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人看朝鲜 再访朝鲜见闻

老牛拉车,是朝鲜大街上的常见景象

老牛拉车,是朝鲜大街上的常见景象

一个由8名瑞士国会议员组成的团队前往朝鲜度过了难忘的10天,他们从朝鲜首都平壤出发,前后去了Hwangu、Yonson、Kaeson、Wonsan等城市,还前往位于南北韩交界、尚不安宁的板门店。

“朝鲜的形势不稳定,部分地区商业停滞,开放势在必行,”Peter Vollmer是一名前国会议员,他曾于1985年访问过朝鲜,与过去相比,他感到这个国家在变化。

回想在平壤机场的情景,Vollmer说:“到机场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上交。”他们在一位翻译兼导游的陪同下在朝鲜度过了10天没有网络、没有外国新闻、没有电视的生活。他说:“打电话可以,但是很麻烦,朝鲜有一个手机电话网,也有网络,但是很受限制。卫星天线在那里不曾见过。”

干净、空旷的大街

朝鲜就像在另一个世界里。“平壤的建筑非常夸张,高高的住宅楼不计其数,”看惯了瑞士以两、三层或者五、六层楼房为主民居的Vollmer这样说。到处可见的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头像和纪念碑。但是霓虹灯广告牌或者其他形式的广告海报却毫无踪影。“住宅中只有微弱的灯光,晚上人们会在路灯下读书或看报。”
 

哪里都打扫得一尘不染。Vollmer回忆说:“到处,包括村子里,不时地能看到有市民或者士兵组成的团队在打扫。”几乎没有汽车,更别说私人汽车了。
 

“在高速公路上,我们的大面包车在很远的距离内是唯一的车辆。我们不仅走了高速公路,还走了乡村马路,这里有晒干的玉米、行人和骑车的人。我们的司机很辛苦,60公里的路程要开2小时。”

食品需求

瑞士这支旅行团专门探访了一些由瑞士救助组织资助的项目,比如一个传授在斜坡上耕种的农业项目,“朝鲜有些地方的地形有些像伯尔尼的埃门塔尔,绵延起伏,山体陡峭,能够利用的耕地不多。而瑞士在这方面能够提供帮助。”
 

多年来瑞士一直向朝鲜输送含维他命的奶粉,这些奶粉由世界粮食计划署分给婴儿、学校、医院和幼儿园。

自上世纪90年代朝鲜的大饥荒以来,现在依然有几百万人依赖于外国食品援助生活。瑞士代表团这次也访问了一个由瑞士救助组织Caritas资助的孤儿院,在那里他们看到了许多发育不良的孩子。“缺乏营养为孩子生长发育带来的影响已经无法挽回,这太令人沮丧了,”这位伯尔尼人无奈地表示。

一个瘫痪的国家?

根据Vollmer表示,与他1985年那次朝鲜之旅相比,现在呈现出一派腾起的气象。“朝鲜当时甚至未在农业上实现机械化并在研发自己的拖拉机。当欧洲发生柏林墙倒塌事件以及苏维埃解体之后,一切都变了。俄罗斯不再向朝鲜廉价输送原油,朝鲜经济濒临崩溃,然后就来了饥荒,这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今天,朝鲜的工业依然处于部分瘫痪状态,生产力有限,农作物产量也有限,再加上受到了国际制裁,这些都阻碍了发展。
 
“朝鲜人经常徒步上路,顶着太阳,步履匆匆,所有的东西都背在肩上,他们一走就是20、30公里,有时候他们也坐牛车。”
 
朝鲜的高速公路主要是为了货物运输而建,而人员运输也经常由50年的老卡车完成。平壤虽然有个地铁和老电车,“但是都经常抛锚,有时候我们看到几百人站在马路边上等车,而车有可能永远也等不来……”Vollmer形容说。

明显感觉到开放

瑞士旅游团在朝鲜基本与普通老百姓没有任何沟通,当然也因为语言问题。“有时候会有人向我们微笑招手。”官方的谈话只能在部委代表、项目来访者和工厂人员之间进行。
 
“我们可以很随意地谈及很多话题,但是一遇到核武器项目及相关的政治制裁问题,得到的回答比较闪烁其词,面对人权问题的答复更是迟疑不绝。”Vollmer继续说。瑞士一直有一种说法,当今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儿时曾在瑞士伯尔尼上学,而就这个问题,朝鲜人不予回复。
 
但是Vollmer还是感觉到从1985年的访朝到现在朝鲜有些细微的变化,就连战争的危险都不再那么明显了。“除了军事设施之外,我们可以随意拍照。以前无论是十字路口、桥头还是隧道出口都会有士兵把守,而现在已经不是这种情况了。”
 
在这位瑞士人眼中,朝鲜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在努力满足国民的基本需求。分裂的政策彻底失败了,现在需要的是开放,与外界的交流。尽管它的景色与瑞士有些相似,但是“这个国家距离民主国家还很遥远。”
 
当然,Peter Vollmer也知道,他们在朝鲜的天数有限,只能看到很小的一部分,而且陪同人员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们。

一个受指摘的国家

联合国在一份报告中指责朝鲜有严重损害人权的行为,报告中指出对政治犯的处理:强迫劳动,酷刑,体罚等。根据联合国的估计,朝鲜共有15-20万人被关押。

根据联邦特别通讯员的报道,朝鲜超过60%人口处于食物缺乏状态。

朝鲜拒绝接受指责:“我们对于我们国家优秀的促进和保护人权的系统感到非常骄傲。”联合国朝鲜大使在11月初的纽约人权大会上表示,他将这份联合国报告归类为美国和欧盟对朝鲜敌意的攻击政策。

朝鲜因其核武器计划多年来一直遭到国际舆论的批评。2006年朝鲜首次进行核测试之后,联合国安全委员会对朝鲜进行了制裁,2009年第二次试验后,加强了制裁措施。

信息框结尾

瑞士在朝鲜

自1953年以来,瑞士加入了中立监督南北朝鲜委员会(NNSC),这个委员会负责监督南北朝鲜的国境线。最初那里驻兵146名,现在只剩5名。

瑞士和瑞典负责南韩这边的监察,朝鲜那边有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负责,但是这两个国家已经不出现在当地,因此朝鲜已经不再承认这个委员会。

瑞士自1974年以来与朝鲜建立了双边关系。

2003年以来,瑞士和朝鲜每年进行一次政治对话,一年在伯尔尼,一年在平壤。

瑞士合作与发展组织DEZA自1997年以来在平壤设立了代表处。

2011年底,瑞士结束了对朝鲜的发展与合作项目,但慈善救助工作还在继续,自1995年瑞士通过联合国粮食署向朝鲜输送奶粉。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