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幼教 筹备中的苏黎世第一所中德双语托儿所

老师和4个孩子

学习语言不单是语言本身的问题,其中更可见社会与环境对待外语的态度。

(Shutterstock)

瑞士是世界各国移民的首选国,而非欧盟国家的人移民瑞士相当困难,条件非常严格。瑞士的外国人与本国人比例在2015年达到了1:3,瑞士全境约850万人,约200万名外国人,其中从欧洲国家移民瑞士的人口为首位,约占80.4%。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虽然移民不易,但说中文的移民人口却在稳定增加中,根据瑞士德语媒体每日导报(Tages Anzeiger)提供的数据,以苏黎世的中国人为例(德)外部链接,从2000年的561人,增加到了2017年2011人。日常生活中看到亚洲面孔,甚至听到中文的机会,也随着人口移入明显增加。

人口迁徙所改变的不只是数字统计,还有人们的语言、思考与习惯也在跨国迁移中产生了变化。有不少东亚经验的瑞士人,在去了中港台或新加坡之后,便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也有人单身而去,携家带眷而归,这样的家庭增加了人口统计上的数字,同时也增加了在瑞士对于亚洲世界方方面面的需求。 Dr. Remo Burkhard和他的家人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

Dr. Remo Burkhard

八年前由苏黎世理工学院(德)外部链接外派到新加坡的Dr. Remo Burkhard在当地组成了家庭,目前育有两个不到四岁的孩子。

在新加坡这两个孩子都是上中英双语学校,回到瑞士后他们仍希望孩子能继续在中文的环境中成长,然而在瑞士目前并没有这样的托育机构。

信息框结尾

Dr. Burkhard认为瑞士与亚洲的交流如此深刻,来瑞士的中文人口越来越多,不如我自己来创办一所中瑞文化并行的双语托育中心吧!他以父亲和创办人的角度与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读者分享他对语言与教育的见解。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和太太都非中文的母语者,为何您觉得学习中文对您的孩子如此重要?

Dr. Burkhard:我25岁时开始学中文,3年后才看到显著的进步。与英语、法语、拉丁语这些语言相比,我觉得中文之于我,至少困难了10倍以上。尤其有声调上的难度,wen可能是「问」或是「吻」,一个四声发得不到位的外国人,你听不出来到底是:我可以问你一下吗?还是:我可以吻你一下吗?

我和孩子说瑞士德语,我太太和他们说印尼语。我35岁开始学印尼语,那时我才发现:中文对于我是如此困难,正是因为我缺乏与中文的连结。

因此,我希望为我的孩子铺垫一个环境,让他们在3岁前,大脑发展时,便开始接受这个带声调语言的影响。他们在新加坡自九个月大起,就在中英双语托育中心,而我们要回瑞士之前,从网上只找到苏黎世的英德双语的机构,因此我们决定来填补这个中德双语的空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苏黎世有许多家庭为了让孩子学中文而雇用中文保母,为何您觉得开办一个中文的托育中心有其必要性?

Dr. Burkhard:为孩子雇用中文保母的确是一个常见的现象,这说明有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给幼儿更多语言的接触,是通往世界的路径。在瑞士托育的文化中,孩子只去两三天,在新加坡送孩子去五天,我们觉得五天其实对孩子的影响也很正面,而只有一天太少,孩子在托儿所里不只学习语言,更重要的是培养社交能力。

我们回瑞士之前,新加坡的托儿所为孩子们准备了欢送会,这些一起长大的孩子们,同时期学习走路、游戏、游泳,有共同的生活经验,都舍不得我们离开,于是告诉他们的父母下次放假的时候一定要安排来瑞士,探望我们。这就是环境,孩子所培养的能力和性情远超过语言,保母无法提供如此完整的社交机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中文的地区相当多元,有各种不同的文化圈,您作为中文托育中心的创办人,如何来定义这些多元文化的面向?

