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巴西与足球 世界杯前巴西体育部长访谈:足球成为贪婪的目标



2014年1月,巴西体育部长走访一个足球场。

2014年1月,巴西体育部长走访一个足球场。

在世界杯之前,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了巴西体育部长Aldo Rebelo。他非常赞成在巴西举办2014世界杯足球赛并修建12个新足球场,只有这样才能让巴西整个国家参与到这场盛事中来。但是对于世界足球的发展,他持批判态度,这位体育部长非常怀念过去的时光,那时候最好的巴西球员还留在巴西踢球。

巴西体育部长宽大的办公室在巴西滨海教育部艺术中心。门开了,Aldo Rebelo笑着打招呼,他伸出手来好像见到了老朋友。

这位体育部长,是一名共产党员,穿着很随意,上身穿一件传统麻质衬衫,光脚穿了一双皮凉鞋。

正是四月中旬的天气,巴西首都的旱季已经开始了。墙被绚丽的色彩装饰着,金绿色的底色上是一尊耶稣的神像。

swissinfo.ch:世界足联只计划在巴西修建8个新足球场,这样其实要简单许多,比如观众留宿问题等,为什么巴西却要修建12个新足球场?

Aldo Rebelo:因为巴西是一个巨大的国家,国土面积850万平方公里,边境线长16'000公里,我们有10个邻国,有着多种文化和许多地形差异。

我们不能只在国家的一部分地区组织这场世界杯。如果我们是德国、法国或者瑞士,那四个足球场也就够了,都建在首都圣保罗就可以了。

但是我们还是决定不这样做,因为我们不能对我们国家的三分之二地区-也就是我们的亚马逊地区,置之不理。因此我们决定在玛瑙斯(Manaus)也举办比赛,这个城市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特色”,它的面积达160万平方公里,其中98%的面积为森林,这相当于法国国土的三倍。

马托格罗索(Mato Grosso)省的潘塔纳尔湿地也独具特色,省会库亚巴(Cuiabá)是一座有着300年历史的城市,先驱们建造了它,我们怎能将这样的地区排除在世界杯之外?

在巴西内部与内陆地区之间存在一条界限,我们想让全国都参与到世界杯中来,而不是只在中南、东南和海滨地区。

swissinfo.ch:您怎样看国际足联FIFA尤其在巴西的坏名声?

A.R.:我们并不完全排斥国际足联。但是的确如此,一些媒体与国际足联闹到了法庭上,这在英国也发生过。

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机构式的,我们认可国际足联是世界杯的组织者,能够举办世界杯不是上天赐予的,而是需要与对手之间激烈的竞争,但是最后我们还是拿到了举办权。

我们尝试与国际足联合作,举办一个大型活动。当意见不一致时,我们以平民的方式解决,并保持相互之间的尊重。如果找不到统一,我们优先考虑政府和公众的利益。但是我必须确认一点,我们之间没有出现危机。

巴西体育部长Aldo Rebelo

José Aldo Rebelo Figueredo生于1956年。

曾是学生领袖,1977年加入共产党。

1988年被选入国会。2005-2007年担任巴西众议院主席。

2011年10月27日被任命为巴西体育部长。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在街边与粉丝聊天,会听到很多问题,比如那些不能在足球场门外卖油炸饼的女人们就满腹牢骚,小商小贩和街头买东西的人都被赶走了。

A.R.:我们与油炸饼(Acarajé)销售协会找到了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所有不是世界杯赞助商的企业和品牌,不能在足球场前或者世界杯预订的范围内销售他们的产品,但是允许他们做广告。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在这方面的规定比这还要更严格,甚至连飞机场的广告都要受限制。

但是在这一领域我们没有矛盾,如果出现问题,我们也会以公众的利益为优先解决这一问题。这不仅是对待代表巴西北部文化的巴伊亚油炸饼问题。

另外,您知道在Costa do Sauipe分组抽签的时候给各国球队分发最多的小吃是什么吗?就是这种油炸饼。

swissinfo.ch:因为里约热内卢为2016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基础设施建设有所拖延,令奥林匹克委员会非常不满,一位独立的管理员被招来督促建筑情况,这不会影响巴西的声誉吗?

A.R.:这位管理员是为了检验奥林匹克委员会的工作,巴西政府的工作进展由政府自己负责,不需要外来的检验。

奥林匹克委员会只负责2016里约奥林匹克的事情,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职权。

赞助商会施加一些压力,这是出自商业兴趣。巴西政府愿意接受合理的批评。

swissinfo.ch:在瑞士经济部长访问巴西时,陪同来的瑞士企业家一直在追问,世界杯期间是否会出现抗议行为,巴西政府怎么看这个问题?

A.R.: 会有一些游行,但不会有大型的抗议活动。这一点我很确定。除此之外,也要能与抗议共存。

在伦敦奥林匹克之前,伦敦也发生了一些暴力事件,是些暴力抗议行为。巴黎举办奥林匹克之前,在郊区也发生过青年反叛和纵火事件。北京奥林匹克之前也在一个省出现了严重的抗议行为。

这些行为都来自社会躁动和民众的不满情绪,不是因为体育盛事,世界上的不均衡状况不是由世界杯足球赛造成的,只是因为这是一个全球层面的大事,所以似乎就自然会引起骚动和激烈的争论。

(swissinfo.ch)

swissinfo.ch:观察者有这样的印象,似乎足球运动在巴西进入了颓废阶段。足球场空了,冠军联赛也一塌糊涂,有足球天赋的年轻人大批量移民国外,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A.R.:巴西依然拥有优秀的体育运动员,但是足球真的在经历一场挫败。早在上世纪60年代,巴西足球堪称是世界的品牌。圣保罗的桑托斯球队有著名的贝利(Pelè)和其他伟大的球星,里约热内卢的博塔弗戈俱乐部有加林查(Garrincha)、米尔托(Milto)、桑托斯(Santos)和扎加洛(Zagalo)这样的足球明星……

但是这已经成为历史了,今天欧洲足球超过了巴西,而那些以前在我们这里、在阿根廷或者乌拉圭踢球的好球员,现在都在欧洲踢球。

所以可以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场失败,但是这不仅仅是巴西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我已经提醒国际足联,过早地转换有潜力年轻球员,对世界足球会有消极影响。

国际足联不会认为足球只是欧洲的威望,威望在南美和欧洲的竞争中形成。如果足球在南美失去了存在的价值,那么这不单单是我们的损失,而是世界体育的损失。自从足球变成一些大企业贪婪赢利的目标,这项体育运动就处于一个风险区域,只需要想想那些赞助商和电视转播权就知道个大概了。

如果足球失去其魅力,只剩商业特性,那么足球就没有希望了。足球不是作为商品被发明的,它来自2000年的机制,不受任何市场和国家的限制。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