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欧盟人赴瑞工作将不再容易

瑞士边防分外忙碌

(Keystone Archive)

危机之下,随着瑞士移民人数和失业率的提高,瑞士联邦决定从2010年6月1日开始检验欧盟劳工的涌入状况,考虑是否动用人员自由流动协议中附加条款,对进入瑞士劳工市场的外来人员数量加以限制。

瑞士从2007年开始与15个老欧盟成员国及塞浦路斯和马耳他之间实行人员自由流动政策,来自这些国家的人可以自由来瑞士工作。与其他欧盟新成员国家之间的人员自由流动协议目前尚属过渡阶段。

联邦在12月初针对瑞士移民情况进行了总结,发现2009年瑞士的移民数量有所缩减。尽管如此,联邦还是将要在明年初对此进行详细分析,如果有必要将加以限制。

承认错误

瑞士当时与欧盟签署人员自由流动协议时,还签署了一条附加条款-瑞士可以在某个阶段单方面引入一个“数额限制”,前提条件是如果那一年瑞士批发的工作许可,超出了过去三年平均水平的10%。

2010年6月1日又到了一个可以检验是否需要动用附加条款的时机。今年夏天联邦未启用附加条款限制移民数量。联邦的理由是来自欧盟国家的移民并未给瑞士劳工市场带来威胁。

然而今年9月,瑞士联邦经济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曾表示,事后看来,联邦当时的决定是错误的。

社会反响

瑞士各党派则认为联邦明年才准备运用限制欧盟人口的附加条款似乎已为时过晚。

瑞士自由民主党派认为,如果联邦早在今年夏天就开始启用这条附加条款,那么可以减少6000名外来劳动力进入瑞士劳工市场。明年再限制欧盟劳工份额已经毫无意义,因为根据运算公式,明年该条款的“制动作用”已经趋于零。

瑞士人民党(SVP)也认为政府的反应太慢了,并认为联邦根本无法启用该项条款,因为“10%”的限度无法逾越。人民党提出,瑞士应该废除人员自由流动的旧双边协议,而重新签署新协议。

基督民主党派CVP早在夏天就要求联邦检验附加条规的可行性,现在对于联邦明年夏天即将采取行动的态度,表示认可。该党不希望双边道路受到影响。

社会民主党SP则毫不客气地指出,联邦所谓的“明夏检验附加条款的可行性”,只是“虚晃一招”,不会起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该党主席Christian Levrat认为,联邦应该拿出实际措施,比如确保“最低工资”并对教育系统进行检验,从而避免瑞士医院被外国医生和医护人员 “占领”的问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杨旭东

人员自由流动

人员自由流动是欧盟推崇的四个基本自由之一(另外三个是商品和客服自由、资产和资金流通自由)。 人员自由流动是指所有欧盟成员国国民可以自由进入瑞士,在瑞士应聘工作、并允许在瑞士居住和工作,但受一定规则的限制。 ...

人员自由流动协议

该项协议令瑞士和欧盟公民可以自由选择生活和工作的国家。

条件:如果一个人得到工作合同、或者证明可自组公司、或有足够的经济基础维持生计、并在瑞士加入了医疗保险,就可以在瑞士得到居住许可。

为避免出现不合理工资待遇和滥用社会福利现象的出现,瑞士联邦推出了相应的措施如果重复出现工资过低问题,将推行最低工资制度予以限制。

人员自由流动向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扩展将逐步进行,在7年的过渡阶段使用各种限制:人数限额、本国人优先、录用前工资和工作条件的检验等。

信息框结尾

移民

39万瑞士人目前工作生活在欧盟。

89万欧盟公民生活在瑞士。

18万人生活在边境区。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