Dr. Burkhard:是的,就以中国来说,这个国家的土地面积大约是25个德国,有不同的文化圈和方言。以托育中心的理念来看,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训练孩子的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能力和创造力。而中文世界文化的多元,老师们正可以用不同的主题来呈现,让孩子体会中文世界与外界的共同点与差别。每一个主题都能为孩子提供深度与广度,并且训练思考的能力。

Dr. Burkhard與太太和孩子在一起。

与太太和孩子们在一起

(Dr. Burkhard 本人提供)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认为德语世界与中文世界有着什么共同点?

Dr. Burkhard:这两个文化都强调“勤奋与追求完美的态度”。而从语言本体来说,我认为说德语这件事特别讲究“清楚与明确”,不就是不,没有含糊。而中文里,真正的“是与不是”却必须在接续的谈话中推敲出来,直接回答并不常见。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如何安排中文与德语并行的课程?

Dr. Burkhard:我们会让两个语言的环境各半,50:50,也参照新加坡与瑞士的做法。重要的是托育中心的老师都是这两个语言的母语者,也只和孩子说这两种语言,也就是中文和瑞士德语。这个年纪的孩子学习的目标并非认多少汉字,或者会不会从0数到50,这样强调学习成就不是我们的重点。在我们这里,有书籍、游戏、歌曲等等,主题性的设计让孩子在游戏的过程中自然学习语言。

在新加坡规定孩子们要午睡,我觉得这点在瑞士则不必。有些设计上的小地方,我们会依瑞士当地的常规来调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请说明您经营中德双语托育中心的教育哲学?

Dr. Burkhard:我们主要提供0-5岁的孩子一个沉浸式自然学习中文与德文的环境,主要提供的不是课程,也不是教孩子中文,而是在环境中孩子感受语言,自然就会产出语言。沉浸式教学不是一个新的理论,在英语教学中也很常被使用。对托儿所阶段的孩子来说,体验异国文化,能展开对外界认知的广度,在未来对不认识的事物便不会轻易下评判。

我们也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是独特的,尤其每个原生家庭的背景都提供了孩子成长的条件。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开启孩子的动机,让孩子愿意主动去探索世界。我们相信越早让孩子有批判的思想,对建构面对未来的思考力和行动力有极大的帮助,而游戏即是一个让孩子培养思考与行动的方式。

孩子进入托儿所后,家长们有文化上的交流,我们也能提供外国家长一个认识瑞士的机会。一个双语托机构也能是两个语言文化圈的桥梁,不仅孩子受惠,家长们也借此了解瑞士当地的文化。

瑞士资讯swissinfo.ch:您对这所托育中心的教员有什么能力上的要求?

Dr. Burkhard:专业是第一个门槛。我们希望来应征的老师除了专业之外,也要对生命充满热情、冒险精神与喜悦。目前已有找到合适的幼儿教师,还需要兼职的幼教人员。若是想转行尝试幼教的人,我们也欢迎,有开朗的人格特质正是我们需要的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请您针对这所即将开办的托育中心补充说明。

Dr. Burkhard:我们需要20-30个孩子来加入这个计划,再有两个孩子就能达到这个人数。一个计划的成功需要时间来试验,也需要有赞助来支持,我们也欢迎家长们来支持我们的Learning Panda计划外部链接。在瑞士为孩子提供一个中文的环境是我们的目标。学校将会设立在市区内Zürich West这一带,交通便利的地区,我们物色到合适的地点,就能立刻开班。

结语:与其他的语言区和地区相比,从东亚来的移民在瑞士仍是少数。中文在一般学校外语课程的能见度也比其他语言低。虽然近年来说中文的人口增加了,仍是一个少数族群,没有当地人的学习热潮,能完全以教中文维生的老师极少。而学习语言不单是语言本身的问题,这当中更可见社会与环境对待外语的态度。中文如今也慢慢受到瑞士人的重视,即使是极小的一步,也是一个正面的发展。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