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放弃难民申请 尼日利亚人在瑞士帮助下开始的新生

(Reuters)

最近10年,上千名尼日利亚人逃到瑞士寻求避难。在他们的肩膀上,往往抗负着全家人的信念。这些抵达瑞士的人,每人都可以得到一笔价值7000美金的遣返费,以便于他们回到故乡可以经营一些小买卖。但这个看起来很是慷慨的难民归国计划,效果到底如何呢?

“让他们回国去,大多数人都在想:他们失败了。因为他们并不是带着大笔的钱荣归故里,”国际移民组织(IOM)的Katharina Schnöring解释说。该组织协助瑞士共同推进难民归国计划(AVRR)。

凡是自愿选择了这条路的尼日利亚人,都会在离开瑞士时得到最多1000美金的返乡费,还有相当于6000美金的实质性帮助,这些钱可以帮助他们在尼日利亚经营小买卖,或改善其景况。该计划的用意是,让不能留在瑞士的尼日利亚人,在“被强制遣送回国”之外,还有另一条出路。

“这样回去更有面子,至少他们带回去了些什么,而且回国后还可以改善一下生活,”Schnöring说。2012年,90%拥有尼日利亚国籍、被迫回国的人,选择了这条路,联邦移民局表示。

2013年,共有544名尼日利亚的难民申请者选择通过自愿回国计划回到家乡。

这些人,有些选择开个理发馆,有些则经营化妆品生意,或者贩卖零部件、电子器材等。许多都赚钱了,但也不是所有的。尼日利亚的政治不稳定、生活费用高昂,租金一下子要交上几年,这些都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要应付的挑战,因此经营一个小生意,并不容易,安家费往往一下子就花光了。

无论是Schnöring,还是联邦移民局来源国及非欧盟国家负责人Karl Lorenz,都认为尼日利亚的归国计划,金钱并不是最重要的。26个欧盟国家和挪威都有相应的难民申请者自愿归国计划,都有不同的经济激励手段;瑞士针对伊拉克和科索沃也实行了类似的计划,只不过经济鼓励模式不一样。

但与尼日利亚的,则与众不同,瑞士采取的是结成移民合作伙伴的方式,归国计划只是其中之一。在合作框架下,瑞士和尼日利亚的高层要定期会面,共同探讨移民合作对双方产生的意义。

瑞士-尼日利亚移民合作伙伴

瑞士与尼日利亚的移民合作伙伴关系内涵丰富:

•凭借此项目,生活在瑞士的尼日利亚人可以帮助在尼日利亚的年轻人接受教育;

•警界合作项目,多个尼日利亚缉毒警访问瑞士,与个别州立机构会面,加强共同打击贩毒活动的合作;

•增强尼日利亚移民机构的配置,支持尼日利亚对国内流离失所者实施保护政策;

•设立专管非正常移民的工作组;

•难民回国共同合作计划,其中包括归国援助计划。尼日利亚人的难民申请将首先、快速得到受理。

信息框结尾

“我认为,该项目的特别之处在于瑞士政府的全身心介入。他们和尼日利亚进行政府间会谈,将自愿回国计划嵌在整个瑞士的移民合作伙伴关系之中,而且考虑的不仅仅是瑞士自己,”Schnöring说。

“我们总是和其他欧洲国家说,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Schnöring谈到。

2010年,一位尼日利亚寻求庇护者在苏黎世机场去世,据传,之前他被强制送到飞机上遣返。这导致瑞士和尼日利亚两国关系非常紧张。为了让两国关系正常化,瑞士付出了许多努力,瑞士也意识到,尼日利亚的配合,对瑞士的移民政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最终,尼日利亚接受了,瑞士将遣返本国难民申请者的政策。

“尼日利亚政府对我们遣返政策的接受度越来越高,”Lorenz对瑞士资讯说:“他们开始理解,我们是在坚定不移地要求申请者自愿返回。这让他们更容易理解强制遣返政策。因为他们知道,人们除了强制遣返外,还有另一种选择,协助自愿返回也是一种严肃的、可靠的处理方式。”。

寻求庇护者在抵达瑞士的接待中心后,很快就被告知有自愿返回这种政策。在咨询会面时, 他们可以得到这类信息,这是和难民申请程序严格分开的。但当然,大部分人都并不乐意听到这类信息。

向寻求庇护者推介

奥利(O.化名),一位从尼日利亚逃出的难民申请者,因同性恋而在自己的国家遭到追捕。他说,他本人和其他人在抵达瑞士后都被告知,成功申请到难民身份的机会“非常小”。但瑞士有一项自愿返回的扶植政策,他们可以采用。不过奥利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很正面的事。

同性恋难民 尼日利亚同性恋:艰难寻求难民身份

奥利(O,化名)待在监狱里,已经好几个星期了。定期去看他的人说,他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他说,他曾在瑞士申请过难民,因为他是同性恋,村里人因此要杀了他和他的父亲。 难民申请被拒绝后,他消失了。但最后被抓到,送到了监狱里。现在他正在等待判决,看是否要被强制送回尼日利亚。 ...

