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救助 在孟加拉世界最大难民营中工作的瑞士女性

Baugerüst im Camp

大风雨来临之前,难民营中的一个罗兴亚家庭正在用竹子加固他们的简易住房。

(Patrick Rohr)

生活在世界最大的难民营里是什么滋味?100万罗兴亚人从缅甸逃到了孟加拉,现在他们生活在世界上最大的一个难民营中,瑞士海尔维蒂救助组织的工作人员Alexa Mekonen在这里帮助难民们把白开水一样的生活过得有些滋味。

“我当然也希望能有一份容易点儿的生活,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要那样生活,” Alexa Mekonen笑着说。“我觉得我过不了那样的生活,”她马上就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位31岁的救助项目工作人员,正在爬上一座小山丘,上面就是8E难民营-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营。天气闷热,温度高达35°C,空气中已经嗅到了雨季的味道。

Portrait of Alexa

Alexa Mekonen正在与一名罗兴亚女人谈话。

(Patrick Rohr)

将近100万人生活在孟加拉知名旅游胜地考克斯巴扎尔的腹地,难民们被分配在34个拥挤的营地里,早在上世纪70-90年代,罗兴亚人第一次在他们的家乡缅甸被驱逐的时候这里就来了22万人,2017年8月缅甸爆发种族灭绝之后,这里又来了74万人。

“我曾被这么多人惊到了”

罗兴亚人 – 一个受迫害的少数民族

罗兴亚人是生活在佛教国家缅甸的一个穆斯林少数民族,他们不被承认,也没有国籍。2017年8月被驱逐之前,缅甸生活着约100万罗兴亚人,在他们的村庄被摧毁,几千名女性或男性遭强暴、酷刑和杀害之后,这些罗兴亚人逃离了缅甸,当时罗兴亚警察局受到袭击,警察被杀,缅甸爆发了一场针对罗兴亚人的种族灭绝。

信息框结尾

这些人生活在用竹子和塑料布搭成的最简易的住房中,房屋比肩而建,绵延26公里。“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简直被惊到了,” Alexa Mekonen说。那是2018年的4月初,“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天啊,这么多人!”他们缺乏一切为生存在这样一个大城市中所需要的东西:吃、喝、电,Alexa Mekonen说她很高兴,能很快开始为他们工作。

在难民到达的第一阶段,他们从海尔维蒂救助组织那里得到一套救生用品,其中包括肥皂和水盆。

半年之后,这个瑞士发展救助组织开始在短期救助措施之后,对难民的日常生活予以帮助:在Alexa Mekonens到达的前几个星期,海尔维蒂救助组织修建了320个厕所,每个厕所都连着一个大桶收集粪便,制造沼气。

Knabe vor den Latrinen

海尔维蒂为难民营中的罗兴亚人修建了厕所,为预防危险的传染病爆发。

(Patrick Rohr)

厕所中的沼气

12个难民营中的厨房用这些沼气做饭,这些厨房是与当地一个救助组织合作建成的,2万难民从中获益。“该系统解决了许多问题,” Alexa Mekonen说:“首先这里的人们不用再在露天上厕所了,其二,沼气也取代了木材,因为这里已经找不到木头了。”

罗兴亚人来了之后,将考克斯的巴扎罗附近山上的树林都伐尽了,因为他们需要空间;需要搭建房屋;也需要烧火,林子没了,土地不再坚牢。“这是我来了之后,遇到的下一个问题。5月底,6月初,雨季来临,建在山坡上的简易房受到土地滑坡的威胁。”

Abrutschende Hütten

雨季土地滑坡威胁着难民营中罗兴亚人的简易住房。

(Patrick Rohr)

难民们只允许用竹子和塑料布搭建房屋,石子和石块是被禁止的,这就更增加了难度 。就连水泥地基都不能打,因为孟加拉政府希望这些罗兴亚人能尽快回缅甸。但是自从缅甸对罗兴亚人进行种族灭绝之后,他们回去的可能几乎为零,缅甸政府从始至终未放过任何口风,担保他们在缅甸能拥有安全自由的生活。

