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大学的外籍教授

(Keystone)

无论是学生还是教授,在瑞士大学中,经常能够看到外国人的面孔。有些瑞士人对此感到不安:那些外国教授会不会改变瑞士的发展方向?那些外国学生会不会抢走我们孩子的饭碗?

伯尔尼大学校长Urs Würgler却认为,尽管瑞士大学聘用了很多德国等外国教授,但瑞士依然没有忽视以本国为重心。

在瑞士大学里,经常能看到德国教授的身影,特别是在用德语授课的讲堂上,Würgler认为这无损于瑞士。

Urs Würgler是一位数学教授,如今也担任伯尔尼大学的校长,他说:“瑞士作为科研中心的地位,要比瑞士作为一个拥有700万人口的国家,重要得多”。

“不仅在科研领域,我们不能光靠本国的人才,在整个工业领域也是如此”。如果从大小来看,瑞士就相当于某国的一个省,“但瑞士非常重视科研,它所需要的科研队伍要远远超过这个小小国家所能提供的”。

所以瑞士需要来自国外的力量,否则很多研究根本无法进行。

即使不是在瑞士出生的,也可以用瑞士的角度看问题。就像很多人不是艾门塔尔人,却依然可以理解戈特黑尔夫(Gotthelf)一样。

选择私营企业

Würgler也有同感,在大学中,瑞士本国的新生力量并不多。但这并不意味着瑞士的受教育程度就不好。私营经济领域还是吸引了很多人,不少瑞士的青年学子选择学习私有经济学科。

“搞研究具有冒险性质,有时还无利可图”,因此很多科学工作者会转行。到底有多少人最后又转到了私营企业中,那还是由其研究学科所决定。

这在经济系表现得尤为突出,瑞士该系毕业的学生大都进入了私营企业,所以在经济系中外国的教授最多。在自然科学院系里,就没有这么多外国教授。

在这些院系中,瑞士的科研尖子首先会选择国外,“这样我们就平衡了,不错吧。很多我们瑞士的科学工作者也在国外工作”。之后他们会依据喜好,看是否要回到瑞士当教授。

研究依赖国际性

瑞士大学中的助教大部分是瑞士人。“有些教授聘用博士生任助教。几年后这些人完成了博士论文,教授们再雇用一些大学生”。

关于瑞士大学雇用了太多德国教授的话题,经常在社会上引起讨论。Würgler认为:“搞科研就是要加强国际交流,这是非常重要的。例如伯尔尼大学对国际顶尖人才是很有吸引力,这并不坏。这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具有很高水平”。

一所大学里有许多外国教授并不能说明什么,“看看美国哈佛大学里有多少外国教授”。

并不是只有瑞士会出现这种情况。“研究是一项国际业务。如果把国籍看作是衡量教授的核心标准,那么我们的学校很快便会出现质量问题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Eveline Kobler

外国教授在瑞士大学中

从1834年至1980年,德国教授在伯尔尼大学的外国教授中占有最大比例,约占73%。Jürgen von Ungern-Sternberg在他关于德国教授在瑞士大学的文章中写到。该报告由Friedrich Ebert基金会在其数字图书馆出版。

巴塞尔大学自1818年经历大学改革后,聘用了多位德国著名教授,其中包括古典语言学家弗朗茨格拉赫(Franz Gerlach),和心理分析学家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arl Gustav Jung)。

作为传统语言学的教授,哲学家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也曾在巴塞尔任职。

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就是,在巴塞尔德国教授、语言学家Wilhelm Wackernagel和他的家庭很好地融合到瑞士当地社会中。

在一战后,和第三帝国及二战时期,瑞士大学雇用德国教授已相当少见。

在第三帝国时期的瑞士,Emil Staiger(苏黎世)和Walter Muschg(巴塞尔)创建了独立的瑞士德语文学学科。

1948年在巴塞尔任命哲学家雅斯佩尔(Karl Jaspers)曾在当时引起许多关注。

信息框结尾

大学数据:

苏黎世大学:

2008年底苏黎世大学共有总计473名教授,其中238人拥有瑞士国籍,163人来自德国。助教中共有1371人为瑞士人,677人来自德国。

伯尔尼大学:

2008年底伯尔尼大学共有351名教授,其中201名是瑞士人,102名来自德国。助教中共有2301名是瑞士人,498人来自德国。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