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并非所有瑞士人都"崇拜"达赖喇嘛

在中国生活了三年的Salamin夫妇

在中国生活了三年的Salamin夫妇

(swissinfo.ch)

50年前首批西藏难民来到瑞士,为了纪念这个日子,达赖喇嘛来到瑞士。达赖喇嘛在瑞士非常出名,然而生活在中国的瑞士人,对于达赖喇嘛的看法则完全不同。

Christoph Müller在北京已经生活了7年,这位德语区瑞士人拥有一家旅行社Hiddenchina,他对西藏问题有这样的评论:“所谓的‘文化灭绝’完全是胡说八道。”

尽管他只去过西藏一次,但Müller对西藏地区的情况相当熟悉。他强调说,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西藏的传统受到了尊重。

“在那里,所有文字都用藏语和汉语书写,新建筑必须与当地的建筑相融合,西藏的基础建设被迅速扩大。”他简单扼要地说。

因为有了自来水和暖气,令祖祖辈辈游牧的西藏人能够定居生活。

开旅行社的人

有关中国在西藏的汉化政策也被Christoph Müller给以了否定。现在西藏的藏人比例为93-95%,中国官方的数据为92%。

而其他媒体的数据,汉民的比例超过10%。许多汉人在西藏做一些当地人不愿意从事的工作。Müller虽然承认,很多西藏人都在抱怨没有言论自由,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非常看重汉人的到来。

一半以上的西藏人生活得很好,“比北京周围的一些乡镇居民生活得还要好。” Müller说。

从Müller的眼光来看,西方人都是“达赖喇嘛煽动行为”的牺牲者,他觉得“中国的信息更可靠。”他也相信达赖喇嘛的世界和平奖和环境保护奖都是用非法手段得来的。

一名中国人

一名生活在北京不愿公布姓名的中国人对于达赖喇嘛有着不同的评论:“达赖喇嘛是一位有着羯磨(梵语音译,意为因果关系)的伟大人物。”这位40岁的佛教徒已经去过西藏5次。

在中国人们有信仰自由,至少理论上是这样的。这位中国人说:“在中国没有信仰的人,会感到很自由,但是一旦有了信仰则会感到束缚的存在。我就活得很小心,如果我们5、6个人聚在一起念经,就有可能招致警察的到来。”他私下保存了达赖喇嘛的头像和书籍,这在中国是被禁止的。

他还说:“达赖喇嘛不是症结的所在,而真正的问题是自治权。法律维护强势者的利益,任何宗教活动都必须提前申请批准,这是典型的独裁者做法,也是中国千百年来遗留下来的历史。”

那么这位中国人是怎样评价“文化灭绝”?这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确发生了,中国也承认了这一点。自10-15年来,情况有所好转。人们有了些的宗教自由,部分寺庙又被重修。但是还是与以前没法比。西藏人的自由还是受到一定限制。

一名商人

而另一个铝制品公司Alcan的中国分部负责人,瑞士人Ivan Salamin却持另一种态度,他说:“如今西藏和中国其他地区一样拥有宗教信仰自由。”

他的妻子Catherine Salamin说得更清楚:“我根本看不到文化灭绝的迹象,文化和庙宇受到保护。”

这对夫妇认为:当然日常生活中存在着变化,但是这不是政府施压造成的,而是社会道德意识在变。

他们三年前来到中国,2008年前往西藏进行了一个长途旅行,他们把旅途中的见闻收集在一本相册中。“旅行者成为寻找‘绝对境界’的朝圣者”他们在一张照片的注释中这样写道。

当他们刚到中国的时候,脑子里也装满了成见。“但是通过与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每日交往,我们发现我们彻底错了。”

这种感觉用在旅游者身上也能适用,旅行社老板Christoph Müller说:“我们的客人,第一次来中国之后,印象都比想象好得多。”

许多瑞士人通过在中国的亲身经历,改变了观念,他们认识到,达赖喇嘛正是利用西方人对中国的成见,装潢自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Alain Arnaud于北京

瑞士联邦与达赖

瑞士政府这次出于“日程安排”原因,不对达赖进行官方接待。

联邦委员曾4次接待过达赖喇嘛。

瑞士政府受到来自中国政府和西藏团体的双重压力。

西藏团队对瑞士的态度表示不满。

作为让步,瑞士最高人民代表Pascale Bruderer接待达赖。这样也不会惹恼中国。

信息框结尾

欧洲西藏青年议会

第一个欧洲西藏青年议会4月9-11日在苏黎世召开会议。

与会者讨论支持西藏运动的新道路。

瑞士生活着约4000名西藏人,其中400人是欧洲西藏青年协会的成员,是欧洲该组织成员最多的国家。

该组织成立于1970年,由西藏流亡者的第二代青年领导。主要宗旨是争取西藏的和平和独立。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