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人开发出可卡因快速红外检测器

据估计,瑞士每天吸食可卡因的人数可高达6万

(Keystone)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Z)的科研人员协助研制了一种红外设备,能从人的唾液中检测出可卡因的蛛丝马迹。

这种便携式检测器的研发,是国家新技术研究计划“纳米-万亿级(Nano-Tera)”的组成部分。它可能会被执法机构采用,来检测可疑驾车人。

“目前警方在街头做的快速检测无法给出驾车人所吸食毒品的浓度,只能显示阴性或初步阳性结果,有时这种结果不准确,得不到法庭的承认,”苏黎世理工物理学教授马库斯·西格里斯特(Markus Sigrist)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带嫌犯去医院作血样测试需要时间。因此检测唾液采样中的含量可能会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由西格里斯特领导的苏黎世理工的一组科学家,在开发一种测量可卡因含量的光学传感器。这个为期4年的国家研究计划共集结了9支研究小组,分别来自5所瑞士科研机构,包括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和纳沙泰尔大学(Neuchâtel University)。

在红外光特性及纳沙泰尔大学研制的检测器基础上,西格里斯特的科研小组用了3年的时间,测定出吸收在唾液中的可卡因及其它物质的精确波长。

“我们得以确定所有不同的可能性,比如酒精、咖啡因、溶媒和止痛片等,”他补充说。

这位苏黎世教授相信,使用这种技术可以检测到每毫升液体中低至20纳克(亦作毫微克)的可卡因水平。如果有人吸入可卡因,那么短时间后其唾液中的可卡因含量仍可达到每毫升500微克。

“根据截止目前我们所取得的成果,还需要1年来精确每毫升的纳克结果,另外3年来开发合适的平台,从而使工业伙伴能够将产品投入市场,”西格里斯特称。

他表示,利用不同的传感器,同样的方法还可用于海洛因检测。

法律地位

按照瑞士法律,在对非法吸毒后驾车的处罚过程中,法医测试是唯一的有效法律证据。

“法律没有例外。如果这种传感器要得到法庭认可,就需要对法律作出修改,”伯尔尼州警察局交通分部主管弗兰克·吕费纳贺特(Frank Rüfenacht)指出。

瑞士警方目前使用两种毒品初检-唾液或尿样,可以给出可卡因、海洛因、大麻和安非他明(兴奋剂)等4种物质的阳性或阴性结果。第二步则是带嫌犯去医院做量化血样检测,这是司法体系承认的唯一检测。

据吕费纳贺特介绍,目前这种成本为25瑞郎(约合173元人民币)的尿样检测“有效而可靠”。此前根本不可能当场实现初步分析。

“最理想的自然是有一种可靠的唾液测量设备,能把血液中各种非法物质的含量换算成精确的浓度比例,”联邦道路管理局(Federal Roads Office)发言人安托内罗·拉韦格利亚(Antonello Laveglia)坦言。

不过他还补充说,推动对法律进行修改可能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只要看一下我们碰到的重重麻烦-我们的提案只是要求将初步呼气测试用作酒后驾车的证据,”他所指的,是为将此想法纳入道路安全法,即“安全道路(Via Sicura)”项目的计划内修改而作的努力。

交通事故

戒瘾机构协调处(Infodrog)处长弗兰西斯卡·埃克曼(Franziska Eckmann)肯定了这一新的研究:“找到像新检测器这样一种更简便、价格更低廉的解决办法,实在合情合理。”

她援引最近的一次调研结果,即被疑“嗑药驾车”造成交通事故的人中,有60%得出阳性血样结果。在2006-2010年间,有7个州的警察局曾向苏黎世法医研究所要求过血样检测。

虽然这只是一次地区性调研,却反映了某种现实。

在所有阳性测试结果中,一半是酒精,另一半则是各种非法毒品的吸食,通常还不止一种,且常常混合了酒精-大麻占到73%,可卡因占38%,吗啡10%,安非他明4%,摇头丸5%,美沙酮8%。

据推测,瑞士有5%的严重交通事故,是由使用非法毒品或药物的人造成的。

“在这些严重事故中,酒后驾车占的比例为15%,”瑞士事故预防委员会(Swiss Council for Accident Prevention)发言人玛嘉莉·杜布瓦(Magali Dubois)透露:“当酒精中混合了其它毒品,即使数量很少,造成事故的风险就会攀升14倍。”

瑞士的可卡因消耗

过去5年里,瑞士的可卡因的消耗量急剧上浮。据估计,每天有2.5-6万名瑞士人吸食可卡因。

该毒品如今供不应求。州警察局警员透露,贩毒者越来越多地在可卡因中掺杂其它物质,例如糖或其它药品,在人们购买的毒品里,有时可卡因含量只有20%。

可卡因的产地在拉丁美洲,通过西非贩售到欧洲。

在苏黎世、伯尔尼、日内瓦或卢加诺街头兜售可卡因的毒贩基本都是非洲人,而他们的客户则大都是瑞士人。

信息框结尾

毒品调研

2010年的调研发现,非法毒品在年轻驾车人群体中很常见。

较年长的肇事者多是受处方药物的影响(8%),而瑞士并没有完全禁止这类药物。然而调研发现,甚至是在此类案件中,驾车人常常在服用合法药物的同时饮酒,或是吸食大麻或鸦片。

20岁年龄段的人是最大的肇事者群体,其中89%是男性。最年轻的肇事者只有14岁,最年长的为92岁。这些驾车人的平均年龄是31岁。

大约3分之一的采样是在事故后抽取的。

信息框结尾


(译自英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