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欧盟卷宗陷入僵局 “欧盟不会同瑞士重新谈判”

联邦轮值总统乌力·毛勒与社会民主党主席克里斯庭·勒弗拉常持不同政见,但两人都表示要同欧盟重新开展谈判。

(KEYSTONE / URS FLUEELER)

就在失败迹象在瑞士国内不断增加的同时,日内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人员及专家切尼·纳伊(Cenni Najy)警告说:布鲁塞尔方面不会改变立场,也不会同瑞士政府就已达成的框架协议重新谈判。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这个旨在规范化瑞士与欧盟间长期关系的框架协议是否注定会夭折?似乎众多瑞士政界要人都在今年年初做出这一暗示。

切尼·纳伊是日内瓦大学和瑞士外交政策智囊团foraus的欧洲问题研究人员和专家。

(unige)

今年1月一开年,新任联邦轮值总统乌力·毛勒(Ueli Maurer)就做出了惊人言论。“我们应该就重要问题重新谈判,以使协议有机会获得通过。这是我的看法,”这位来自孤立主义与反欧盟瑞士人民党(UDC)的联邦部长在苏黎世地区电视台Telezüri上宣称。

他的这番话被人议论纷纷,而联邦政府至今都还未确定立场,目前正在就布鲁塞尔去年12月提出的“交易”展开大规模商讨(多语)外部链接

紧接着是社会民主党主席克里斯庭·勒弗拉(Christian Levrat)要求跟欧盟重新开始谈判。他强调:“目前磋商的框架协议已寿终正寝。没有社会民主党的支持,它既不可能争取到大多数议员,也不可能在全民公决中获通过。”

切尼·纳伊身为日内瓦大学(法)外部链接与瑞士外交政策智囊团foraus (多语)外部链接的欧洲问题研究人员和专家。在他看来,瑞士现在缺乏一种想要缔结协议的实际政治意愿。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新任联邦总统乌力·毛勒宣称必须与欧盟重新谈判框架协议,这等于是扔出了一颗小型炸弹。为什么要在刚进入磋商阶段时说这种话?

切尼·纳伊:有可能是乌力·毛勒想在这个大选年之初给瑞士人民党选民一些保证。不过,这番话显然跟联邦委员会去年12月做出的大规模磋商决定完全矛盾。他的话不但有悖于瑞士政府内部看重的集体性原则,也破坏了瑞士面对欧盟的可信度。

瑞士推迟签署协议以便同有关方面进行商讨,这么做令欧盟相信了瑞士的诚意,作为交换,欧盟也把瑞士的证券市场恒等性延长了六个月。有了乌力·毛勒的这番话,布鲁塞尔会断定这不过是一种拖延方式,是想多争取点儿时间。

“毛勒的话不但有悖于瑞士政府内部看重的集体性原则,也破坏了瑞士面对欧盟的可信度。”

引言结束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可是面对全国上下对这份协议的否决,乌力·毛勒坚决要求签署一份更有利的协议,这难道不对吗?

切尼·纳伊:大家要接受事实-布鲁塞尔方面不会再就12月的协议进行谈判。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欧洲理事会主席)和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欧盟委员会主席)在12月20日写给乌力·毛勒的信中就曾明确指出,这是“最终议案”。

在对待瑞士的态度上,欧盟没有理由表现得比对英国更为通融,英国就未能得到重新谈判脱欧协议的机会。而且就我所知,还没有过这类协议都已定稿,第三国提出要求就能重新谈判的先例。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如今摆在桌上的协议是否真的如许多瑞士政界人士所言,对瑞士那么不利?

切尼·纳伊:对这份协议的评价只是站在以瑞士为中心的角度。欧盟也做出了相当程度的让步,不过我们在瑞士难以看到罢了。比方说,起初欧盟所希望的,是废除与欧盟法律相抵触的涉及人员自由流通的一切措施。但最终协议只提出“改革”,而不再提“废除”。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那么在某些瑞士人特别上心的问题上,欧盟就不能做出一点必要的牺牲吗?

切尼·纳伊:这些让步够不够,做决定的诚然是各政党与有关方面。但除了就某些技术性细节展开讨论-例如对临时派遣工作人员的通知期限(多语)外部链接由8天改为4天-外,我注意到瑞士并没有想为协议签署做出努力的实际政治意愿。

“我注意到瑞士并没有想为协议签署做出努力的实际政治意愿。”

引言结束

举例来说,人员自由流通相关措施的改革可以通过延伸集体劳动协议(CCT,多语)外部链接适用范围来得以部分弥补。而在呈交一份让左翼与各公会都能接受的妥协方案上,两个中右翼政党-自由民主党(PLR)和基督民主党(PDC)-也似乎显得不紧不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万一瑞士否决了这份协议,那么可能会有何种后果?

切尼·纳伊:决定应在5-7月间做出,正好是在10月份瑞士议会大选的宣传期内。欧盟的首个报复措施极可能是不再更新对瑞士证券市场恒等性的承认。之后欧盟可能会决定终止瑞士参与欧盟科研计划(法)外部链接

另一个潜在手段,则是欧盟可能会拒绝更新《贸易技术性障碍协议》(AOTC,多语)外部链接,这是第一套双边协议中最重要的条约之一。这些惩罚办法对瑞士经济虽不会造成灾难性打击,但却会对牵涉到的领域带来不可忽视的消极影响。

“在对欧政策方面,瑞士缺乏远见和长期策略。”

引言结束

接下来最可能的局面,就是要全部从零开始,但这一定会错综复杂。欧盟委员会与欧盟议会今年要完全大换血,目前实在很难保证欧盟的新领导人会十分愿意接手上届留下的烂摊子。

瑞士-欧盟:半个世纪的踌躇华尔兹

瑞士地处欧洲中心,其居民的生活、贸易与交流都同欧盟国家有着紧密的纽带,但与此同时,瑞士却拒绝成为欧盟的成员国。

自1972年的自由贸易协议起,又经历过1992年选民通过公投否决加入欧洲经济区(EEE),瑞士选择了双边协议路线(多语)外部链接,同布鲁塞尔方面先后签署了20多个重要部门间协议,及100多个其他次要协议。

如今这条双边协议路线的发展依赖于一个构架协议。新框架协议于去年12月呈交,旨在规范化瑞士与欧盟间重要双边协议的解释与实施及两者未来的关系。

经过五年的激烈谈判,欧盟要求尽快签署该协议,但瑞士政府却采取观望主义姿态(多语)外部链接,同有关各界展开非正式公开商讨,一起讨论这个与欧盟的“交易”。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