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文化艺术

(Keystone)

建筑

由于城市化与工业的发展,瑞士成为建筑师们瞩目的地方。

瑞士不仅自已培养出许多优秀的建筑师,还吸引着许多著名的国外建筑师的到来。

但由于国土面积较小以及缺乏大型建筑工程等原因,致使瑞士许多瑞士建筑师不得不到国外去寻找发挥才能的机会。

其中一位很著名的便是查尔斯•爱德华・让雷内(Charles Edouard Jeanneret )(1887-1965) 艺术界称他为Le Corbusier。他虽然出生在瑞士汝拉州的拉邵德封(La Chaux-de-Fonds),但他一生中主要的创作时间却是在法国度过的。

Corbusier 曾因为他的功能主义建筑及对城镇规划的贡献而闻名。最近他的一个早期建筑在他的家乡瑞士被重新修复,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在印度都可以找到他的代表作品。

当代建筑师

近年来,马里奥•波塔(Mario Botta),一位来自瑞士意大利语区的设计师,已经以他大胆的设计风格在全世界享有盛誉。

他的作品包括坐落在圣佛朗西斯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新近在米兰再造的拉斯卡拉歌剧院。波塔现任教于新成立的提契诺大学。

坐落在伦敦的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巴塞尔火车站前发声的巨型铜制信号房的建筑都是由巴塞尔建筑师赫尔佐克(Herzog) 和德穆隆(de Meuron) 负责设计的。

但瑞士同时也被许多外国建筑师作为自己的家园。德国人戈高特弗里特・森佩尔(Gottfried Semper)在1848年德国革命期间逃到苏黎世。

他曾担任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的教授并且设计了它最初的建筑,以及温特图尔的市政大厅。

西班牙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也曾在苏黎世学习过,在那里他建造了史特荷芬(Stadelhofen)火车站和苏黎世大学的一座图书馆。在西班牙的瓦伦西亚(Valencia)有很多新建筑都是他设计的。

剧院

瑞士的歌剧传统源远流长。巴塞尔,伯尔尼,苏黎世和日内瓦都有声名远播的著名歌剧。

无论带有或不带有管弦乐团和芭蕾舞团的大型歌剧院,都会得到他们所在城市艺术预算支出中的最大份额。还有许多小型剧院,专门上演古典常备剧目,喜剧或者实验小品。

尽管瑞士的天气有时会非常寒冷,但是瑞士仍然有许多户外剧目。

在因特拉肯有许多演出«威廉 •泰尔»剧目的露天舞台,艾因西德伦(Einsiedeln)每十年都会举办考尔德伦的世界性戏剧演出,更不用说在葡萄种植地区沃韦(Vevey)为歌颂乡村生活而举办的“葡萄收获节”(Fete des Vignerons)和日内瓦湖沿岸的其他地区的露天活动了。

很多戏剧和作品都有其地区与语言的根源,但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却能超越这些局限成为一名取得世界名望的剧作家。

来自瑞士意大利语区的小丑Dimities,现在是一名颇有名气的舞台艺术家。他在一个叫Verscio的小村庄建立了一所小丑学校,这所学校刚刚被认可拥有大学水平。

作家

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虽然以写舞台戏剧而著名,例如«物理学家»就是他的一部代表作。但是他的作品中也不乏侦探小说与电影剧本。

与他同时期的人,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虽然在苏黎世是一位建筑师,但在他成为作家之前就已经因他的小说《我不是蒸馏器》(I’m Not Stiller)而出名,因此他更多地被视为剧作家,而不是建筑师。

很多瑞士德语区的年轻作家步了这些知名作家的后尘,但都不可避免地被困在语言的界限当中。

瑞士的法语作者也面对着同样的问题。

像布莱斯•桑德拉尔(Blaise Cendrars) 一样,他们常常选择住在像巴黎这样的大城市。桑德拉尔还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作为一名志愿军为法国而战。他的作品在法国文学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晚些时期,雅克•谢赛克斯(Jacques Chessex)也在法国崭露头角,1973年赢得了的龚古尔奖(Prix Goncourt)奖。

瑞士法语区女性作家领先于瑞士德国区的同行是被公认的。像爱丽丝•利瓦斯(Alice Rivaz)、伊维特•茨格拉根 (Yvette Z'Graggen)和阿娜•顾奈奥(Anne Cuneo) 便是瑞士法语区的一些知名女作家。

音乐

很多瑞士人在古典音乐界小有名气:亚瑟・霍尼格(Arthur Honegger)和欧特玛•薛克(Othmar Schoeck)已成为举足轻重的作曲家。在20世纪早期,霍尼格在法国成为了前卫派的音乐代表人物并在那里渡过了他的大半生。

欧内斯特•安塞美(Ernest Ansermet) ,20世纪的指挥家,始终热衷于他所创建的瑞士罗曼德(Romande)管弦乐队的工作。查尔斯•迪图瓦(Charles Dutoit) 和马蒂亚斯•巴墨特(Mathias Bamert)是两位杰出的指挥家,他们继承并发扬了瑞士国际指挥家的优良传统。

20世纪30年代后,爵士乐开始流行,蒙特勒(Montreux),维里索(Willisau)和卢加诺(Lugano)相继开始举办流行性庆典。伯尔尼也出现了一所被承认的爵士乐学校。

范围广阔的户外流行音乐和民间音乐节及古典音乐庆典是瑞士夏季的重要音乐活动。

画家和雕塑家

很多艺术史学家都认为费迪南德•霍德勒(Ferdinand Hodler)对瑞士绘画界有着重大影响。他19世纪晚期和部分20世纪早期的作品很受瞩目并在拍卖中被重金收买。

霍德勒主要是以瑞士社会问题及瑞士各地区为作画主题,并且在他的那个时代被广泛地公认为瑞士国家画家。 但在国外他从未像让•汤格利(Jean Tinguely)或者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那样得到认可。

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苏黎世成为了各国艺术家们的避风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苏黎世爆发了达达主义运动。达达主义的一名成员汉斯•阿尔普(Hans Arp)和他的妻子苏菲•托伊伯(Sophie Taeuber�CArp)当时也在那里。不久之后苏菲•托伊伯成为知名人士。时至今日,她的肖像依然被栩栩如生地描绘在50瑞士法郎的钞票上。

保罗•克莱是欧洲现代艺术无可争议的代表人物。他在瑞士长大,在德国生活多年,并在著名的“包豪斯建筑学院”教过课,20世纪30年代他为了逃离纳粹主义的统治从德国而回到了瑞士。

他的简单派绘画方式令人触目惊心。2005年,在与克莱联系最紧密的伯尔尼开设了一家保罗克莱中心。克莱中心由著名建筑师伦佐•皮阿诺(Renzo Piano)设计。

当还没有确切公布新中心将要展出克莱作品时,它便已经成为艺术爱好者来伯尔尼所必须光顾的场所。伯尔尼克莱中心的名字已被添加在国家1000所博物馆的目录上。最新的数据也表明克莱中心将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