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法庭裁决 在瑞士允许乞讨吗?

A beggar holds out a hand with a cup for putting money

洛桑街头的乞讨者是常见现象。

(Keystone)

一项在沃州禁止乞讨的行动如今被告上法庭,它引出的问题是,这样的法律是否有悖基本人权。

2016年9月,沃州议会通过了由右翼保守政党瑞士人民党(SVP/UDC)沃州分支发起的这项动议。动议要求将乞讨完全认定为非法活动(除了“积极的”乞讨外,甚至连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也包括在内)。

反对者试图发起公决来扳倒这项决定,但未能收集到足够的签名;申诉到沃州宪法法庭,以4票对1票的结果被驳回;如今申诉又被呈送到洛桑的瑞士联邦法院。

“如果我们禁止乞讨,下一步还会禁止什么?”

引言结束

围绕沃州法律正在上演的这一争议,引起了一个更加广泛的大辩论。

剥削?

沃州议会人民党议员和洛桑(沃州首府)警官菲利普•迪科曼(Philippe Ducommun)表示:“我们注意到洛桑现有规范并不够用,这不仅是对大多数人口来说,对我们党来说也是如此,因为我们认为瑞士不应再容忍乞讨,也因为我们希望打击这种剥削,就是剥削被边缘化的乞丐。”他相信罗姆人是被乞丐团伙利用的,属于“趁人之危”。

联邦法院的申诉由洛桑律师克萨维埃·吕布利(Xavier Rubli带领,他说该法“既不公平又骇人听闻”。“如果我们禁止乞讨,下一步还会禁止什么?”他问道。

这项法律若付诸实施,将会对乞讨行为处以50-100瑞郎(约合330-660元人民币)罚款,而对任何组织乞丐团伙或利用儿童乞讨的人,则处以500-2000瑞郎(约合3304- 13217元人民币)罚款。对不缴纳罚款者,则可能会作监禁处罚。

“侵犯基本权利”

吕布利律师代表12个组织提出上诉。他的客户不仅包括瑞士与罗姆人乞丐,也包括希望维护施舍权这一宗教义务的基督徒和穆斯林。

发起这个申诉的理由,是新法尤为歧视罗姆人,侵犯了基本人权。吕布利律师强调,这些权利是受沃州宪法、瑞士宪法及《欧洲人权公约》保护的,瑞士还是《公约》的缔约国之一。

这些权利包括尊重私人生活与作人尊严、经济自由与见解和言论自由等。

“您有权决定把钱给谁,可得到钱的却不是这些人。”

引言结束

“坐在地上的乞丐传达了一种信息,”吕布利提出:“这也许会打扰或激怒路过的人,然而它会在他们头脑中提出一个问题-引发一种讨论。”

迪科曼认为,“看到坐在地上的乞丐令人感到不悦”。

保护乞丐

但他解释说,禁止乞讨的主要原因是要保护那些被迫乞讨的人。“您有权决定把钱给谁,可得到钱的却不是这些人,”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要是亲眼看到早晨在洛桑Bel-Air广场上的闹剧,看到所有乞丐聚集在那里分钱,那么您绝对无法让我相信钱进了他们的腰包。这钱都被监督他们、剥削他们的人私吞了。”

他承认确实也有个别瑞士乞丐,可是他称瑞士有足够的社会结构与福利救济,来帮助这些人。

联邦法院曾部分基于这种“保护”理由,驳回了对2008年日内瓦乞讨禁令的挑战。但吕布利律师称,罗姆人乞丐受团伙剥削的说法从未得到证实。他提到2012年关于沃州罗姆人乞丐的一份专家报告,其结论为“乞讨基本不是有组织的活动”。

据吕布利透露,各国曾有过不少法庭裁决,尤其是在美国以及奥地利宪法法庭,都认定表达自由是一项基本人权,全面禁令会侵犯这种权利。

他强调说,乞丐不光是罗姆人,也有些瑞士公民。不过在洛桑及其他地区,最显眼的乞丐基本都是多从罗马尼亚来的罗姆人。

针对罗姆人?

