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抢救珊瑚 红海珊瑚成为瑞士“科学外交”的焦点

Red Sea coral with fish

这些红海珊瑚维系着整个生态系统。

(Guilhem Banc-Prandi)

红海珊瑚面对气候变化极具韧性,但相关国家的科学家无法通力合作。瑞士试图通过科学外交将各国科学家团结起来。

“预计到本世纪末,气候变暖将导致90%的珊瑚礁死亡,”来自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的珊瑚礁研究项目组长、科学家安德斯·梅博姆(Anders Meibom) 表示,“但我们相信红海珊瑚礁能够经受得住高温,如果不被局部水域的污染侵害,它们会活得很好。” 

特殊的红海珊瑚

珊瑚形成一片水下森林,为周围的水体和生态系统提供食物和氧气。珊瑚与藻类共生,以藻类为食并因此呈现不同颜色。全球变暖迫使藻类离开珊瑚,珊瑚就会白化甚至死亡。

红海珊瑚更能抵御这一过程。在上一个冰河时代,下降的海平面将红海割裂。水位恢复后,只有能承受入海口高达36度高温的珊瑚才能迁移回红海。

信息框结尾

为了研究和保护珊瑚,红海周边国家共同成立了跨国红海研究中心(英、法)外部链接。梅博姆认为这样的项目很关键,因为红海相对较小,任何国家的污染都会影响到其他国家的水域。这些国家包括以色列、沙特阿拉伯、苏丹、厄立特里亚、也门、约旦、埃及和吉布提,但让它们达成合作并非易事。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国际事务负责人奥利维尔·库特尔(Olivier Küttel)表示,该项目旨在联合红海周边国家的科学家,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他说:“仅仅以科学家的身份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存在很多政治和外交阻碍。”

外交支持

瑞士外交部为这一项目提供了大力支持。

瑞士外交部外交政策处负责人斯特凡·伊斯特曼(Stefan Estermann)表示:“我们将提供外交支持,促进政治层面的对话,为这一项目落地创造有利条件。”但他重申,该项目的性质是科学项目,由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负责落实资金和敲定最后的细节。

今年早些时候,瑞士外交部在伯尔尼举办了该项目的启动仪式。各国政要、科学家和外交官齐聚一堂,很多红海国家的大使也应邀出席。外交部长伊尼亚齐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在仪式上表示(多语)外部链接,“各国需加强科学与政治之间的对话”,以应对未来的挑战。他表示,这就是为什么外交部还资助并支持了另外一个名为“日内瓦科学与外交预见者(GSDA)”的基金会。

卡西斯(Cassis)将科学外交定义为“利用国家之间的科学合作来解决共同挑战并建立建设性的国际伙伴关系”。他谈到了“要让政治参与科学”,也要 “让政治基于科学”,以科学证据为依托。

卡西斯在11月5日的《时报》(Le Temps)意见专栏发文强调,科学外交是未来几年外交政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已有相关宪章出台,即《马德里科学外交宣言》。

欧洲核子研究组织和谷仓猫头鹰

外交部的伊斯特曼说:“我们正考虑为几个项目提供科学外交支持,领域包括寄生虫学和鸟类学等。有些研究人员需要在政治复杂的地区工作,并克服各种障碍与其他国家的同行合作。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不得不成为外交官,为对话和理解攻坚克难。”

科学与政治的跨界融合在瑞士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技术的迅猛发展使更多的项目得以落地。

伊斯特曼指出:“位于日内瓦附近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 英、法)外部链接是科学外交的杰出范例,这一粒子对撞物理研究机构成立于二战之后,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最近落成的中东同步加速器光源实验科学与应用国际科学研究中心(SESAME 英)外部链接以及其他在巴尔干等地区筹备的类似项目都借鉴了欧洲核子组织(CERN)的模式。”

规模较小的“谷仓和平猫头鹰”项目是另一个科学外交的范例,它由瑞士鸟类学家亚历山大·鲁林(Alexandre Roulin)领导,与红海珊瑚项目一样具有环保意义。

成效

瑞士的中立国地位及其在科学领域的卓越声誉都为科学外交提供了有利条件。但是这一外交手段成效如何?

伊斯特曼援引了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的例子。

“欧洲核子研究组织和日内瓦变成了大熔炉,人们不问出身,只看科学家过去和现在对研究做出的贡献。”他指出,目前有来自世界各地的2’500名研究人员在欧洲核子研究组织工作。

“在日内瓦开展的和平科学合作向世界传递了重要信息,应成为所有人的榜样。” 

红海北部和亚喀巴湾,2018年

(Guilhem Banc-Prandi)

与此同时,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英)外部链接的政治社会学教授里卡多·博科(Riccardo Bocco)指出了科学外交的潜在弊端。他说,瑞士需要谨慎公正地对待有关国家,不能“合法化”以色列或沙特阿拉伯等国的政权。他指出,有“中东的瑞士”之称的以色列走在科研前列,因此往往会获得更多瑞士决策者的同情。

博科指出:“科学外交人士往往只看到以色列的科技成果,而忽略其违反国际法侵占巴勒斯坦的事实;同时,他们也正在与沙特阿拉伯这样不尊重人权的国家建立关系。”

再谈红海

梅博姆认为红海项目面临两个主要挑战是如何促使各国政府通力合作以及如何获得必要的资金。

该项目的首要任务是在红海沿岸采集珊瑚样本,了解其生长状况。这需要多个关系微妙的国家通力协作。

“这是一项非常严肃和复杂的工作,”梅博姆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外交支持。”

沙特阿拉伯最近宣布希望其珊瑚礁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梅博姆表示,若申请成功,珊瑚礁的世界遗产地位将为该地区相关的政治、外交和科学工作打开更多大门。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表示:“作为科研人员,能够与沙特阿拉伯科学家在红海近2’000公里的海岸线上共同研究珊瑚礁,简直是美梦成真!”

日内瓦的科学外交

“日内瓦科学与外交预见者”基金会(多语)外部链接一旦成立,将有可能帮助珊瑚礁项目获得资金。该基金会由前雀巢首席执行官彼得·布拉贝克-利特特(Peter Brabeck-Letmathe)领导,将于12月举行第一次董事会会议。

布拉贝克-利特马特(Brabeck-Letmathe)说,预见者基金会的第一个挑战是如何确定新科技趋势,并将其潜力告知决策者。然后,这家总部位于日内瓦的基金会将可能在人工智能、基因编辑、大脑技术和地球工程等领域 “资助管理完善的大规模探索性项目”。

该基金会的负责人相信,若“预见者”不辱使命,“瑞士外交的影响力将在新的领域得到加强”。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