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性健康 抗艾滋药一片难求,瑞士药神在哪里?

Zwei Hände halten eine Blisterpackung mit blauen Pillen drin

恩曲他滨,一种事前预防性药物

(Britta Pedersen / DPA / AFP)

在艾滋病预防方面,瑞士曾是领先国家。然而如今它却被其他国家甩在了后面。“PrEP”,一种非常有效的预防性药物,在瑞士却很难得到。医生不得不建议患者到国外去购药。

一个人,如果感染了艾滋(HIV)病毒,在今日并不意味着就是被判了死刑。在有效的治疗下,即使是发生性关系,也并没有传播病毒的风险。

这一切并不新奇:早在2008年,这一“瑞士声明(德)外部链接”就曾经一声惊雷(德)外部链接。当年,联邦艾滋问题委员会(自2012年起更名为联邦性健康委员会,英外部链接)和联邦卫生部(BAG,英)外部链接医疗诊治专业委员会在《瑞士医生报》上共同表态。

然而10年后,艾滋病却还像个幽灵依然令人恐惧,而且针对它的误解满天飞。因此艾滋病毒携带者依然会遭到歧视。到11月中旬,瑞士艾滋援助组织已列出122例在不同领域所发生的歧视个案(德)外部链接-数字创了新纪录。

Grafik Gemeldete Diskriminierungen nach Bereichen 2018

Grafik: Gemeldete Diskriminierungen nach Bereichen 2018

为了把这一讯息更好地传递给民众,瑞士艾滋援助组织展开了一场新的、以 “为了共同的爱与乐趣,共同战胜恐惧”(德)外部链接为题的宣传。其核心信息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可以抑制病毒的复制,也就是说,他们接受抗逆转录病毒的治疗,并且定期接受检查-这样就不会再传播病毒了,”艾滋援助组织这样写道。

Kampagne 'Gemeinsam gegen die Angst' mit Gespenst als 'I' in 'HIV'
(Aidshilfe Schweiz)

然而在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正式展开宣传之前,争论就已经开始了。有些人担心这会淡化问题的严重性。“人们会以为,这种治疗就像’紧急避孕药’一样,这会损害其他宣传的宣传效果,”《每日导报》(德)外部链接引用了免疫学家Beda Stadler的话。

日内瓦大学医院艾滋病科的主任Alexandra Calmy不太理解,为何瑞士艾滋援助组织想要表达的讯息会引发争论。他并不认为,该宣传是鼓励人们不用安全套,而只是想传达一种正确的、而且是重要的讯息。

“当我看到,直至今日,人们还对HIV阳性充满恐惧,我很震惊。虽然病毒携带者在接受治疗、生活得很好,但他们还是生活在社会压力之下。”

看来80年代艾滋大传播的悲剧给人们的集体记忆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到今天电影院还上映着那些染病者悲惨的故事。“科技发展很快,至少比公共舆论要快,”Calmy这样认为,她为信息的匮乏感到遗憾。

事前预防性药物”,一项小的改革

与治疗并行,预防也同样取得了进步。“暴露前预防药”(Prä-Expositions-Prophylaxe,简称:PrEP)就是在该领域所取得的最重大的进步之一。它的效力已在多个不同的研究中得到证实。然而在瑞士却很难获得。

“到目前为止,瑞士并不允许抑制HIV病毒的药物作为预防疗法被引入,”在面对社会民主党国民院议员Angelo Barrile的责问(德)外部链接时,联邦委员会这样答复道。结果是:开这个药的医生,要写上别的原因,并要自己负责。

“没人能够负担每月近900瑞郎的药费,为了这种治疗。我们必须有点创造力,曲线救国。”

Alexandra Calmy

引言结束

正是这样的前提条件,令该药物不享受医保的报销。所以它在瑞士的价格是惊人的:899.30瑞郎一盒(30片装),而且每日需服一片。市场上也没有仿制药,因为没有获得联邦专利法院的许可。

作为比较:在法国,不到180欧元可以买30片仿制药,而且医保还可以报销;同样药品,德国不到80欧即可买到,网上购买才40欧,日内瓦的艾滋团体在通告中写到。

该团体预测道:“这样的价格会促使人们都从网上购药,而这可能对他们的健康不利。”该组织指出,那些有医生处方的人,理应得到可靠、便宜的药物。

被推到国外购买

Calmy医生建议其患者到国外去购买这种药片,例如去法国或德国:“为了这种治疗,没人能够负担每月近900瑞郎的药费。我们必须有点创造力,曲线救国。”

这也是伯尔尼人Beat所找到的方法。当32岁的他从医生手中接过处方时,就开车去了德国,为了购买这种“事前预防药物”。作为与男人做爱的男人(MSM,英)外部链接中的一员,他暴露于很大的感染风险中。“以前,我总是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虽然我也会定期做筛查试验,”他说。

自从他开始服用”PrEP”,就感觉安全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肆无忌惮地甘冒风险,或者完全放弃安全套的使用。

“我并不能完全信任我的性伴侣所说的。我怎么能够确认,他是不是正确地服用了药物呢?我自己知道,我吃药了,所以我会放心些,如果我做爱没有防护的话。”

该治疗还包括每个季度要进行的可传染性性病(STD)筛查,其中包括梅毒、淋病和非淋。这也是令Beat放心的原因之一。

“改变性关系”

如今同性恋的约会网站已呼吁使用者明确标明自己的HIV状态:阴性、服用“PrEP”阴性、阳性或未经证实的阳性。Grindr网站上就这样写道:

HIV-Status auf der Homosexuellen-Plattform Grindr
(swissinfo.ch)

“‘事前预防性药物’在男人与男人的关系中开始扮演重要角色。我认为,它甚至已经改变了性关系,”32岁的Gilles*说。不过他决定不参与预防性的治疗,尽管他也属于高风险的MSM(男人与男人做爱)人群。

“我没兴趣服药,又不是百分之百的必要,”他说。他有种感觉,药物对他的身体并不好,所以他要加倍小心。大部分和他有交往的男人都会服用“PrEP”,Gilles说。“这就形成了一种社会压力,鼓励人们参与治疗。一些男人甚至只和服药的人发生关系,而且希望不带套的也更多了,”Gilles表示。

可喜的数据

Calmy提醒说,对“事前预防药”感兴趣的人,一定要先咨询医学方面的专业人士。“该药物效果好、副作用小。我们对此知道得很多,而且可以很好地指导服用”。虽然复查还是必要的,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使用条件,可以很方便地得到处方。

一般来说,瑞士感染艾滋病毒的人还是在减少。2017年卫生部数据显示仅有 445个新病例,比2016年减少了16%。除了有更多的人接受筛查以外,Calmy认为,“PrEP”的使用也为该数据的减少作出了贡献。“对那些不总是使用安全套的人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保护,”这位专家说。

*化名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