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巴尔干通道逃难众生相 凛冽之冬,前路无望

毗邻贝尔格莱德主火车站一栋荒废已久的建筑外墙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涂鸦,主题无外乎一句话:“问题在于边界受阻,前路无望。”

中东与非洲难民投奔欧洲的主要路线之一-俗称的欧洲“巴尔干通道”,自去年春季起已被意求限制难民入境的欧洲多国拦腰切断。曾幻想着从土耳其穿越爱琴海、进而在希腊登陆,随后经过阿尔干半岛抵达西欧诸国寻求难民庇护的1000多名难民,如今只能在持续零度以下的欧洲寒流里,东零西散、永无限期地滞留在塞维利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

意为“白色之城”(Belgrade)的贝尔格莱德,在冬季尤为萧瑟阴冷。茫茫白雪覆盖的火车站周边,萧条废弃的临时棚屋随处可见,这里就是在巴尔干通道上挣扎求生、前路无望的难民们自行寻找的栖身之所。

记录下这一幕幕悲凉场景的瑞士摄影师克里斯蒂安·格伦德(Christian Grund)回忆道:“棚屋里的条件把我给震住了。当我走进其中一间棚子的那一刻,我的眼睛必须得慢慢适应里边幽暗的光线。”他贴近人群,用了好长时间才逐渐一一看清每个人的脸:“我只能看见他们的眼睛。每个角落里都不断传来此起彼伏的咳嗽声。”

这里寒气逼人,而且没有任何室内通风管道。”他们直接睡在地板上,在户外露天做饭和洗漱。”为了取暖,他们甚至直接在棚屋内生火。”烟雾团团聚集在天花板上,你真是没法呼吸,“格伦德说。

瑞士的一名记者本杰明·冯·威尔(Benjamin von Wyl)以志愿者的身份在那里和难民同吃同住了两周,当时的气温已经低至零下14摄氏度。尽管他们不断地为暂居 于此的难民们免费供应热茶,但面对周遭凛冽的气温,一切都显得那么徒劳无功。

“有一晚我值夜班的时候,看见 一群10到14岁的男孩正在烧自己住的帐篷取暖。他们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因为他们连盖的毯子都没有。”威尔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每个棚屋都是人满为患。这也是为什么火车站后面的空地上有数十个暂住之地-其实就是些废弃的火车车厢和空置的停车场。“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