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苏黎世新美术馆将重现国际范儿?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苏黎世艺术馆正面临着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扩建工程即将竣工,新管理层的遴选工作也正在进行。苏黎世和瑞士都对这两个大事件充满期待,是因为这将意味着苏黎世艺术馆将重现国际范儿吗?瑞士资讯swissinfo.ch走访了瑞士国内外的多位著名艺术博物馆馆长。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1月25日 - 15:30
Deborah Keller

明星建筑师David Chipperfield为苏黎世美术馆设计了巨大而优雅的外观,紧凑的并列壁柱拔地而起,与历史悠久的博物馆建筑群遥相对应,在有节奏上升的壁柱条之间,通过狭窄的直立窗户,可以看到新的艺术殿堂的内部。黄铜大门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仿佛在为这座新美术馆做出许诺。

扩建后的苏黎世美术馆宴会厅 Juliet Haller

艺术馆的可用空间增加了一倍;新的、重要的长期展览,如埃米尔·乔治·布尔勒Emil Georg Bührle外部链接 (1890-1956)的收藏,将在这里集中展示;一个宴会厅和一个扩大的配套项目将令苏黎世新美术馆成为“瑞士最大和最有活力的艺术博物馆”,并增强国际声誉。

苏黎世的画廊已经闻讯赶来。那些有能力的人已经沿Rämistrasse大街在艺术馆和苏黎世湖之间抢下了最好的位置。在过去的两年里,大约有六家画廊将总部搬到了这附近,或者在这里开设了新的分店,比如Lange + Pult或者Eva Presenhuber画廊。

12月份开放日

12月初,新美术馆将首次向公众敞开大门。在建筑部门将钥匙交给苏黎世美术馆后,新馆将于2020年12月12日和13日的周末向公众开放,艺术品将随后搬入。新馆计划在明年4月和5月举办一系列带导游和演出的预演活动,2021年秋季正式开放。此后不久,在2022年期间,现任馆长Christoph Becker(*1960年)将把管理权移交给继任者,目前正在进行遴选工作。因此,目前围绕苏黎世美术馆充满期待、愿望和各种问题。

End of insertion

印象派的光辉

无论是美术馆还是美术界专业人士都对埃米尔·乔治·布尔勒的作品展充满期待,Bice Curiger表示:“布尔勒的作品终于要在苏黎世美术馆重放光彩。”他曾长时间在苏黎世美术馆策展,现在是阿尔勒梵高基金会(Fondation Vincent Van Gogh in Arles外部链接)首席策展人。伯尔尼人Philipp Kaiser曾是科隆路德维奇博物馆(Museums Ludwig in Köln外部链接)馆长,现在生活在洛杉矶,2017年负责威尼斯世博会瑞士展亭策划,也说:“我尤其期待能再次看到塞尚和高更的作品。”

扩建后的苏黎世美术馆,布尔勒收藏品展厅。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直到2015年,埃米尔·乔治·布勒收藏的印象派名作一直被收藏在苏黎世郊区的一栋别墅里,很快就将在苏黎世美术馆单独展出,梅兹巴赫尔(Merzbacher)现代艺术收藏也将进入艺术馆。另一个私人收藏,即Hubert Looser重点在20世纪60年代的收藏从一开始就是苏黎世美术馆的重头戏。

Philipp Kaiser,自由策展人,洛杉矶。 Pro Helvetia / Ennio Leanza

新的长期租赁合同,特别是来自布勒基金会的合同,在新美术馆的扩建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从一开始,艺术馆扩建工程的设计就面向展品的质量飞跃。” Christoph Becker说,他从2001年第一次构思开始就参与了建筑项目的规划。因此,继2006年宣布扩建意向后,2012年与布勒基金会签订的长期协约,便成为美术馆的一块里程碑。

由于布尔勒军火制造商和艺术爱好者的身份饱受争议,令苏黎世美术馆与其基金会的合作蒙上了一层阴影,屡屡引发公众热议。不过,现在对作品的出处研究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对藏品历史的整体调查还有待进一步进行,但这些收藏品的艺术历史意义是毋庸置疑的。因此,现在苏黎世与巴黎齐名,成为欧洲最重要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作品收藏地,对于美术馆来说,这无疑增添了国际光彩。

Rein Wolfs,阿姆斯特丹城市美术馆。 Tomek Dersu Aaron

“量的飞跃”

