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闻自由 台湾和香港: “民主岛屿”会沉没,还是会崛起?

台湾下任总统花落谁家?结果悬而未决。观察家们质疑,中国政府是否会影响台湾2020年1月11日出炉的总统选举结果。

台湾下任总统花落谁家?结果悬而未决。观察家们质疑,中国政府是否会影响台湾2020年1月11日出炉的总统选举结果。

(《天下》杂志王建栋、刘国泰)

香港示威、被水军操纵的台湾2020总统大选、新疆“再教育营”……在上周日(9月1日)举办的伯尔尼首届“全球记者-真实故事奖”期间,来自台湾媒体人和驻亚洲地区瑞士记者共聚一堂,分享各地区记者采访境遇,聚焦香港、台湾和中国当下热议话题。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香港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现已持续长达13周之久。就在身处遥远瑞士的我们举办记者座谈会的当天,大批香港民众在政府总部、立法会、警察总署等多地与防暴警察发生激烈冲突;数以千计的民众不顾政府禁令,再次聚集香港国际机场,以期吸引国际社会对“反送中”给予更多关注。

香港抗议活动,最终会以哪种形式收尾?中国政府将采取怎样的行动,来解决或回应香港示威者的诉求?对此,各界均保持密切关注。

与此同时,在与香港相隔800余公里的台湾,正临近总统竞选冲刺阶段。积极争取连任的蔡英文总统,与在野党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形成竞争态势。而作为前执政党的国民党,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近年来愈发紧密。

台湾下任总统花落谁家?结果悬而未决。观察家们质疑,中国政府是否会影响台湾2020年1月11日出炉的总统选举结果。

面对诡谲情势,曾报道相关议题的台湾记者和瑞士电视台SRF驻东南亚记者会作出怎样的判断?

嘉宾:Lukas Messmer(左二),瑞士电视台SRF驻东南亚通讯员;Hedy Chiu (邱学慈,右二),台湾《天下》杂志特约记者;Jason Liu (刘致昕,右一),致力于公共领域深度报道和调查报道的台湾非营利网络媒体《报道者》主笔

嘉宾:Lukas Messmer(左二),瑞士电视台SRF驻东南亚通讯员;Hedy Chiu (邱学慈,右二),台湾《天下》杂志特约记者;Jason Liu (刘致昕,右一),致力于公共领域深度报道和调查报道的台湾非营利网络媒体《报道者》主笔。主持人:Patrick Böhler(左一),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执行编辑

(Swissinfo.ch)

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背后真的存在境外势力网络操纵吗?

信息框结尾

邱学慈:我们普遍认为明年的总统选举,是决定台湾未来是否会向中国敞开大门的决定性时刻。因为韩国瑜被台湾民众普遍视为中国政府青睐的首选。

事实上,在去年地方性选举拉开帷幕之前,鲜少有人知道韩国瑜究竟是谁。那么,为什么他能够轻易击败对手、成功赢得总统候选人提名?

(邱学慈)

通过对谷歌趋势(Google Trends)进行分析,我发现对词条“韩国瑜”的搜索热度在地方选举前骤然升温,甚至超过此前一直在网络上拥有相当人气的台北市长柯文哲。我借助进一步对比察觉到一个异常情况:“韩国瑜”词条最先窜起于台湾本地最大的社交媒体PTT上,过了一段时间才逐渐在谷歌上形成病毒式传播。这种时间上的先后关系,让我开始探究:与此次选举相关联的网络舆论,是否背后有人在刻意操作。

最终,我发现了境外势力介入台湾选举的线索。比如通过追溯某一篇挺韩PTT文章的谷歌短链接的点击率或追踪账号IP地址,我发现从该文章所附短链接进入阅读的账号中,竟然有30%都来自台湾境外,而且其中绝大部分用户使用的是大陆地区通用的简体字。

+延伸阅读:《“韩流”怎么造出来的?》外部链接

不仅如此,选举前后在社交媒体发文最多的两组账号,均属于短期现身的“影子账号”,明显不符合一般政治支持者的常态表现。在后期的一系列采访中,我访问了一位专门为某位候选人撰写公关稿的职业写手。据他所说,他从来都不清楚那些刊登网络文章的账号背后究竟是真人还是影子,他也不知道付款人姓甚名谁。

我所在的媒体整理了PTT、脸书(Facebook)和油管(YouTube)“影子账号”明码标价的价目表,距离选举日越近,价格就越高。

虽然网络是一个向所有人开放、提供各方意见、看似公正公开的平台,但是,当我们每天从中获取的信息,只不过是被人为操纵的资讯时,选举就变成了金钱的游戏,民主便永远无法实现。

目前,哪些关于香港抗议示威的信息并不属实?(现场观众提问)

信息框结尾

刘致昕:自香港爆发大规模抗议游行以来,网络上围绕“台湾政府或总统以金钱、物资或其他方式,为香港示威者提供协助”,充斥着各种谣言、虚假新闻、由国家机器炮制的政治宣传资讯。

遗憾的是,很多台湾民众通过大量浏览此类资讯,也对此深信不疑。

所以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们从不同视角对该议题进行了报道,帮助读者洞悉事实。

+延伸阅读:《报道者》关于香港游行示威系列报道外部链接

Lukas Messmer有趣的是,据诸多中国媒体报道:“香港暴乱的幕后黑手是美国CIA”,“西方势力借反修例为名,操纵港独分子” 。你只需要亲自走上香港街头见证示威,就会立刻意识到:真相绝不是那么回事,那些报道传达的绝非事实。

中国民众为什么会普遍选择相信假新闻和政府宣传?(现场观众提问)

信息框结尾

Lukas Messmer对我来说,中国大陆就像是一个被密封焊死、层层包裹起来的巨型气泡,你不会接触到任何来中国境外的信息,每天耳濡目染的都是统一口径的宣传。

绝大多数人-甚至包括曾经和我在香港同窗学习、后返回中国大陆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的好友,在官方媒体日复一日的密集式宣传攻势下,很难保持判断力;即使接触外界信息,也会质疑其可信性。

外国记者报道香港抗议活动,会受到阻挠吗?

