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小宝 (第六节)

小宝 (第六节)

画展分三层展厅,小宝看见许多美艳的幽灵无声地在谈笑风生的男人四周穿梭来穿梭去。她们美丽的礼服和光芒四射的珠宝衬着没有生气的冷冰冰的脸,她们的头颅由于昂得久了,脖子上渐渐暴出了青筋,她们虚幻的骄傲掩盖不住微微颤抖的双唇,都是些可怜的背水一战的幽灵。扯开所有高贵的面纱,这里是以金钱和权力换取性的高级市场。

男人们举着酒杯,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同伴说话,眼睛却赤裸裸地不放过每一个从他们身边飘过的美丽幽灵。此时此刻,小宝忘了此行的目的正专注地欣赏着每一张传世之作,她的脸由于兴奋染上了红晕,脚步完全乱了,好几次踩到别人的裙裾。她拖着粉色裙裾夹着大画夹一边无法抑制地大声赞叹一边飞快地做着笔记,她甚至放弃了大厅里的美食,整整5个小时如一只粉色的蝴蝶在三层大厅里不停地翻飞,贴在每一幅画前汲取花粉。

一双大手就在这时候猛地抓住了她的臂膀,她恼怒地抬起眼来,心里想居然在这种高级场所也要防狼,可是与那目光发生对视的那一刻,小宝的心突然无比地柔软下来,那男人有着一圈大胡子,脸很俊朗,特别是那双与小宝对视的眼睛,绿得就象夏天的幽幽森林,小宝甚至能嗅到葳蕤的树木散发出的清凉气息。

我第一次看见绿眼睛,小宝痴痴地说。男人笑了起来,西方男人很爱笑,一点不有趣的东西也能让他们笑得无法停止下来。男人好久才恢复到常态,一双注视小宝的眼睛更添了几分兴趣,他说,看看你的背后,如果你再退一步就要跌到楼底下去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冒失的女士。小宝望了望背后笑了,心想还好刚才没有把快要到嘴边的话骂出来。

男人约小宝去餐厅用餐,他把自己的臂弯给小宝,眼睛里满是询问的笑意。走在去往餐厅的回廊里,夕阳挂在彩色的窗玻璃上,把五彩的光线投在飘着纤尘的空间里,这是小宝第一次挽着异国男子,是小宝第一次打算用英语谈一场恋爱,这样的挑战让小宝觉得整个人都变得新鲜起来。突然她想到了三毛和她的荷西,这样的联想让她对身边的男人突然生出一抹虚幻的厚重感情来,仿佛他们在一起已经好久好久了,是谁没有谁都无法活下去的。


7年后的今天,小宝已经结婚6年了,她和她的绿眼睛住在日内瓦湖畔,她喜欢住在法语区,因为觉得德语区的人太冷漠和刻板。她现在是银行家太太,有着奢华的生活起居和一本瑞士护照。他很聪明,给了她优裕的生活却不给她离开他的机会,他从未在她的银行账户上存入过多的钱。

小宝依旧画画,她的画在日本有了点名气,常常飞来飞去作宣传。婚姻让她明白很多美妙的事情都只有那光辉的一瞬间,每个人的心底都为那曾经被擦亮的火花而缠绵不休。他和她曾经像三毛与荷西那样爱过,可是现在他有着其他女人。丹麦的杰西曾经打电话给小宝,杰西现在每年还是出现在摩纳哥的所有盛典上,可惜她还是没有抵挡住时间对容貌的摧毁,现在她的出现成了所有年轻女士的笑柄,杰西在电话里说她看见他在摩纳哥跟一个19岁的巴西姑娘打得火热。

小宝的心在知道的那一刻很痛,但是她后来也有了其他男人,那男人是肯为她在账户上存大笔数目的。小宝和她的绿眼睛都没想过要离婚,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再嫁再娶也是同样的故事结局。每年圣诞当所有的家人和亲朋好友围绕着他们坐在炉火前,他们都要动情地内疚地拥吻,但是那只是此情此景的冲动。

小宝的心念不再象以前那样好动了,她明白年龄对行为的影响,况且该经历的她都差不多经历了,现在唯一的梦想就是能有个孩子,可三年前的一场事故让她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当医生告诉她这一结果的时候,小宝没哭,她想到的是《浮士德》,她明白自己不可能一直走运下去,总要拿出点东西作为所有经历的交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