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為什麼男人會給不認識的女人發黃色圖片?

今天,發送陰莖照片只能依據色情條款受到懲罰,專家們呼籲修改性犯罪法,以採取更果斷的行動打擊虛擬世界中對女性的網路騷擾。 Credit: Lolostock / Alamy Stock Photo

網路上的性騷擾在全世界都成為一種普遍現象,面對這種情況大多女性選擇沉默。瑞士女性現在可以在一個網站上舉報這些網路攻擊。對於這個在世界各國的法律都很少涉及的問題,這是一個起步。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6月02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在瑞士,性騷擾是一個普遍的現象。 2019年的一項調查顯示,每4名女性中就有1名表示收到過 “性圖片”。全球,這個數字甚至更高:根據最近的一項專業報告,幾乎每2個女性中的1人就收到過男性生殖器的圖片。

#NetzCourage協會的創始人和主席Jolanda Spiess-Hegglin表示,許多女性對這種騷擾選擇置之不理,因為走法律途徑往往太消耗精力,也非常昂貴,而且這種事畢竟羞於開口。這個非營利組織旨在鼓勵女性向騷擾者顯示出容忍界限,方法是通過一個名為#NetzPigCock的舉報器,在60秒內將未經同意收到的陰莖圖片,也就是所謂的Dickpics公佈於眾。

www.netzpigcock.ch外部链接網站上,受騷擾的人可以上傳收到的照片並提供相關信息。之後,#NetzPigCock會產生一個PDF文件,可以列印出來發送給各州的檢察院。前楚格州政治家Jolanda Spiess-Hegglin說,根據該協會的說法,這些數據僅存儲於本地數據庫。這位政治家今年被授予Somazzi獎,“因為她為爭取更多的尊重和人類尊嚴以及反對網路上的仇恨(尤其是針對女性的仇恨)做出了開創性的貢獻”。

沒有性侵法

據該項目發起人表示,投訴產生器於3月推出後,第一個月就有1178次刑事投訴的下載記錄。目前由此引發多少次刑事調查尚不明了,因為這些調查直接發送到檢察院。州警察​​局長大會(KKPKS)尚未對瑞士各地收到的網路性騷擾舉報有一個全面的視野。總體上,所有網路犯罪在大流行期間都有所增加,州警察局長大會發言人Adrian Gaugler說。

«現在這個問題已經暴露了,我需要針對網路性侵的相關法律。 »

Jolanda Spiess Hegglin

End of insertion

舉報數字如此之高,說明存在採取行動的必要性,Spiess-Hegglin說:“性暴力和帶有性傾向的暴力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政界不能再對此視而不見。“ 只有進行嚴厲的懲處才能受到廣泛的重視,並產生威懾力。”

Spiess-Hegglin批評說,瑞士和大多數國家一樣,沒有針對數位空間性騷擾的適用法律。用於網路暴力的法律還是上個世紀的舊法,與攻擊行為等同處理。瑞士針對性犯罪的刑法,上一次修訂還是在30年前。

在瑞士,未經允許發送陰莖圖片被算作色情犯罪。根據《瑞士刑法》第197條第2款,任何發放“未經同意“色情文字、音頻或照片、圖像或其他類似文本的人都將被處以罰款。如果收到”不請自來“陰莖圖像的人未滿16歲,按法律規定發放者可被判處最高3年的監禁。但這就足夠了嗎?