经过询问,国内外各博物馆人士都对这一预言表示赞同。Rein Wolfs自2019年底开始执掌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用他的话说,欧洲许多博物馆都在凭借一流的藏品争夺注意力。不过,他认为 “苏黎世与巴塞尔比,已经是一个飞跃”,近年来巴塞尔的文化魅力让苏黎世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20世纪90年代的黄金时期,Wolfs曾创立了苏黎世Migros现代艺术博物馆,因此他对当地的情况非常了解。出生于苏黎世、现为Bielefeld美术馆(Kunsthalle Bielefeld外部链接)馆长的Christina Végh预计,国际社会对布尔勒的收藏与新建筑的兴趣和好奇心在初期会尤其高涨。但“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苏黎世美术馆的展品质量,停滞不前很少有优势”。

新时期的接力棒交接

下面就要看新苏黎世美术馆未来管理层的表现了,因为要想打造“21世纪美术馆”的形象,仅靠扩大空间和增加展品显然是不够的。2016年上任的巴塞尔博物馆馆长Josef Helfenstein对此深有体会,他回忆当初当选的感受是“既不是福也不是祸,之后费用问题不容小觑,我们巴塞尔是这个问题”。这是他与现任苏黎世美术馆馆长Christoph Becker谈话后得出的推断,也得到了Becker的证实。

Tobia Bezzola给出了另一个方面的考虑。这位卢加诺MASI博物馆馆长从1995年到2012年在苏黎世艺术馆担任策展人-与Curiger同时。他说,选出新的领导班子将为扩建工程画上句号,这是一个历经20年的工程。2001年举行的国际专家听证会,还停留于 “2010年苏黎世美术馆 ”的假设。各种因素,包括对卢塞恩基金会Archicultura 2013年针对建筑许可的上诉事件,给扩建计划造成了延误。他认为这对新管理层来说,将这座新建筑变成什么,是一个挑战。

End of insertion

美术馆档次提高

苏黎世美术馆新馆长将担负一的项重要任务,就是让美术馆重放光芒。这也是国外业界的期待,这位新馆长的人选将决定新美术馆的国际性、活跃性和时尚性。Christina Végh说,这个人选一定要有感知最新时尚的敏感度,仅仅追随时尚是不够的。

Christina Végh,Bielefeld艺术馆馆长。 Veit Mette

曾经,苏黎世美术馆有过辉煌的绽放-例如,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独立策展人Harald Szeemann 举办的大型展览,多次打破了艺术规范,或Bice Curiger策划的展览,总能抓住艺术和时代的命脉。然而,在过去的10-15年里,苏黎世美术馆 “显得乏力和暗淡”,Philipp Kaiser如是说。“对新管理层而言,这是一个极有力的机会,要重新定位,同时调动当地的艺术激情”。

瑞士候选人是否有机会?

新一届管理层选拔委员会的态度至少明确,他们要找的不仅是管理过硬的人,还要在内涵上把关。

Bice Curiger,梵高基金会会长。 Gaetan Bally 

除了苏黎世艺术协会的五位代表和瑞士艺术家Pipilotti Rist之外,还有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首席策展人Achim Borchardt-Hume、法兰克福施泰德博物馆、Liebieghaus Skulpturensammung和Schirn美术馆馆长Philipp Demandt,以及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现代与当代艺术项目负责人Sheena Wagstaff都在候选之列。正如Rein Wolfs所说,候选人的专业部分有点偏 “盎格鲁撒克逊式”( angelsächsisch)。

瑞士候选人是否有机会当选苏黎世美术馆馆长还有待观察。不过,不仅是馆长级别的人在候选之列,与日常业务比较接近的博物馆人员也被征召,这说明在选拔过程中,策展能力受到了高度重视。

独立并熟悉当地环境

苏黎世美术馆现任馆长 Christoph Becker。 Kunsthaus Zürich, Franca Candrian

直至选出馆长和艺术品到位,还有一段等待的时日:原计划2021年初做出决定,但受新冠疫情及相关的旅行限制影响,出现延迟。因此一切都尚有可能。对于MASI馆长Tobia Bezzola而言,在这个转折的关键时期,一个能够透明管理,活跃和善于沟通和调解的人当选新馆长事关重要。

Bice Curiger希望“这个人能喜爱和信任苏黎世的艺术观众,同时能够促进他们的艺术激情”,她还补充说:“有了开放自己的自信,则无需通过小手笔的做法沿袭他人足迹,达到获得国际魅力的目的。” Philipp Kaiser还强调了独立性以及与当地紧密相连的重要性:“最终,这个人必须在苏黎世发挥作用。”他认为一个有勇气,有策展经验的人,对苏黎世有推动作用,与Christina Végh言下的“独特而有个性”有异曲同工之处。如果选拔委员会也这样想,那么苏黎世将迎来一股清流,甚至可以期待黄金岁月的回归。

202012月12/13日:对外开放新建筑 
202·年4月10日:舞会,前期活动,导游参观,约4/5月份
2021年10月9/10日:苏黎世美术馆正式开门迎客。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