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忍着不死

上帝在创造万物之前,先创造了爱!
爱,可以使人忍着不死!!

谈到这段新闻,我的眼眶潮湿了!一对母女紧抱的画面,在我脑海浮现。那闭着的眼、属弱的,不断吸吮着母亲沁着鲜血手指的孩子,和以她全部的生命、盼望、温暖,护卫幼儿的伟大的母亲。

忍着不死

这使我想起多年前谈到的一个报导:

考古学家,在被火山岩浆淹埋的庞贝古城,找到那似乎中空的岩层,凿出!!个孔,灌进石膏,等凝结之后挖出来,竟呈现一个母亲紧紧俯身在幼儿身上的石膏像。

于是那一千九百年前,降临了灾难的庞贝,也便在我眼前出现,瞬息掩至的滚滚熔岩,吞噬了不及逃跑的人们。一个母亲眼看无路可走,屈身下来,以自己的背、自己的头,与紧紧环着幼子的四肢,抗拒明知无法抗拒的火般的岩浆。

于是母子都凝固了,凝固在火烧岩之间。

那石膏像是什么?是凝固的、伟大的、永恒的母爱,让千百年后的人们,凭吊哀伤¨

上帝创作的最伟大的东西,不是万物、不是宇宙,而是爱!我十分不合逻辑,甚至执着地认为,上帝在创造-一切之前,先创造了爱,而那爱中最崇高的则是 母爱。

何止人类有母爱啊门每一种生物,都有着母爱!

有一次读自然历史杂志,看到成千上万的企鹅,面朝着同一个方向立着。我实在不懂,是什么原因,使它们能如此整齐地朝同一个方向。直到细细观察,才发现每一只大企鹅的前面,都有着一团毛绒绒的小东西。

原来它们是一群伟大的母亲,守着面前的孩子,因为自己的腹部太圆,无法俯身在小企鹅之上,便只好以自己的身体,遮挡刺骨的寒风。

多么伟大的、永恒的母亲之群像啊!

又有一回在书上看到一种绿色的母蜘蛛,守卫着成百只小蜘蛛。画上说,那母亲先织一张大床,在上面产卵,等待着卵化,再悉心地喂养。

然后,那些小小的蜘蛛,就拉起一根根的长丝,荡在风中,纷纷飘走了。

我合上书。想,那蜘蛛妈妈,是不是也有着一种幽幽的感伤呢?

抑或,"生",这生命给予的本身,就是母亲的回报?只要看到从自己身上,繁衍出下一代,便已获得满足?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我等待幼女出生时,在纽约西奈山医院见过的画面。

那里不像国内,将初生的幼儿,立刻推迸婴儿房,而是刚剪完脐带,就交到产妇的手上,叫母亲贴胸搂着好几个钟头。

当那些产妇在狂呼猛喊、尖叫挣扎,终于把孩子生下之后,原以为会精疲力竭地被送出来。岂知,当他们搂着婴儿,被推过我眼前时,那面孔虽然少了血色,却泛着一种特殊的光辉。

那真是光辉!一种温薯而崇高的光辉,从她们依然留着泪痕的脸上,实实在在地放射出来。那是以自己的半条命换得的小生命啊!看她们紧紧地搂着幼儿,虽不是女人,我却能探知她们内心的感动。

孩子,是母亲的命的延续,也就是母亲的命!让我说出一个深藏已久,却不愿说,甚至不愿去回想的故事吧:

一位从越南归来的美国战地记者,在剪接室遇到我,将我一把拉了过去,并神神秘秘地掏出一卷影片,放给我看。

那是一群人奔逃的画面,远处突然传来机枪扫射的声音,小小的人影,就一一倒下了。
"你叫我看这个?表示你冒着生命危险,拍到杀人的画面?"我问。

他没有说话,把片子摇回去,又放了一遍,并指着其中的一个人影:

"你看!大家都是同时倒下去的,只有这一个,倒得特别慢,而且不是向前仆倒,而是慢慢地蹲下去,・・,,,。"

我不懂,看他。他居然抽搐了起来:

"越共离去之后,我走近看,发现那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她在中枪要死之前,居然还怕摔伤了孩子,而慢慢地蹲下去。她是忍着不死啊!"

"忍着不死!"

每次我想到这四个字,和那个慢慢倒下的小小人影,也都止不住的流泪"…。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