养了一段时间后,她飞往意大利和法国,在那里呆了半个月购足了自己所需的行头。7月中旬在摩纳哥有一个盛大的名画展,各大名流都会到场,小宝此行的目的就是找个富可敌国的男人。小宝并不把此目的作为她的人生梦想,只想玩只想冒险,想看看这些好玩的经历究竟会把她的人生推向何处,她希望自己的人生就象中国的古代园林,走过一扇扇石拱门全都是别有洞天。


在等待画展的一个月里,小宝前往摩纳哥的各大高级场所,观察那些上流小姐的行为举止,她们似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样子:冷若冰霜却微笑动人,彬彬有礼却目中无人,目不斜视却心知肚明。她们的一举一动全都是刻板的优雅,用餐的时候令人看不见她们的食欲,休憩的时候令人看不见她们的松弛,全都是些最辛苦的演员。

小宝放弃了模仿的念头,决定在这场女人间的战役里让自己回归到原始自然的状态,再加上点东方的野性。那些白种女人,当我们锦衣华服跳着霓裳舞的时候,她们还在地上爬着寻食呢,小宝坐在一旁暗自揶揄。在这一个月里小宝在自己入住的酒店里认识了不少女孩,她们和她抱着同样的目的来到这个人口才3万左右却聚居着众多欧洲富豪的小国。她们中不乏有来自其他国家家境殷实的女孩,也不乏有来自政界要员的千金,她们在寻求如意夫君的时候把维护家族荣誉时刻挂在嘴边,可能是太在乎自己的梦想是否会在画展上实现,随着日期的逐渐逼近,她们一个个都颤抖了起来。

和小宝住在同一层的女孩杰西来自丹麦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这个金发碧眼的尤物如果不说自己的年龄,人人都以为是刚从学校毕业准备进入社交界的少女,可事实上她已经近35岁了。每年她都会定期从丹麦飞往摩纳哥参加各种名流盛典,已经15年了,在这15年里除了几个占了她便宜的骗子,一无所获,这倒使她近几年平和从容了起来,她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有钱男人的情妇。

名画展于下午3点举行,这天早晨摩纳哥城所有的高级美容院爆满,好在小宝和杰西早在一个多星期前就预约好了。小宝只是做简单的头发护理,却花掉了近400欧元,她转身对杰西说自己很心痛,杰西装作没听见,高傲地昂着头任人在头上摆弄。之后两人回到酒店各自泡了个香精澡,还剩下2小时的换衣时间。杰西穿了一套白色的夏奈尔礼服,全身上下全都是手工蕾丝,她粉嫩的身体在衣服下若隐若现,北欧女人几近白色的金发衬着精心粉饰过的脸庞,小宝从房里出来的时候,不得不为杰西的美涌起一阵感动,那种感动是一个女子看着另一个女子就要出嫁的心情,是一个女子替另一个女子年华流逝的惋惜,也是一个女子对另一个女子美的欣赏和崇拜。

杰西就像春天里的天使那样美,小宝告诉自己不要落泪以免破坏妆容。杰西回头看小宝,圣罗兰的粉色礼服和稀有的粉色钻饰在小宝天鹅绒一般光润的直发和蜜色肌肤下有了另一番韵味,透出收敛的野性。杰西的脸色渐渐变了,她走了过来紧紧握住小宝的双肩晃了晃,眼睛里有一层雾气,她说,我们现在不得不做敌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