“他们在与我们面谈之前,就已经放弃我们了,”奥利对瑞士资讯说。他不愿采用这种方式,因为“我有钱,我不是因为钱要留在这里的。我是在逃命”。

当他知道自己的难民申请遭到拒绝的时候,他选择躲了起来,因为他害怕回到尼日利亚继续被追杀。如今,他在瑞士监狱里,等待着下一次裁决。(他的故事,请见右方相关文章)

难民申请者的自愿归国计划,对那些为了抵达欧洲而押上全部身家性命的人来说,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吸引力,Schnöring说。

“尽管7000美金看起来很多,但他们付出的更多,在旅途中,很多甚至还冒了生命的风险,”她解释道,而且来自尼日利亚的难民,还有另一重来自家庭的负担,因为和“其他国家相比”,尼日利亚人更期望自己的家人能够在瑞士帮他们还债,或者把他们也接到欧洲来。

即使这些难民申请者对自己的处境很明白,但让他们放弃在瑞士生活的梦想,回到故乡,也很难,Lorenz解释说。如果想让自愿归国的计划奏效,让那些申请者选择这条路,那么必须得到在当地的大力支持,这对成功与否至关重要。

尼日利亚的生活

恐怖主义的威胁、宗教引起的暴力、被追踪、极端贫困,在尼日利亚的许多村庄和濒水的城市阿布贾和拉各斯,这些都是尼日利亚人的日常生活。

与基地组织有关的极端宗教恐怖组织博科圣地(BokoHaram)宣称对几周前上百名女学生被掳负责,这在全世界激起很大反响,该组织宣称,将把这些女童卖身为奴。在5月20日尼日利亚中部乔斯的一次袭击中,有上百人丧生。

为了在瑞士获得难民身份,尼日利亚人要和其他申请者一样,证明自己是因种族、宗教、民族、政治意见或参与了某一社会组织而遭到追捕,所以逃出了尼日利亚。

2013年共有413名尼日利亚国籍的人在瑞士提出难民申请(2012年:892份),其中96名于当年获得暂时难民身份。

信息框结尾

而瑞士针对“非洲之角”所实施的同样政策,补助金甚至是给尼日利亚人的三倍,效果却并不理想。因为按照政策,既不会对来自非洲之角的人采取强制遣返措施,他们回国后,也得不到当地非洲政府的支持。尽量想办法留在瑞士,无疑成为他们当仁不让的选择。“自愿归国的,不过3到6人,”Lorenz说。

“钱并不是该项目最重要的部分。如果没有强制遣返的措施,没有当地的支持,以及与政府的联系,光靠钱不能‘买’他们回去。在当地还要提供其他条件,这样计划才能得以顺利实施”。

而两国的移民合作关系创造了这些条件。Lorenz的同事Christopher Middleton将这称之为“很出色”,尤其是对自2011年才开始的一段较新的关系来说。

自从尼日利亚政府理解并接受了瑞士实施的自愿归国、协助再融入的移民政策后,两国关系得到了良好改善,无论是共同打击贩毒交易,还是尼日利亚警察到瑞士的交换项目,都为两国的合作关系,开拓了新的领域。

当地的支持

“我想,其他国家一定很想知道,瑞士和尼日利亚之间,都做了些什么,在合作中采取了何种措施,就哪些问题进行了公开的讨论,”Middleton解释说:“高层之间的讨论,促进决策人采取了必要的改善措施”。

Lorenz认为,国际社会应该看到,瑞士与难民来源国如尼日利亚所结成的伙伴关系,是一种成功的案例。

“来源国对此也有兴趣。有时,他们真的处境艰难,与移民有关的,往往是地区冲突问题或人口发展问题。这从来都不是一个国家就可以解决的,只有在互信互助的基础上,才有可能解决”。


(转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