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平昌和平斡旋 国际奥委会“调停者”角色备受质疑

Fünf Männer in Anzügen geben sich die Hand und schauen in die Kamera.

握手,是否释放了“言和”的信号?它能逾越体育本身、而延伸到政治领域吗?在瑞士洛桑,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与来自韩国的代表及朝鲜体育部长(左二)进行了会晤。

(Keystone)

经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从中调节斡旋,朝鲜和韩国体育健儿将共同出现在本届冬奥会的竞技场上。总部坐落于瑞士的国际奥委会,是否在政治冲突与纠纷中扮演着调停者的角色?这一质疑,每每都会成为奥运会拉开帷幕之前频频被提及的话题。

三周前,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在奥委会总部所在地瑞士洛桑表示:“倘若我们所有人都以尊重奥林匹克体育精神和沟通谅解为指导宗旨,那么奥运会会以其存在与实现向我们证明:世界会呈现出怎样的面貌。”而就在他发表这番言论之前,朝鲜与韩国这两个水火不容的敌对国家的代表团,已经就朝鲜运动员赴韩参加本届平昌冬奥会(德)外部链接驻达成了共识。

瑞士联邦主席贝尔赛在韩国平昌

瑞士2018年度联邦主席贝尔赛目前正在韩国平昌。继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谈之后,他将出席冬奥会开幕式。

此外,贝尔赛还计划与其他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以及国际组织代表分别进行双边会谈。

信息框结尾

依照国际奥委会制定的关于奥林匹克运动最高法律文件-《奥林匹克宪章》(英)外部链接,奥运会应让所有运动员跨越国界、共聚一堂,共同建立一个和平的、更美好的世界。然而,这一理念不仅与体育竞技作为国家间明争暗斗的舞台相悖,也不符合当前政治现实。

文在寅克服了障碍

在这一点上,最有发言权的人恐怕当属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因为他亲身感受了积年累月的政治冲突所带来的阵痛:一支由朝鲜和韩国运动员联合组建的女子冰上曲棍球队将现身本届冬奥会-就在这一历史性创举对外宣告之后,他在韩国国民中的声望人气跌至新低。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17年5月,文在寅当选第19任韩国总统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主张与平壤接触,并许诺会改善与朝鲜的关系。

“这类体育活动的局限性在这里(即韩国)已经显而易见,”来自日内瓦大学的东亚研究所的韩国问题专家塞缪尔·盖克斯(Samuel Guex)评价道:“在我们看来,这种朝韩混搭组合的体育团队或许是个天作之合、皆大欢喜的创意。但对于很多韩国民众而言,这种‘体育牺牲’、‘体育祭礼’实在是太大了。”

Einmarsch von Athleten vor grossem Publikum in ein Stadion.

1964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开幕式: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俗称“东德”,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简称“西德”共同步入体育场。

(AP)

美国人在韩国,核计划在朝鲜

除了民意,现实的政治形势也与奥林匹克所尊崇的理念有些背道而驰:如果朝韩两国的代表坐到谈判桌前,开始围绕着朝鲜的核计划以及美国在韩国的长期驻军问题进行磋商谈判,那么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的期冀-“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为朝鲜半岛开启通往更美好未来的大门”将会很快化作泡影。

为了取得实质性进展,本届冬奥会闭幕之后,必须借此契机趁热打铁。盖克斯表示:“在这一点上,奥运会和国际奥委会或许会一无所获。”他料想,“在最好的情况下”,朝鲜和韩国之间有望在中期内恢复经济与文化合作。

形式上看似成功的尝试调解,伴随着奥运会闭幕式上的最后一缕光束的熄灭,也同样黯淡失效。这一幕,在过去122年的历史长河中,国际奥委会已经历了无数次。正如在洛桑大学担任体育史教职和从事科研工作的格雷戈瑞·奎因(Grégory Quin)所说:“体育,从未解决过任何政治冲突。”据他介绍,对于那些彼此敌对的国家来说,奥运会至少提供了一个让双方在规避了国内政坛引发太多噪音与异议的情况下,在运动赛事之外会面晤谈的契机。

Schwarz-weiss-Aufnahme eines Sportstadions.

1936年,柏林因其现有绝佳的体育基础设施而被确定为奥运会最理想的举办地。希特勒政府的意识形态在国际奥委会看来,仅退居其次。

(Comité International Olympique (CIO))

国际奥委会就是个投机分子

在奎因看来:“这项国际赛事从外交角度来看可谓非常灵活变通,这一点恰巧正是国际奥委会想要充分利用的。”21世纪之初,国际奥委会和联合国开始逐步加强沟通联系(详情请参见边框信息)。奎因表示,一方面,国际奥委会希望借助这一国际体育赛事将自己定位为“和平促进者”;另一方面,它也有在国际层面上扮演活跃的外交参与者的潜在意愿。

不过,这种“体育外交”的制度化,并不妨碍国际奥委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申:体育与政治无关。然而奎因却认为:“国际奥委会整天不辞辛劳四处奔走,忙的无非就是政治。”在他看来,这种“夹心位置”正是国际奥委会所追求的。正如朝鲜和韩国在本届冬奥会之前所经历的旷日持久的斡旋谈判,国际奥委会非常乐意向外界彰显自己在其中所扮演的调停者角色。然而,韩国民众的反应却反映出,国际奥委会调解的最终结果,并没有跨越奥运赛事本身,韩朝关系也并未取得实质上的缓和。这也无异于提醒了国际奥委会:政治,并不属于它的职权范围。正如奎因这位资深的体育史学家所说:“国际奥委会的行为,往往是投机性的。”

明天(2018年2月9日)上午,朝鲜运动员和韩国体育健儿在平昌冬奥会开幕上并肩入场的画面,将会通过电视镜头传播至世界每一个角落,数百名观众都将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的到来。这一盛况的意义毋庸置疑。或许,它所承载的象征意义能让明枪暗箭的政治对立-或者只是赛场上单纯的体育对垒暂时退居幕后。

Eine vermummte Person steht auf einem Balkon.

一场地缘政治冲突将阴影投向1972年慕尼黑夏季奥运会:赛事期间,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对以色列代表团发起突然袭击,造成多人丧生。

(Keystone)

备注:面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提出的关于在政治冲突与争端中所扮演的调停者角色的问题,国际奥委会并未做出回应。

联合国与国际奥委会

自21世纪之初以来,国际奥委会与联合国的伙伴关系日益得到加强。2001年,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瑞士日内瓦成立了联合国体育促进发展与和平办公室(UNOSDP),并任命前瑞士联邦委员阿道夫·奥吉(Adolf Ogi)为第一任联合国体育促进发展与和平特别顾问。

2009年,国际奥委会获得联合国观察员地位。同年,联合国与国际奥委会携手在瑞士洛桑共同组织了首届体育、和平与发展国际论坛。

2014年,联合国与国际奥委会签署了更紧密的合作协议。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体育能够帮助克服文化、宗教、种族以及社会方方面面的障碍。”

2017年,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决定关闭联合国体育促进发展与和平办公室,取而代之,迈入与国际奥委会搭建“直接伙伴关系”的时代。

来源:联合国体育促进发展与和平办公室(UNOSDP,英)外部链接国际奥委会(IOC,英)外部链接


(翻译:张樱)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