沟通靠手势

而在孟加拉,他们只是被“暂时接收,”这令他们的生活更加艰难。“几千名在这里出生的孩子无国籍。他们无法上学,因为他们的难民身份不被认可,” Alexa Mekonen说。

Alexa umringt von Menschen

Alexa Mekonen在罗兴亚人的市场上购买新鲜蔬菜。

(Patrick Rohr)

她每次来到山上,一群孩子都会蜂拥而至,Alexa Mekonen不会罗兴亚语,但是通过画画、手势和翻译,可以与他们交流。她与每个人都很热络,她想知道他们好不好,想知道他们的烦恼。

“我一直是这样的性格,”她说。年轻的时候,她在日内瓦的一个居委会工作。后来就去国外生活了。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曾在黎巴嫩的一个难民营工作过,还去纳米比亚做过实地考察。大学毕业后,她在海尔维蒂救助组织找到了一个实习位置,去坦桑尼亚参加了一个农业项目,项目还涉及男女平等问题。

Alexa studiert Pläne

Alexa Mekonen在与一名当地救助组织的工作人员谈论工作计划。

(Patrick Rohr)

那么,是什么促使她去国外工作?“这大概与我的家庭背景有关,” Alexa Mekonen说,她的父亲是一半埃塞俄比亚,一半厄立特里亚人,他在日内瓦的一个贸易公司工作,妈妈是一位讲德语的瑞士人,在日内瓦机场工作,是一家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员。“因此我们家总能很便宜地搭乘飞机到处旅行。”这令Alexa和哥哥很小就有机会接触到其他文化-印度、中国、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他们都去过。“我想,我今天所干的事和所在的地方,都不是巧合。”

自给自足

再走一段路,就到了难民营的市场上,罗兴亚人再在这里卖一些蔬菜、食物和其他日用品。“这样能挣一些钱,能让这些难民营里的人生活得稍微独立一些,”Alexa说。也因为有了这个市场,让罗兴亚人在这里的生活变得稍微“正常”一些。

Im Gemüsegarten

难民营中的空间有限,海尔维蒂救助组织帮助罗兴亚人在屋顶上种菜,自力更生解决吃菜问题。

(Patrick Rohr)

市场的后面,在一个低地,Alexa Mekonen要探访一个家庭,这是海尔维蒂的一个最新项目:与当地一个救助组织Shushilan一起帮助难民营中的女性围绕他们的小屋子建一个攀藤菜园,这样能改善家庭的营养。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靠大米、扁豆和油这些基础食粮过活,这些物资在罗兴亚人来的时候,分给他们。现在他们可以种菜,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有点收入就可以买些鱼和肉来吃。

“罗兴亚人被遗忘的危险性是存在的,” Alexa Mekonen说,“但是这些人将来依然需要我们的帮助,因为他们的情况短期内不会改变,”她的目光投向正在窝棚里做饭的女孩Sarah Begum,眼里带着欣慰,她说:“我很高兴,我能做点什么,让生活在难民营里的人能相对有尊严一点地活着。”

Zwei Kinder die auf das riesige Camp schauen

两名罗兴亚少年在难民营中瞭望远方,无法回归的故乡。

(Patrick Rohr)

海尔维蒂伸出援手

瑞士救助组织海尔维蒂在孟加拉已经驻扎了19年,因此当罗兴亚人从缅甸逃过来的时候, 能马上提供紧急救助。一些长期的救助项目,由瑞士幸运链的捐款资助,这是一个在灾难发生时,组织捐款的瑞士机构。在四个营地,海尔维蒂和其他欧洲合作救助组织Acted和PIN一起负责营地的安全。

难民营的难民得到关于儿童游戏场、学校和医务室的信息,有关旋风、暴雨的预报也会提前得到通知。难民们自己也会自发做些公共事务,比如一些女性修缮了通往厕所的路,而一些年轻男性则为厕所安了灯。

信息框结尾

自由摄影记者 Patrick Rohr外部链接 在他的海尔维蒂项目中,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撰写了这篇报道。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您感兴趣的话题,或许就是我们下一篇报道的选题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