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两性平等法改革迈出一小步,但还远远不够

在2019年6月14日妇女罢工一年后,瑞士妇女再次走上街头要求改变现状。 Keystone / Jean-christophe Bott

瑞士新的两性平等法已于7月1日正式生效,它是否能消除瑞士女性受到的工资歧视呢?大型企业有一年时间来检查其内部是否存在男女雇员工资差异问题。一名劳动法专家认为,这还远远不够。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0日 - 09:00
凯蒂·罗米(文), 宝琳·图鲁班(图)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当男女平等原则被纳入瑞士宪法39年,以及使之具体化的法律付诸生效24年后,瑞士男女不平等现象却依然存在。根据联邦性别平等办公室(多语)公布的数据,在瑞士,女性月薪平均要比男性低1455瑞郎(约合1.085万元人民币)。

外部内容

约56%的工资差距是由客观因素(如职位、资历或受教育程度)造成的。但44%的差距未找到原因,其中涵盖了潜在的工资歧视。

从7月1日开始,瑞士一种新的法律工具将使得由女性雇员发起的起诉歧视行为成为可能。拥有100名以上员工规模的企业,有义务在2021年6月之前将工资进行梳理,以确保男女员工的薪水不会存在差异。瑞士洛桑大学(Université de Lausanne)劳动法专家律师克里斯汀·萨蒂瓦·斯普林(Christine Sattiva Spring)表示,尽管新法能够实现一定的透明度,但人的思维还须改变。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联邦平等法》(LEg,多语)改革是否有可能消除男女之间的工资不平等?

克里斯汀·萨蒂瓦: 可能不会。这是朝着男女平等迈出的一小步,但还远远不够。但平等法改革会产生两个积极效果。首先,它建立了一定的透明度。员工能够清楚了解公司的现行工资。这也将使雇主知道员工之间存在工资差异,而在过去,这一点往往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的。有些人在困难时期被公司录用,有些人则在入职时就薪水高低进行了更好的讨价还价。因此,员工之间一般存在很大的工资差异,男女雇员间的差异甚至更大。

在缺乏法律制裁的情况下,公司是否会完成内部工资审查过程,并着手纠正不平等现象?

企业当然不会受到制裁。但由于需要将工资分析的结果告知员工和股东,有些人会意识到他们所在的行业业内平均工资比自己拿到的要高得多。因此,工会可以帮助他们重新就调整工资与公司展开谈判。

我们应该再往前一步,建立相应的制裁机制吗?

制裁总有一定的激励作用,但还需真正的执行。有些国家设有制裁机制,但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动用。我认为不一定要采取强制性措施。反之,建立一个可以帮助申诉人、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机构可能会更有用。德国就有这样的机构。

外部内容

迄今为止,在瑞士很少有女性利用《两性平等法》起诉歧视行为。为什么?

《两性平等法》还鲜为人知。法院自己也很少使用它。他们通常不知道该法的运转方式,尤其是不清楚减轻举证责任的机制。事实上,申诉人只须确定存在歧视的可能性就足够了,然后需由雇主提供正式证据来证明不存在对申诉人的歧视。

作为律师,您对那些认为自己在工资方面受到歧视的女性雇员能提供哪些建议?

在诉诸法律前,我们必须确保有可靠的要素。这样做的目的,是不要白白地暴露与雇主“作对”的申诉人。很多人通常会在被解雇之后才来找我们寻求咨询和帮助。然而实际上,一个在平等问题上有过“攻击”雇主记录的人,可能还是会受到侮辱,进而难以再找到新的工作。

此外,劳动法官司很难打,因为雇主总会想方设法找到一些指责雇员的理由。没有完美的员工,也不存在完美的老板。有些人从针对雇主的法律诉讼中走出来时,从心态和行动上可能已经变了样。因此,在启动诉讼程序之前,我要确保当事人足够坚强,会坚持下去,直至走上法庭、与雇主面对面对质。

外部内容

瑞士的男女平等原则付诸生效24年后,为什么相关的法律仍然缺乏知名度?

在我们国家,雇主自由非常重要。在劳动领域也长期存在着男女待遇不平等的传统。此外,立法常常试图保护妇女,例如禁止妇女在夜间工作。20世纪初,瑞士还仍然有一项法律规定,妇女必须在星期六下午休假,专门用来做家务和购物。在这类事情上我们拖了很长时间。国民得思维需要改变,这才是最耗时的。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