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兴产业 瑞士的“丝绸之路”

成虫阶段的蚕蛾:交配过后,蚕卵孵化成蚕宝宝;蚕茧在受热过程中,热能会将鲜茧中的蚕蛹杀死。

(Tomas Wüthrich/13 Photo)

如今正是桑蚕茁壮成长的好时节,瑞士丝绸协会(Swiss Silk)的会员们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对于桑蚕来说,摄食足够的桑叶以完成自己的生命周期至关重要;而就丝绸生产者而言,他们的微型产业存亡与否,关键就在此时。

“蚕在摄食时,声音犹如绵绵细雨,好听极了。蚕越成熟,我们听到的蚕食声音就越悦耳,尤其是当所有的蚕一起食用桑叶时,如果我们静静聆听,那声音更是美妙至极。”养蚕农户Manuela Friedrich介绍说。瑞士丝绸协会约有30位丝绸生产者,她就是其中一员。瑞士的丝绸工业曾在17至19世纪兴盛一时,本着复兴该产业的目的(英)外部链接,瑞士丝绸协会于2009年成立。

瑞士丝绸协会会长Ueli Ramseier既是一位纺织工程师,也是一名农民,在谈起丝绸时,他显得兴致勃勃。

“自从1985年起,我就开始涉足丝绸行业。”Ramseier说。他曾经在丝绸印刷工业部门工作过,也游历过具有传奇色彩的‘丝绸之路’(Silk Road)。像许多瑞士丝绸的生产商一样,养蚕只是他们农业活动之余的一项副业–就他而言,种植榛果是他的主业。

瑞士丝绸协会里有四位缫丝能手,Ramseier就是其中一位,他们四个人的缫丝量加在一起占业界总缫丝量的85%。协会里还有7名刚刚起步者以及众多业余养蚕人员,比如说学校团体。一位会员主要致力于桑树种植–要想填饱那些饥肠辘辘的桑蚕,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小事。事实上,蚕可以食用各种植物,但是只有桑叶里含有的汁液才能令它们吐丝。

(swissinfo.ch)

品质中等

2014年,瑞士丝绸协会收获的生丝约有20千克–超过了2013年其产量的一倍。在未来5年内,其既定目标是年产量达到100千克;终极目标为年产量1吨。相比之下,中国的生丝年产量为每年10万吨。

作为瑞士最大的丝绸贸易商,Patrick Genoud经营的S.O.L. Silk Opportunities公司的货源主要来自中国、巴西和印度,该公司是瑞士丝绸协会的强大后盾。

“我佩服他们的意志和决心,[仅仅]几年之后,似乎他们完全有能力生产质量上乘的生丝。”Genoud表示,在瑞士丝绸协会最近召开的成员大会上,他进行了发言,“我为他们简单分析了一下全球市场行情。”

Ramseier指出,就质量而言,瑞士丝绸还处于中等水平。在对丝绸从E(劣)到6A(优)的等级评定中,瑞士首次参评丝线的等级介于2A和3A之间–完全有资格用以生产领带和丝巾,但是像中国精美绉纱所能生产的产品,瑞士丝绸还达不到这一高标准。

Genoud对此表示赞同。他解释说,由于瑞士的丝绸规模极为有限,对其正式评级甚至也不现实。究其原因,因为质量监控测试会破坏3公斤左右的丝绸–对总产量仅有20公斤的瑞士丝绸来说,根本无法承受。

Genoud认为,世界上最好的丝绸来自巴西。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的丝绸举步维艰。近些年来,中国的丝绸产业不得不另迁新址–新迁地区的气候条件并不利于产丝。

事实上,桑蚕非常敏感,他们很可能感染上细菌性或由于卫生条件不达标而引起的病毒性疾病。食物不足或者是不规律喂养都可能造成问题。

“疾病的传播速度非常快,因此,我们反应的时间相当有限。”Ramseier解释说。养蚕需要注意的另一个问题是农药。Ramseier推迟了养蚕的时间,直到春天他的邻居打理好自己的果园,他才开始着手。尽管并非百分之百有机,瑞士丝绸的生产者们在养蚕过程中都不会使用任何生长激素或者是抗生素。