直到1960年代出現性別歧視一詞,基於性別的歧視才變得可識別。今天,還需要承認在網路上存在暴力和性暴力。 Pierre Adenis/laif

北方的先驅者們

與術語和罪行相關的法律修訂體現在許多層面上。為了走出灰色地帶,許多國家都對本國性刑法進行了修訂。例如,芬蘭正在確定針對陰莖圖片的明確處理方法。今年下半年,芬蘭議會將就一項法案進行辯論,該法案將對未經允許發送陰莖照片和其他露骨照片者處以最高6個月的監禁-無論接收對像是否成年。

在瑞士,立法也滯後於現實。對《性犯罪法》的修訂目前已提交議會。其中,關於性騷擾的條款正在討論中。

陰莖圖片是否會包括其中?議會在秋季之前不會對此事進行辯論。但現在法院有可能就要處理相關問題。

#NetzCourage協會針對《性犯罪法》修訂添加“圖片“一詞表示肯定,這樣不僅行為或語言會受到懲罰,以電子方式發送具有性含義的圖像也會受到懲罰。但同時,該協會對 ”性騷擾罪未能適用於網路上的騷擾“深感失望。

 «掩蓋了厭女症和性別歧視行為,從而被默認。 »

Susanne Kaiser

End of insertion

為什麼男人要發送陰莖照片?

德國記者Susanne Kaiser是《政治男性》一書的作者,她也呼籲對性犯罪法進行相應的補充。她在接受瑞士資訊SWI採訪時說,依據色情條款對網路上的攻擊行為起訴存在問題,“因為如果你把騷擾當作色情來處理,那麼無法突顯權力的不平衡,同時也掩蓋了厭女症和性別歧視行為,從而被默認。對她來說,發放陰莖圖片是與展示權力和施暴有關的行為。”如果不加以重視,後果很嚴重。“

在科學界,已經對性暴力和性傾向暴力加以區分。後者與慾望無關,因為性只是被用作羞辱對方的工具,展示權力和優越感,從猥褻言論到要求性行為都包括在這一範圍內。

此外,發送陰莖照片的人並不一定是性受挫者或露陰狂,他們往往是不自信的男人,正如社會心理學教授Barbara Krahe在接受《明鏡》雜誌採訪時解釋的那樣:“他們想證實自己的陽剛之氣,並向女性展示這一點。他們有行使這種權力的需求。”這些人想表達的意思是:“我是一個真漢子,因為界限由我來界定-而且我能突破界限。原因很簡單:因為我能。”

德國私人頻道Pro7在一段15分鐘的視頻中毫不留情地曝光了針對婦女攻擊行為的惡劣程度,尤其是當她們出現在公眾視野中時:節目中女性闡述了她們在網路上遭性侵的經歷,播出後在短時間內獲得了數百萬的點擊量和數千則評論。

SRF的媒體從業人員也描述了他們在數字世界遭性別歧視令人震驚的經歷:

外部内容

陰莖圖片作為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

Kaiser認為,發送陰莖照片不應再只依據色情條款予以懲罰的另一個原因是,這些圖片經常被用作欺凌在公共機構工作女性的工具。

在Kaiser看來,數字攻擊的目的往往是向女性表明,她們不應該擔任政治或公共職務。因為她們出現在男性掌管的領域裡,並想要獲得男性認為女性無權得到的東西。發送陰莖照片是一個相對有效的手段,她說:“陰莖照片是為了向女性表態,她們應該離開這個男性領域,把自己局限在家庭範圍。”陰莖符號在歷史上一直被賦予權力和統治的象徵意義,她說:“陰莖在社會上代表了一種權力功能,暗含了威脅的成分。” Kaiser說,在發送陰莖照片時,也常常伴有強姦和性騷擾的威脅。

這也是Kaiser希望將“性騷擾”罪改為 “性侵犯 ”罪的另一個原因。只有這樣,才能清楚地知道這是暴力,而不是輕微的罪行。

數據與事實

聯合國組織的一份報告顯示:82%的女議員報告在任職期間經歷了某種形式的心理暴力。這包括帶有性別歧視或侮辱性的言論、手勢和圖像,威脅和圍攻。女性認為社交媒體是這類暴力的主要管道,近一半(44%)的女性表示,收到了針對她們或其家人的謀殺、強姦、攻擊或綁架威脅;65%的人遭受過性別歧視言論,主要是議會中的男性同事[14]。

End of insertion

(譯自德文:楊煦冬)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