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瑞士遠距醫療的轉折點

日內瓦大學醫院的早苗·馬祖理(Sanae Mazouri)醫生(左)。 HUG

新冠肺炎疫情為遠距醫療的發展注入了新動力,疫情封鎖導致遠距問診數不斷上升。雖然患者陸續開始前往線下醫院就診,但是線上問診已成為標準配備。然而並非所有人都認可線上問診的優點。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9日 - 09:00
Laure Wagner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近年來,線上預約醫療服務和線上查看檢測結果變得越來越普遍。然而,遠距問診卻尚未成為主流服務,因為患者和醫生都對這種服務模式心存疑慮:我們如何建立融洽的關係?如何保證數據隱私?又如何保證診斷結果的準確性?

許多問題長期未得到解決。

因禍得福:疫情助推醫療創新

3月以來發生的新冠肺炎危機打破了僵局。 OneDoc網站的負責人兼創始人亞瑟·傑曼(Arthur Germain)表示,為了規避傳染風險,遠距會診已成為醫生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該網站主要提供醫生的線上預約服務。

傑曼表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一直想開發一款視訊會診工具,但總感覺醫生尚未做好轉型準備,因此我們將這個項目暫時擱置。但是新冠肺炎疫情為項目推進注入了強大的動力:我們的開發人員經過一週的緊張工作,搭建了一個加密視訊會診平台。”

在疫情期間,遠距會診需求激增。 “在兩個月內,需求增長了十倍,”傑曼說。在他的網站上,醫生註冊數將近2’000,其中500名醫生是衝著這項新功能而來的。

日內瓦初創公司“OneDoc”的創始人亞瑟·傑曼(Arthur Germain)。 Laure Wagner

在疫情結束之前,所有註冊帳號的醫務人員都可以免費使用遠距會診功能。這家位於日內瓦的初創公司希望說服更多的醫生加入這個平台,做到比電話會診更高效,比使用Facetime、Skype和Zoom進行視訊會診更安全。

“如果使用效果不錯,那麼視訊會診能夠幫上大忙,”Teomera健康中心的全科醫生和負責人埃里克·貝克(Eric Bec)說,“在危機發生初期,我為患者提供電話問診,但由於看不見患者,很難給出準確的診斷。於是我首先使用Whatsapp與患者交流,然後使用OneDoc進行患者分診,從而確定哪些患者可以繼續留在家中,哪些患者需要前往健康中心接受診療。 ”

然而也有醫生對遠距會診的使用體驗頗有微詞。 “在必要時,我們會採取遠距會診,”科爾納萬醫療和外科中心負責人蒙塞夫·貝拉達(Mouncef Berrada)表示,“但是遠距會診不會成為常態化的診療方式。我們無法僅憑患者的描述來進行診斷,還是必須對患者進行身體檢查。視訊交流難以完全滿足診斷要求。”

醫療2.0

在日內瓦大學的診所中,面對疫情催生出的線上問診機會,早苗·馬祖理(Sanae Mazouri)醫生選擇主動作為。她在2019年5月啟動了HUG @ home項目:利用一個帶有聊天功能和音頻視訊通話系統的平台,讓醫生與Spitex養老院的照護人員保持聯繫。

馬祖理表示:“我們的目標是鼓勵患者住在家中,通過調節急診病例的入院量,從而節省時間並減少患者二次入院的成本。我們對系統進行了為期六個月的測試,從日內瓦大學醫院出院後在Spitex接受護理的患者參與了此次測試。實驗結論十分明確:我們的系統使得90%的患者不用二次入院。”

鑑於研究結果十分積極,她計劃從2021年起將服務推廣至接受慢性病治療的患者群體。她還添加了線上問診服務,所有患者經過分診後,都可以通過線上問診來評估​​他們的醫護需求。

疫情加速了這一過程...... “為了更好應對突發衛生事件並避免醫院人滿為患,我們進行了為期兩天的系統升級,為日內瓦市的醫生提供名“Docteur @ home”的全新遠距醫療系統。自發布以來,該平台已經吸引了900多名日內瓦大學醫院的醫生和400名左右的日內瓦州醫生入駐。

弗里堡醫院也在著力發展遠距醫療。今年4月,醫療主管羅納德·馮蘭登(Ronald Vonlanthen)提出的項目模式得到了弗里堡州政府的支持:通過一個裝有醫療設備的手提箱,醫生可以對患者進行遠距診療。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當前衛生系統的兩大風險:一方面,醫院可能會人滿為患;另一方面,需要在醫院對高風險患者進行隔離。“我們可以帶著手提箱前往患者家中,為他們現場提供醫療服務,”馮蘭登說,“我們會盡量在患者發病前為其提供治療,從而減少因並發症入院的患者數量。 ”

在危機期間,醫院派出實習護士作為輔助人員,在遠距會診期間為患者提供現場支持。然而這個宏大的項目需要5萬瑞郎的啟動資金,而馮蘭登仍在尋找願意致力於長期項目開發的投資人。

新型移動醫療:弗里堡醫院的“藥箱”。 HFR

過度數位化?

並非所有醫務人員都熱情擁抱線上問診。大多數執業醫生已經回到診所崗位上,開始提供面對面診療服務。

“遠距醫療可以讓醫生了解患者的症狀,”日內瓦的全科醫生吉爾伯特·蓋諾茲(Gilbert Geinoz)說,“但是我認為醫患面對面交流是一種更好的診斷方式,有利於得出最合適的治療方法。”

許多醫生、護士和治療師甚至擔心自己的職業前景,抱怨醫療領域的“過度數位化”。 “這不符合我的醫學理念,” 貝拉達表示,醫療服務應該注重醫患之間的溝通交流。

溝通交流在心理健康領域尤其重要。近年來,遠距醫療在心理諮詢領域的應用取得了一些進展,特別是在美國。日內瓦的精神科醫生和心理治療師皮埃爾-安德烈·馬約爾(Pierre-André Mayor)指出:“分析肢體語言對我們的行醫過程至關重要。”

“遠距心理諮詢使我能夠在危機期間與患者保持聯繫,為他們提供治療服務,但我認為線上工具之所以能派上用場,主要還是因為我之前已經與他們建立了融洽的關係。”

現在談論新冠肺炎是否會導致傳統醫療服務的終結還為時過早。然而亞瑟·傑曼表示,醫療行業的數位化發展是大勢所趨。他認為:“醫務人員必須順應新形勢,才能滿足患者的新預期。”

羅納德·馮蘭登樂觀地認為醫患接觸是醫療服務的內在特質。

他還表示:“新技術和人工智能將改變行醫方式,並造就新的醫學職業。但是,要想給出準確的診斷,還是需要人做判斷,機器將始終無法替代人類的大腦。”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