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提高女性退休年齡:許多國家都已邁出這一步

幾位退休老人在琉森州的山間散步(照片)。瑞士政府有意將女性的退休年齡從64歲提高到65歲。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29日 - 09:00

瑞士政府計畫將女性退休年齡提高一年,與男性退休年齡看齊。大多數工業化國家都已經做出了類似的改革決定,然而這一話題仍具有政治爆炸性。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同是發達經濟體裡的剛退休人員,挪威和冰島的卻是其中最為年長的。在這兩個北歐國家,必須工作到67歲才能領取全額退休金。兩國於2005 -2010年既已相繼引入相關立法,在退休年齡上不再男女有別。

瑞士的情況則有所不同,瑞士女性退休年齡為64歲,男性為65歲。聯邦委員會長期以來希望消除這一性別差距,並提高退休參考年齡,而這也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主張(多語)外部链接

聯邦院於3月15日(週一)通過了持同樣主張的養老保險改革法案(AHV/AVS,法)外部链接。該院議員對改革的必要性並未表示異議,但就改革的方式進行了辯論。

目標: 實現養老保險預算平衡

養老、遺屬和傷殘保險(AHV/AVS)是瑞士養老金體系“三大支柱”中的第一支柱,旨在確保所有在瑞士生活或工作過的退休人員的最低生活水準。這個保險制度屬於現收現付制的募資模式,但養老保險資金狀況多年來每況愈下,而隨著“嬰兒潮”一代的退休,這一現像在未來幾年會持續惡化。聯邦社保局預測,如果不採取任何措施,養老保險的累計赤字將在十年內超過230億瑞郎(約合241.7億元美元)。

為解決這一問題,名為《AVS 21》的改革法案主要提出了調高增值稅、將女性退休年齡提高到65歲及各種補償。政府希望通過此舉在2023年至2031年間節省共計100億瑞郎(約合105.1億美元)的開支。

End of insertion

平均退休年齡朝66歲推遲

根據經合組織起草的《養老金概覽》(法、英)外部链接數據,瑞士女性的退休年齡目前處於經合組織成員國平均年紀,2018年女性為63.5歲,男性略高於64歲。

但近年來,人口老齡化和財政赤字預期的加劇促使大多數政府決定提高退休年齡,這往往引發激烈抗議(法)外部链接

外部内容

相較於瑞士混合制的養老金募資模式,即三大支柱中僅第一支柱採取現收現付制,其他兩大支柱則採取基金制。完全實行現收現付制的養老金募資模式受人口變化影響更大也更早,且面臨更大的財政壓力。

swissinfo.ch

根據不同國情,各國退休制度改革或漸進或劇烈。經合組織指出,男女退休年齡都將最終延長至70歲以上,例如丹麥和荷蘭。到2060年,成員國的平均退休年齡將逐步提高至女性65.7歲、男性66.1歲。如瑞士通過《AVS 21》提案,其退休年齡仍將略低於平均值。

外部内容

兩性退休年齡差異將不復存在

根據《養老金概覽》,在絕大多數仍存在男女退休年齡差異的國家中,這一情況會逐漸消失。目前在19個經合組織和G20成員國中,女性退休年齡低於男性。以奧地利為例,女性退休年齡比男性低5歲。

外部内容

從決策情況來看,未來僅有5個經合組織成員國拉齊男女退休年齡,其中包括瑞士。不過阿根廷、俄羅斯、中國和巴西的男女退休年齡仍有5歲差距,而羅馬尼亞則將縮短至2年。

退休年齡差異,“父權制”的產物?

“瑞士未來(Avenir Suisse)”法語區主任、社會政策研究負責人Jérôme Cosandey(多語)外部链接指出,國際比較不僅證明瑞士的改革計畫“並非大刀闊斧”,同時也是在呼籲退休年齡的統一。

他向瑞士資訊表示:“其他4個仍未進行改革的經合組織成員國,即波蘭、匈牙利、以色列和土耳其,並不是真正實現男女平等的典範。”

瑞士關於養老保險改革的政治辯論集中在改革公平性問題上,而公平性僅針對這一半的人群。這位養老金專家認為,男女退休年齡差異本身是“高度父權”制的產物。

“男女退休年齡差異本身是“高度父權”制的產物”

End of insertion

早在1948年引入養老保險時,男女退休年齡同為65歲。 Jérôme Cosandey回顧道,直至1957年和1962年兩次修訂,即1971年瑞士婦女獲得選舉權前,政界決定將女性退休年齡先後降低到63歲和62歲。

聯邦委員會提出的論點是基於“儘管女性預期壽命較高,但處於生理相對弱勢”這一主張。

這位研究負責人補充道,直到1997年對養老保險進行最後一次修訂時,才決定將瑞士女性退休年齡從62歲逐步提高到64歲,作為實現其他改善的補償條件。

女性退休收入更低

改革的反對聲主要來自女權主義界、工會和左翼政治力量。社會民主黨(SP/PS)認為這是一項“踩在女性背上(法)”外部链接進行的改革。

3月15日週一這天,多家工會與女權運動組織把反對提高女性退休年齡的請願書呈交伯恩的聯邦秘書處。這個請願書共收集到30多萬個簽名,主要通過網上收集。 Keystone / Peter Schneider

“這項改革被視作邁向男女平等的一步,然而平等首先應實現在工作中。但我們離這一目標還相去甚遠”,公共服務工會(SSP)中央書記處書記、女權主義活動者Michela Bovolenta(多語)外部链接向瑞士資訊表示。對這位堅決反對(法)外部链接提高女性退休年齡的人而言, “這樣的措施反將進一步加劇男女之間的不平等”。

較低的收入收入、女性普遍的兼職、職業道路碎片化、“玻璃天花板”、女性化程度最高的職業艱辛度、家務分配不均…… Michela Bovolenta細數道:“時至今日整個職涯中積累如此之多的不平等,使得女性的收入水平遠低於男性。”

“整個職涯中積累如此之多的不平等,使得女性的收入水平遠低於男性。”

End of insertion

事業中存在的這些不平等現象主要影響繳納職業養老保險(第二支柱)和個人養老保險(第三支柱)的能力。事實上,老年貧困人口中女性佔比過高。在經合組織(多語)外部链接成員國中,女性平均退休金較男性低25%,在瑞士則幾乎低三分之一。該機構也指出,未來差距“可能仍將提高”,但“改善勞動力市場中的女性狀況將有助於縮小這一差距”。

外部内容

兩度遭否決的提案

撇開女性退休年齡問題,聯邦委員會(法)外部链接表示“關心薪資不平等問題”,並同樣認為問題的解決“需要追溯到它的根源”。

政府之所以如履薄冰,是因為此前已兩度遭受改革挫敗。第一次嘗試於2011年未能通過議會這關,第二次(“養老金2020”)則於2017年在全民公投中遭否決。民意調查顯示,女性力量得到極大動員,以反對這項提案。

上週一開始的議會辯論將確定改革法案中涉及補償和過渡措施的內容。

 Jérôme Cosandey認為將會上演“一場‘現實政治’”。 “必須要說服那些直接相關的群體”,因為在直接民主制度下,最終決定權還是在人民手中。

(譯自法語:瑞士資訊中文部)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