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教改十周年

大学里学士和硕士的数量在增多 Keystone

波洛尼亚教革已进入第10个年头,瑞士大学校长联席会议组织(CRUS)最近在苏黎世召开会议,就瑞士的波洛尼亚教革成果进行了意见交换和总结。

此内容发布于 2010年09月02日 - 13:21

尽管瑞士还会继续坚持教改,但仍有很多修改余地。苏黎世大学校长Andreas Fischer认为,教改的三大问题还没有解决。

苏黎世大学校长Andreas Fischer向瑞士通讯社SDA表示,学生们的学业负担太重,这一最大问题还有待解决。

课程太多

尽管波洛尼亚教改的目标是让教学节奏变得更紧凑,但目前教学计划的内容太多,学生们在一个又一个考试面前疲于奔命。“我们必须重新审查教学课程,并考虑我们到底需要多少考试,”Fischer说,苏黎世大学已在进行这类工作。

另一个问题是,学士学位应起到起承转合的作用:一方面,它是一个职业证书,另一方面,它也是第一个学术学位,是进一步进修硕士学位的基础。硕士学位可以选择在同一学科,也可选择其他学科。这两种对学士学位不同的期望,也会产生矛盾。

还有缺乏流动性。在引入学士-硕士学位制时,支持者表示,这个新系统可以在全欧洲和本国国内大学间带来更多的流动性。在实践中,这方面仍有做得不足的地方。

缺乏流动性

鉴于大本课程安排非常严格紧凑,只有少数学生会改变他们的学习地点。Andreas Fischer认为,这种情况也不会改变。他认为在取得了第一个学历后“在大本结束而硕士尚未开始时,学生们的流动性会增加”。

瑞士大部分学生在完成本科专业后,会继续学习。与其他国家不同,瑞士的硕士学位数量是没有限制的,至于今后是否还会如此,Fischer说,还不清楚。

欧洲学生会组织(ESU)的Andrea Blättler追随了波洛尼亚进程在全欧洲的实施,她表示:学生方面也认为仍有改进的余地。他们指责改革实践中出现了一些错误。波洛尼亚缺乏灵活性和机动性,教学质量也受到影响,而且学生也很难达到所需要的就业能力。

此外,从学士过渡到硕士,也并不是在所有学校都能够实现的。这些问题在整个欧洲都存在,这位学生代表如此表示,并要求改进该体制中存在的基本问题,而且要学生们也一同参与进来,“仅仅是自上而下的贯彻,这行不通,”她说。

学士在增多

波洛尼亚改革的进程反映在统计数据上:瑞士大学去年颁发了10177个学士学位。这是颁发的4529个Lize(本硕连读)学位的两倍多。

根据联邦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字,去年大学还颁发了6524个硕士学位,其数量是2005年的5倍多。而颁发的Lize学位则比2005年减少了一半。

统计局认为这一趋势还将持续下去,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完成了波洛尼亚学制下的学习计划。1999年29个欧洲国家,包括瑞士在内,签署了牵扯到高等教育改革的波洛尼亚宣言。

在高等专业学校(FH),2009年已是第二次颁发学士学位。共有9202名学生得到该学位,比2008年多59%。与大学一样,这些学校颁发的原高等专业学历证书的数字也减少了50%,只有3528张。统计局表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种学历今后将不再存在。

2009年共有26900人,也就是27%的学生获得了首个学位。 2008年时,这个比率是接近28%。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及通讯社

波洛尼亚改革

波洛尼亚改革的目标是统一欧洲高等教育资格认证。通过该改革,首个大学学位-学士学位-可在三年的学习结束后获得。继续进修一至两年,可获得硕士学位。

在该进程下,学分可跨校、跨国互转。该项改革还在寻求促进国际间的学位认可。

瑞士大学于2001年起实施波洛尼亚教育改革,开设了首批学士学位课程。专业技术学校于2005年开始实施这一改革方案。自今年秋季开学的2006/2007学期起,瑞士各大学的所有新生都投入这种两段制的课程学习。

1999年,29个欧洲国家在意大利城市波洛尼亚(Bologna)举行会议,达成共同创造一个“高等教育的欧洲空间”的协议,该改革方案因此得名“波洛尼亚进程”。今天,共有45个国家在《波洛尼亚宣言》上签了字。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