信息框结尾

Lukas Messmer 作为一名来自海外的白人记者,在当前局势下进入香港进行报道绝非难事。我可以采访到绝大多数我希望采访的人,没人上来阻止我-无需任何特殊证件,可以说,采访报道香港抗议示威活动,在当前的香港非常非常容易。

一大便利在于,就获取资讯来说,一切都很公开透明。很多香港示威者有各自明确的角色分工:一部分人作为“前线示威者”或“勇者”参与街头示威集会,另一部分人则负责拍摄、剪辑和发布视频。所以即使你不在现场,也可以通过网络上海量的现场直播视频了解现场最新进展。

瑞士香港人声援“反送中”集会现场直击 旅瑞香港人:“我们在担心什么?”

数周以来,因香港政府启动《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逾百万名香港市民两度“反送中”游行席卷国际报章头条,亦成为瑞士媒体瞩目的热议话题。瑞士香港人向我们袒露了为何港人对此次修法如此敏感,修法或给香港带来哪些影响,以及港民所期待的未来香港理想状态。

此内容发布于2019年6月24日 上午9:45

另一个记者可以利用的工具就是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编者注:该软件的加密通讯功能可防止用户间的交流被政府当局窃听)。绝大多数香港示威者都是通过Telegram群组集结、联络的,最大的群组聚集成员已达到了16万。

抗议者走上街头参与游行示威时,群组成员会不断发送即时信息,比如哪里出现警察、需要向何地转移。对于希望在第一时间获取第一手资讯的记者来说,这一通讯工具能够极大地增强工作的便利性,我个人就加入了7个(示威者)群组,有时甚至比美联社、路透社还能更快地获取资讯。

和无障碍对民主派示威者进行采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很难获取和另一派-比如中国政府官员-对话的机会,基本上,采访的可能性为零。唯一能获取信息的途径就是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和香港记者会。

我必须承认,(资讯来源)是不平衡的:政府迄今为止未接受任何采访;而面对我的采访请求,街头示威者的姿态是开放透明的。

鉴于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一部分是《香港:失落的“民主之岛”》,在我看来,香港并非民主之地;但就公民社会、言论自由而言,据包括我在内的许多西方记者观察,香港或许是东亚地区除了台湾、日本、韩国之外,自由度最大的地方。

记者会因报道中国负面议题,面临中国政府施加的压力吗?

信息框结尾

刘致昕:中国施加的影响力不仅仅作用于香港和台湾,辐射力甚至波及全球各地。

我们在台湾会面临来自中国政府、中资企业、亲中派政党、“五毛党”等多方重重压力。

比如去年我在报道中国社会信用体系期间,采访过多位社会活动家,因此截至目前每隔一两周,我就会接到匿名警告电话;有人直接非法入侵了我的私人电子邮箱和所有社交媒体账户-无一幸免。

近期我也因报道新疆“再教育营”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台湾政府告诫我最好不要入境中国。所以我此行赴瑞,不得不改签机票,避免在香港转机。

但我们依然希望让外界借我之笔,了解那些不为人知的事实,让那些未曾披露的故事得以公开。在此次报道新疆事件期间,无数受访者和NGO得知有华语媒体正追踪这个议题,都显得既激动又振奋。因为在此之前,从未有华人记者向他们发出采访邀约。

我们希望世界上的重要议题,尤其是我们区域的议题,出现台湾媒体的声音和报道视角。那些世人未知的新疆、香港、台湾的故事,仍有待去发现、去调查。

Lukas Messmer 据我所知,瑞士公共电视台SRF驻中国办公室的绝大多数中国雇员,每隔六个月就必须前往中国外交部参加一轮面谈,俗称的“受邀喝茶”,汇报过去的6个月做了什么、未来6个月有什么工作计划。

不过早在2019年7月初,瑞士公共电视台SRF网路平台在中国被封锁,中国境内观众自此无法在线观看。

虽然我报道过香港示威游行,但目前居住在泰国曼谷。作为一名为瑞士媒体工作的白人国际通讯员,我认为自己(在中国)面临的风险系数会很低。我猜测最坏的情况就是,中国政府今后不再给我续签赴华工作签证。

新疆“再教育营”未来动向如何?

信息框结尾

刘致昕: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我和同僚追踪报道了新疆“再教育营”。让我觉得最具独特性的,是一位愿意冒险介绍其亲身经历的新疆汉族居民。

她的讲述(中、英)外部链接披露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再教育营”的受害者,并非只有少数族群,事实上,当地汉人群体所遭受的待遇,与维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族群无异。

目前大约有150万人身处新疆“再教育营”。而我们在追查真相的过程中发现,(政府)下一步计划-事实上已经开始-在新疆各城市、城镇或“再教育营”周边大规模修建工厂,为国家制作服装、手套、纺织物,基于地处亚欧腹地的新疆地处“一带一路”重要节点上,产品会得以便利地出口到欧洲和亚洲部分地区。

这意味着,生活在全球各地的人将来所穿戴的衣物,有可能出自新疆“再教育营”的受害者之手。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