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游行示威 工资被砍了,国际公务员急眼了

作者:


这些素来在国际舞台上纵横捭阖、风华正茂的国际公务员,4月25日却顶着冷雨,手中挥舞着写有“拒绝7.5%的降薪”字样的红牌,高声怒吼,对在日内瓦市工作的联合国专业员工实施全面降薪的方案以示抗议。

这些素来在国际舞台上纵横捭阖、风华正茂的国际公务员,4月25日却顶着冷雨,手中挥舞着写有“拒绝7.5%的降薪”字样的红牌,高声怒吼,对在日内瓦市工作的联合国专业员工实施全面降薪的方案以示抗议。

(Keystone)

约500名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员工,聚集在联合国万国宫(Palais des Nations),为抵制削减常驻瑞士的国际公务员的年薪方案而抗议发声。

这些素来在国际舞台上纵横捭阖、风华正茂的国际公务员,周二(4月25日)却顶着冷雨,聚集在这座历史悠久的白色建筑前,手中挥舞着写有“拒绝7.5%的降薪”字样的红牌,怫然作色地高声怒吼,针对一项通过减少所谓的“工作地点差价调整数指数”(post adjustment index)、旨在对在日内瓦市工作的联合国专业员工实施全面降薪的方案以示抗议。

附加薪酬措施,实际上把不同工作地点生活成本的差异纳入考量范畴,其目的是让长期定居于联合国各驻地的工作人员尽量具备同等的购买力。

本周二(4月25日),数位示威者在与赴日内瓦参加针对也门危机举办的国际捐助会议的新任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会面时,表达了他们的失意与挫败情绪。

“古特雷斯告诉我们,他并不赞成减薪,这种做法显然与有意义的改革背道而驰,”联合国工会行政秘书伊恩·理查兹(Ian Richards)介绍说。

联合国雇员与大老板之间,近日以来硝烟弥漫、火药味儿十足。但无论是哪一方,都担心降薪这一举措或许会威胁到日内瓦未来的吸引力。早在今年4月6日,近千名联合国工作人员就曾在日内瓦市政厅召开的一次会议中,以“家丑不可外扬”、非公开的方式抗议工资削减方案。

4月13日,包括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总干事迈克尔·莫勒(Michael Moller)在内的10名联合国下属机构高层老板,签署了一封信函呈递给减薪方案的幕后制定者-联合国旗下的国际公务员制度委员会(ICSC),要求将减薪措施延期施行,直至有关削减员工工资后续影响的相关信息全面收集整理完毕。

在提交的“请愿书”中,他们这样写道:“(减薪)将会导致目前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专业及以上级别岗位任职的5700名左右员工的薪资显著下跌……对于工作人员个人及其家属来说,将要面临的财务负担极为严峻。此外,对员工士气造成的负面影响,以及对该机构就业竞争力带来的不利后果,很可能会影响联合国整个体系。”

向纽约看齐

减薪之举,源于2016年10月在日内瓦进行的一项有关当地所需生活成本的调研。负责制定及平衡全球员工薪金水平的国际公务员制度委员会,近日对外公布了调查结论,并据此同意在下调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员工的工作地点差价调整数指数,而日内瓦近年来已成为全球生活成本最为昂贵的国际大都市之一。据称,降薪举措将在今年内分阶段施行。

理查兹坚信,国际公务员制度委员会援引了“令人存疑的数据”来证明降薪的合理性。他评价道:“他们希望把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的员工薪资拉低到联合国纽约总部的水平。常驻纽约的联合国雇员,因通货膨胀而牺牲掉了购买力;如今,他们又琢磨着把这种可怜的状态强加给日内瓦的雇员。”

按照俗称的P1至P5、以及D1至D2不同层级的雇员,联合国基本年薪(英)外部链接范畴从35998美元至126340美元之间(大约介于24.8080元至87.0672元人民币之间)不等。由于联合国不同驻地间生活成本存在巨大差异,因此,在员工基本工资的基础上还增加了工作地点差价调整数指数,用于在一定程度上填补各驻地生活成本差额,从而让分散驻扎在各地的联合国雇员具备同等购买力。


(翻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