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就采访了这么一位,他名叫佩特鲁(Petru)。

“四年前我来到瑞士,想在这儿找点工作做,” 佩特鲁说道:“在罗马尼亚什么工作都没有,我们呆在那儿真的是毫无希望。”

瑞士摄影师伊夫·勒雷什(法)(Yves Leresche)认识洛桑的大多数罗姆人家庭,他也曾多次去罗马尼亚拍摄罗姆人社群。他讲述说,罗姆人在罗马尼亚历来都是手工业者和小商贩,但在共产主义政权下跟其他人一样,被国家召进工厂做工。

对天堂不知疲倦的追求

2014年,Mirela在瑞士洛桑郊区的一片树林里给自己搭了一个简易帐篷。该照片来自一组题为“对天堂不知疲倦的追求”的照片。

(Yves Leresche)


共产主义政权倒台后,国内发生了土地再分配,罗姆人变得既无土地也无职业。自欧洲开放,他们开始迁往其他欧洲国家,然而由于他们多不识字,也讲不好当地语言,结果很难在那里找到和留住工作。所以他们才开始以乞讨为生。

参差不齐的处理方式

瑞士因所在州与行政区的不同,处理乞讨问题的法律法规也有差异。在日内瓦、苏黎世等地,法律严禁乞讨,但有人怀疑正式的禁令是否奏效。以日内瓦为例,虽然从2008年起就已禁止乞讨,可那里仍有成百上千的罗姆人乞丐沿街乞讨。

沃州的不少行政区也已引入禁止乞讨的规范,但洛桑至今选择控制而非严禁的做法,并已聘用退休警官吉尔贝尔·格拉塞(Gilbert Glassey)充当中间人与罗姆人社群沟通。

洛桑治安条例第87条款第二条是目前可遵循的规范。受法律禁止的乞讨行为包括有组织的乞讨、利用儿童乞讨、纠缠式的乞讨,或是对公共秩序造成危险的乞讨。在商铺与金钱交易场所-如自动提款机-四周一定范围内禁止乞讨,否则可能会被处以罚款。格拉塞认为现有规范是奏效的,如今当地罗姆人社群也“理解和接受”不得利用儿童乞讨。

适得其反?

洛桑地区有关部门也支持这种立场,他们曾于一年前写信给沃州议会会长,称2012年引入针对乞讨的治安新规范总体上运作良好,也减少了投诉案件的数量。这封信还表示,行政区“向来反对在洛桑全面禁止乞讨”,这样的禁令会像在日内瓦那样,“因肇事者生活贫困”导致“达不到目标,从而造成投诉的沉重行政负担”。

罗马尼亚家庭重新团聚时,父亲紧紧拥抱了女儿。

在洛桑待了4个月之后,Florin和Rita被膝下四个子女中的三位接回了他们的老家-位于罗马尼亚的一座小村庄。该照片出自一组题为“对天堂不知疲倦的追求”的照片。

(Yves Leresche)


格拉塞指出,新法若是生效,执行起来也很“复杂”,“有些人可能不会理解”。他还认为,要阻止罗姆人家庭前来瑞士的唯一办法,就是致力于在他们的来源地帮助他们。

“绝不放弃”

无论联邦法院如何裁决,双方似乎都不打算放弃。吕布利律师相信自己的胜算很大,但若失败,就会继续向欧洲人权法庭上诉。

人民党的迪科曼也一样的坚决。“我们不准备就此罢休,”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因为我们手中有2013年收集到的签名,议会也已投票通过。所以就算联邦法院做出反对的裁决,我们也不会放弃。”

法院要多久才能裁定,目前仍不明确。在等待期间该法的实施被暂时推迟,而争论则仍在继续。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