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小宝

小宝是一个物质女人,小宝爱钱,但并不是所有爱钱的女人是bitch。bitch哪有我这样丰富的灵魂?小宝轻轻笑了一下。

小宝






波伏娃说:“女人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在痛苦和骄傲中放弃传统,然后在蜕变的过程中从事她的学习:也就是说在自由之中生活。”



很多男女把锦衣华服,气势轩昂,满脸showing off的女人唤作bitch。小宝穿行在法兰克福机场里的时候就听见有几个年轻的亚洲女孩在背后这么叫她。她戴着墨镜装作没听见,悠悠推着五大件LV,最上面的行李箱里躺着她在圣罗兰新定做的粉色礼服,她臂弯的挎包里有一套稀有的粉色钻饰。

夏奈尔白色长手套里捏着头等舱的机票的她明白自己拥有的是大部分女人永远无法企及的,她很感谢,也很骄傲,所以那声轻轻的咒骂在她的耳朵里有着一丝可笑的悲凉,她为此感到很抱歉。小宝是一个物质女人,小宝爱钱,但并不是所有爱钱的女人是bitch。bitch哪有我这样丰富的灵魂?小宝轻轻笑了一下。

小宝出生在台北乡下,是个渔村姑娘。关于童年的回忆是她的珍宝,无论遭遇到多麻烦多痛苦的事情,小宝只要想一下自己的童年,就觉得安全和勇敢了,尽管那些回忆跟安全和勇敢没多大干系。小宝对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也有点想不清楚,只觉得那些回忆很亲爱。

小宝小时候养过一条狗,叫小方。“方”在台语里面念“轰”,小轰是条好看的流浪狗,身体瘦瘦的,脑袋却很大,风一吹,脸上的毛象稻田一般涌起层层波浪。小宝的父亲很早就死了,母亲经营一家牛肉面馆,牛肉面口味不怎么样,附送的酸菜倒是很受欢迎,于是村里的人们都爱上她们家的面馆吃酸菜。

小轰大部分时候待在面馆里,伏在地上等客人随手扔下的残羹剩饭,它什么都吃,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卫生纸也一口吞下,客人有时捉弄它,给它喝啤酒,小轰咕嘟咕嘟喝完就跑出去看星星,有点醉意的小轰总是爱扬着头看乡下天上格外明亮的星星,小宝每到这时候就会特别怜爱它,因为觉得小轰有一颗与众不同的灵魂,比较深沉。小轰是条很乖的狗,不吵不闹不挑食也不挑衅,可有两次它还是因为年幼好奇偷跑出去玩了。

第一次它跑到村里的大马路上,这是它第一次看见有很多巨大的丑陋的“鱼”在马路上飞快地游泳,它勇猛地跳了起来想抓住其中一条,结果出了车祸。出了车祸的小轰天天有肉骨头吃,可小宝发现它变得沉默起来,即便是当后腿的伤口痊愈后,它依然沉默地走来走去,缓慢地摇着尾巴象在思考着什么,它开始每天看星星,小宝坐在它的身边觉得很痛苦,她很想问它究竟是怎么了,她想它也一定很失望,因为它和她之间无法对话。

没多久小轰又第二次出去探险了,这一次再也没有回来,它在半路上不小心吃了老鼠药,小宝把它埋在房后它经常望星星的地方。

小宝小时候家里没热水,到了冬天要跟妈妈去镇上的公用浴室洗澡。 妈妈喜欢泡热水浴,在一片氤氲里小宝看见很多丑陋的肉体,她们肆无忌惮地暴露着自己,一边揉搓着羞耻的部位一边和身边的人大声聊天,很多肚子上有蚯蚓一样的伤疤,小宝曾经问过妈妈,妈妈说她们都被火车撞过,于是小宝后来再看见那些有着蚯蚓肚子的女人就害怕得不得了,脑子里全是火车驶进喷着血的肚子里去的情景。

小宝在幼儿园里也看见过班上同学的裸体,她觉得那些裸体比较好看。有一次妈妈和她去浴室去得晚了,等她们俩人洗完,浴室里已经没有人了。妈妈让小宝坐在浴缸里等,自己去外面拿干净的衣服进来。小宝缩在暖暖的浴缸里,听见一个龙头没有被拧紧,于是抬起头来找。

她望见被粉刷成白色的挂满水珠的浴室里放着一排排又深又大的白色浴缸,犹如棺木,她仿佛看见从那些白色浴缸里一个个人像她那样突然从里面直挺挺地坐起身来,吓得她惨叫起来,小宝感觉那些灰色半透明的人充耳不闻地依旧坐着,一大片一大片的黑影向她扑面而来,令她都快不能呼吸了,惨叫引来的遥远的回声,听上去象来自万丈深渊。小宝后来一直讨厌公共浴室,一直讨厌白色的大浴缸,因为她在里面看到了死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