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抗癌药物 “瑞士制造”抗癌药,定价为什么这么高?

vials of drugs

世界卫生组织(WHO)研究发现,制药公司在癌症药物研究上投入的每一美金,都可平均净赚14.50美元(约合98元人民币)的收入。

(Keystone)

抗癌药物的价格正在猛涨,根据瑞士公共电视台RTS的调查,在某些药品上制药公司的利润率上涨了80%。对于大众来说,如果医保体系受到如此昂贵的治疗用药的掣肘,那么对于大众来说,治愈癌症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RTS)的一项最新调研(多语)外部链接发现,一些抗癌药的售价竟高达其生产成本的80倍。与此同时,制药公司正竞相研发下一款热门的保命抗癌药物。

瑞士制药公司诺华(Novartis)的首席执行官Vas Narasimhan在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一档评论节目中解释道,细胞和基因疗法正开启抗癌药物的新时代,“它们不仅能维持生命,还能挽救生命。”

但民众和医保体系要为此承担多大的花销呢?一项最近的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英)外部链接揭示,在抗癌药物上的售价增长,要快过新增癌症患者的数量以及全球健康保险支出的增长。

癌症诊断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世界上五分之一的男性以及六分之一的女性在一生中会得至少一次癌症,八分之一的男性和十一分之一的女性死于癌症-这一切使得癌症成为全球第二大致死原因。仅仅在瑞士,每年就有逾五万人(多语)外部链接被诊断出罹患癌症。

信息框结尾

脱钩的价格

在为高昂的药物价格辩护时,制药公司经常使用的理由是在研发包括临床试验上的巨额投入。但是世界卫生组织指出,高价的抗癌药物所产生的利润,要远远高过可能的研发投入。世界卫生组织发现,投入在癌症研究上的每一美元,都可为制药公司平均净赚14.50美元(约合98元人民币)的收入。

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RTS)针对几款抗癌药物的计算显示,几种最佳治疗方案的药物价格价格,与研发及生产成本并无太大关联。

根据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采访的生物技术专家所作出的估算,一瓶治疗乳腺癌的热门药物赫赛汀(Herceptin)的生产成本在50瑞郎左右(约合人民币336元)。而在2018年,它在瑞士的销售价格为2095瑞郎(约合人民币14070元),是其生产成本的42倍。

pharma margins 2

pie chart

对于赫赛汀的生产商瑞士制药企业罗氏(Roche)来说,这意味着85%的利润率。自该药20年前问世以来,已为公司赚得828亿瑞郎(约合5560亿元人民币)。根据利物浦大学的一项研究,包括诺华的格列卫(Glivec)在内的其他药物,也有着相似的利润率。

人类医学突破 瑞士做到了:把癌细胞变成脂肪!

不是开玩笑,癌细胞真的可以被转化成脂肪细胞!不久前,瑞士巴塞尔大学生物医学研究所公布了一种联合治疗新发现,新疗法可以巧妙地将乳腺癌细胞转变成脂肪细胞,从而抑制肿瘤的生长。“治癌又丰胸?”网友的幽默评论似乎不无道理......

罗氏并没有对成本和利润分析表示认同。当被问及这些计算的准确性时,罗氏媒体关系团队的Ulrike Engels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罗氏并不仅针对单一药品进行核算,我们往往针对我们整个产品线进行整体考虑。我们不会对单一产品的研发支出进行评价。”

罗氏认为,瑞士法语广播电视台的计算方法,从根本上是对价格制定策略理解错误。Engels解释道:“价格是基于药物对病人和社会整体所产生的帮助与裨益来制定的”。

生命无价

尽管这听起来有道理,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问题。大多数药企用“基于价值”的定价策略,也就是说,会综合考虑生命年限的延长、生活质量、健康保险数额以及其他益处,来多方评估价值。赫赛汀针对的是HER2-阳性乳腺癌,这类癌症尤其有攻击性,经常危害到年轻女性,这使得治疗收益特别高。

然而,基于价值的定价方案仍有许多不确定性,比如说对价值的不同评估以及临床证据的缺乏,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这会导致抗癌药物的价格高不可及。”

+了解关于诺华47.5万美元的抗癌药物的更多资讯(英)外部链接

各家药企也承认这的确是个问题。Narasimhan在评论中解释道:“我们面临着一个根本性的挑战:如何为这些治疗方案买单,并使得那些有需要的病人用得起。”

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认为,目前的定价政策(或定价政策的缺失)导致单一国家内部或者不同地区间的抗癌药物价格会表现出相当大的差异。在没有医保支持的情况下,许多病人凭一己之力无法承担癌症治疗。“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的一个标准疗程,在印度和南非要花费10年的平均年收入,而在美国这一数字为1.7年。”

就算是在那些基于价值来定价的案例里,世界卫生组织也认为药企在制定价格时,往往过于注重商业目标,包括收入预期等因素。

原制药PK仿制药 瑞士抗癌“神药”,不能承受之重

许多中国癌症病人拿着旅游签证跨境直购、熟人代购、甚至铤而走险通过走私的方式辗转购买印度抗癌药。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印度药店柜台上畅销的多种“救命药”只是“高仿A货”,真正的原产药则来自于制药大国-瑞士。 ...


(翻译:樊桦)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