古老技术重复生机 丝绸也有“瑞士制造”

一个世纪以来,瑞士首次生产丝绸。 苏黎世生产丝绸的记录可以追溯到中世纪(Middle Ages),当时瑞士各地的丝绸工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是到1914年,瑞士的最后一家丝绸工厂在提挈诺州关闭。 2009年,为了推广养蚕技术、重新引入丝绸制品的生产,一些充满革新梦想的农民们走到了一起。 ...

每小时12瑞郎的回报

去年秋季,瑞士纺织品公司Weisbrod-Zürrer率先采用大量瑞士丝绸协会生产的生丝作为原材料,加工了约150条领带和40条丝巾。产品可选色彩包括蓝色、棕色和灰色,上面点缀着小小的白色蚕蛾(德语)外部链接,领带售价150瑞郎(折合154美元),丝巾价格为220瑞郎。相比之下,Weisbrod公司生产的其他领带售价为89瑞郎,丝巾价格在89-178瑞郎之间不等。

尽管价格偏高,瑞士丝绸制品的销售形势十分喜人。拿2015年4月来说,用瑞士丝绸制作的丝巾几乎销售一空,2/3的领带也已经“名花有主”。目前,Weisbrod-Zürrer公司正与Ramseier共同研发新品–到今年11月份将会上市。与此同时,另一家公司对生产针织围巾兴趣十足。

“将丝绸生产重新引入瑞士这一‘高价孤岛’的想法令很多人质疑不已,但是,我们愿意尝试一下。我们认为,如果农民们将养蚕作为一项副业,可能大有成效–于是,我们决定支持这一想法,看看是否可行。”Genoud回忆说。

尽管瑞士丝绸的价格高达外国同类产品的六倍左右,丝绸生产者的收益却十分有限。Ramseier表示,去年,他的丝绸生意仅为他带来了每小时约12瑞郎的收益。

“对于那些愿意投入时间的农民来说,收入前景可能一片光明,”Ramseier指出,“然而,我们决定,如果我们每小时赚不到20瑞郎,那么我们就会停止这一项目。”

提高收入

在今年召开的成员大会上,瑞士丝绸协会谈到了如何提高收益的问题。

“很多人都来参观我们的农场,他们总是想买点东西–从蚕茧到各种成品,”Ramseier说,“这令我们在农场里也有机会多些收入。”

绣花丝线是另一项富有潜力的产品,目标客户是那些传统瑞士民间服装的加工者–他们可能希望用瑞士丝绸为自己制作的服装“锦上添花”。在医疗领域,丝绸也有“用武之地”-可以用来生产类似人造椎间盘假体等医用产品。

“对潜力客源来说,重要的是能够找到原材料,而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认识每一位农民。”Ramseier表示。

即使瑞士丝绸能够实现既定的生产目标,但是对于像Genoud这样的国际丝绸经销商来说,其规模还是太小。相反,瑞士丝绸产量有限的事实可能会确保其成为独一无二的利基产品。

“我相信,他们会找到利基市场,完全能够以高出国际标准的昂贵价格出售生丝,但是人们都会喜欢瑞士丝绸。”Genoud预言。

总部设在苏黎世的Fabric Frontline公司以生产丝巾为专长,目前他们使用的原材料来自意大利,他们还没有采用过瑞士丝绸来制造产品。

“对我们来说,瑞士丝绸可能非常具有吸引力,”Fabric Frontline公司的发言人Vesna Mitrovic表示,“当然,其质量和供货来源必须始终如一”。如果瑞士丝绸在这里检验合格,就有可能引起国际关注。Fabric Frontline公司最为知名的客户是英国时装设计大师维维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