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冠危机进入瑞士科学委员会研究计划

Copyright 2020 The Associated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一个在科技方面全副武装的国家,必定能够更好地应对疫情。瑞士科学委员会加入到对疫情的研究之中,并会与政府当局分享其研究成果。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9日 - 09:00

1月14日,瑞士科学委员会(Conseil suisse de la science,多语)外部链接新任主席Sabine Süsstrunk表示:“我们与联邦委员会的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Task Force Covid)并无关联。”她在此次线上新闻发布会中介绍了该机构直至2023年的研究计划。自1960年代中期以来,瑞士科学委员会一直是在教育、科研和创新领域负责向政府建言的主要机构。委员会由15位科学家组成,任期4年。

因此,委员会的任务与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并不相同。特别工作组在疫情初期就任命了大约70名成员,就日常卫生防疫政策向当局提供建议。Sabine Süsstrunk说: “一方面,我们的规模要小得多。另一方面,我们工作的着眼点在未来和长期发展。此次疫情会帮助我们为下一次危机做好准备,帮助我们提出建议,提高未来的科学水平。”

科学、经济、社会、媒体……以及冲突

他们提出的建议会被采纳吗?众所周知,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的成员通常希望当局能够在卫生防疫措施方面更进一步。瑞士科学委员会是否也会像他们一样遭遇碰壁?该委员会新任主席(她于1月1日就任)对此尚无经验,但她“赞同”没有必要系统性地采纳专家提供的所有建议。“我们提供的是科技方面的观点,但同时还有政治方面的观点,社会方面的观点,政界在作出决定时必须考虑所有因素。”

Sabine Süsstrunk是一位信息技术专家,她也是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图像和视觉再现实验室的教授和数字人文研究所负责人。 2020 EPFL / Alain Herzog

新闻发布会当天早上,《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发表了一篇对Sabine Süsstrunk的采访文章。这位瑞士科学委员会新任主席在采访中表示,在新冠病毒危机期间,一些科学界同行在沟通技能方面表现不佳。“我们科学家之间经常交流,这类辩论是绝对必要的。但是,我们错在公开进行这些辩论。公民们已经习惯了政府用统一的口径说话,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也应该这样做。”

Sabine Süsstrunk还指出了媒体应负的责任,一旦出现了新的发现、假设或研究结果,媒体马上一拥而上,而这些观点可能还没有经过同行评议。“我们必须意识到,与记者讨论和与同事讨论不一样。所有科学家都应该接受媒体培训,以了解他们的言论会触发怎样的结果。”

欧洲:“超级风险”

瑞士科学委员会的任务不只是新冠病毒。未来几年,其工作重点还包括将瑞士的科研和创新置于国际背景之中。在这方面,“地平线欧洲”( Horizon Europe)这类欧盟计划对Sabine Süsstrunk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这样的计划里,瑞士的参与不是取决于科学界,而是取决于政界。我们还记得2014年瑞士人民党(UDC)反对所谓“大规模移民”的动议通过全民公决之后,欧盟曾短暂地将瑞士排除在这些计划之外。

这位瑞士科学委员会主席认为,尽管短期内不必担心,但也不能否认,瑞士与欧盟之间的关系最近并不太好,这可能埋下了“超级风险”。因为瑞士在科学界享有卓越地位,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国际性。假设欧洲学生和教授不再青睐瑞士,那么瑞士与亚洲和美国的合作将变成什么样?Sabine Süsstrunk警告说:“像这样的紧要问题,我们必须尽快反躬自问。”而以“密切关注当前发展”为己任的瑞士科学委员会,一定不会错过研究这类问题。

(译自法语:樊桦)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