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教育 什么人在上一年学费超过10万美元的瑞士学校?

由著名建筑师伯纳德·茨米设计的罗西学院的亨利·卡纳尔音乐厅外形像一艘宇宙飞船。

由著名建筑师伯纳德·茨米设计的罗西学院的亨利·卡纳尔音乐厅外形像一艘宇宙飞船。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作为世界最贵的学校之一,罗西学院的教育模式很难被复制,该校大多数学生的家长们并不太关心学费以及额外费用。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时尚雅致的保罗&亨利·卡纳尔音乐厅(Paul & Henri Carnal Hall)看上去很适合坐落在一个最豪华的国际大都市,它的外观采用玻璃与金属材料,一个能容纳1000人的礼堂拥有一流的音响效果。但是,尽管它能吸引顶尖的国际音乐家,这座建筑却像一艘宇宙飞船一样,停靠在位于日内瓦湖边的瑞士小镇罗勒(Rolle)。

这是世界上最昂贵、最顶尖的精英学校之一--罗西学院(Institut Le Rosey)近年最引人注目的新落成建筑。这所学校坐落在一片28公顷的自有土地上,拥有网球场、游泳池、马场,在一片场地中,多幢建筑簇拥着中间一座被重新修缮过的14世纪城堡。除了这个校园之外,它还在阿尔卑斯山(Alps)上建有一个校区,另外有一艘停泊在地中海上的游艇。

罗西学院每年的学费超过10万美元,它声称要为彼此间建立了紧密关系的学生们提供一所全面发展的、多元文化的“终身学校”。社会不平等日益加剧,出现了一个与社会其他阶层隔绝的新富人阶级,在这些问题引发争论之际,作为难进的费用高昂的学校之一,罗西学院理应受到审视。

罗西学院的教育模式是不可能被大规模复制的。在该校42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中,大多数学生背后富有的家长们并不太关心学费,以及额外费用。

这所学校几乎没有为有才能的穷人提供什么优待:有30名学生因为父母是学校的老师而得以入学,每年另有3名学生能获得部分奖学金。其余所有学生都是全额付清学费。与19世纪末创办的其他几所瑞士精英学校一样,这所学校的控制权掌握在一个家族手中,这个家族坚持认为,是运营经费、而不是利润决定了学费。

“我可以削减10%的成本,再将学费增加30%,但我们的目标不是赚钱。”罗西学院第五任理事兼所有人克里斯托夫·古丁(Christophe Gudin)表示,“曾经有很多人想收购我们,但那样学校就变样了。”古丁之前是该校的一名学生,在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攻读MBA后曾在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工作一段时间,于2015年从父母手中接过了这所学校的管理权。

“我们反对捐款,”古丁坐在用玻璃墙隔起来的办公室中说道,从这个办公室中可以尽览学校中央庭院的景色,“我们希望保持完全的独立。我们觉得这样我们可以无拘无束地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和许多学校的管理者聊过,他们会因为某个孩子的父母是捐赠者而无法开除这个孩子,还有一些管理者把20%至60%的时间用于筹款。”

在校园里逛一逛就能对学校的运营费用有多高体会一二。耗资4500万瑞士法郎(合4600万美元)的卡纳尔音乐厅于2014年落成,并以罗西学院创始人的名字命名--受英国寄宿制学校的启发,该创始人于1880年开办了这所学校。一座新的科学技术中心将于2022年开放,该中心旨在培养企业家精神,将吸引初创企业入驻。

大多数教室里只零散摆着几张课桌:学校中有150名全职教师,20余名兼职教师,平均每个班有10名学生。音乐与艺术主任拉赫尔·格雷(Rachel Gray)负责协调每周350堂各种乐器的私人课程,甚至包括风笛。她表示:“我们提供的太多了。”

留学瑞士 中国孩子为何要出高价到瑞士山里上高中?

瑞士寄宿学校正在招收来自亚洲的学生,为什么张世超和白星宇(音译)要到瑞士山里格劳宾登高原来学习呢?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

罗西学院的学生接受着独具一格的教育。为了保持文化多样性(如果没有社会多样性的话),该校最多允许10%的学生来自同一个国家或同一种语言群体。学生可以选择用英语或法语学习,而且必须用母语继续接受补习。他们可以参加国际或法国中学毕业会考,该校30%的学生会进入英国罗素大学集团(Russell Group)或美国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中的一所名校就读。60%的学生会就读于美国的大学。

“孩子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这是一个多元文化、多语言的……融合体,是一个巨大的熔炉。”该校初级部负责人约安娜·斯潘塞(Joannah Spencer)表示,“我们培养他们是希望他们未来能够成为国际上有影响的人和领导者。”

一直以来,“罗西人”(Roseans)都来自于贵族阶级,包括摩纳哥雷尼尔王子(Prince Rainier)、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King Juan Carlos)、伊朗国王和阿迦汗(Aga Khan)。近些年的校友名册上也增添了人称“阿尔基”(Arki)的法国对冲基金经理阿帕德·比松(Arpad Busson)以及美国歌手朱利安·卡萨布兰卡(Julian Casablancas)等人。现在,从71个国家进行的招生中包括了来自俄罗斯和东欧、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的新富家庭的学生。

来自保加利亚的学生伊恩(Ian)说:“我的父母选择罗西学院是因为他们想要我有一个成功的人生。”来自哥伦比亚的马丁(Martin)说:“我受到了珀西·杰克逊(Percy Jackson)的寄宿学校的启发。”他指的是里克·赖尔登(Rick Riordan)笔下的奇幻小说。他自己在网上做了调查,并建议他的父母送他到这所学校来。

罗西学院校长罗伯·格雷(Rob Gray)表示,成功的申请者通常对体育和学业表现出兴趣--该校高年级平均每个名额有10名学生申请。他表示:“我们提供体育运动、艺术和住宿。如果你不喜欢这些,你将会过得比较艰难。如果你只对珠宝、金钱和漂亮的衣服感兴趣,你可能不会享受这段时光。”

罗西学院重视教室外的活动,干脆把课程带到了滑雪场。1916年,该校创始人的继承人亨利·卡纳尔(Henri Carnal)决定将学校迁往格施塔德(Gstaad),希望让战争期间还留在学校的少量学生振作起来。自那以来,罗西学院在1至3月的学期都会举校转移到雄踞阿尔卑斯山度假胜地的第二校区。

一年四季,学生都要接受各种挑战(défis),如绕着附近日内瓦湖的一个小岛游泳。那些在学业和体育活动中表现出色的人最多可以获得三枚“鹰徽”,这能给予他们额外的特权。

校规不允许抽烟和吸毒--即使仅仅为了让父母们安心。学校会通过频繁的随机检测来检查学生是否有吸毒行为。学校也会提供较为传统的指导。“餐桌礼仪遵从瑞士习俗。”该校表示,“吃饭时要挺直腰板,将手而不是肘部放在桌子上。吃饭时要端起食物送到嘴边,而不是把头埋到盘子里。”

然而,南非人埃德·科策尔(Ed Coetzer)表示,与英国相比,这里的繁文缛节要少得多,提供的资源也要丰富得多。科策尔在加入罗西学院之前曾在英国的一所寄宿学校任教,目前他在罗西学院管理该校其中一个学舍。“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震惊。”他说,“这里有点像天堂。”

然而,“罗西人”这个上流圈子的标签在多大程度上限制了这些学生与社会其他阶层打交道--或者说同情他们--的经验?科策尔表示:“我以为我会被一群被宠坏了的孩子包围,但他们都是普通孩子,与其他孩子有着同样的问题。他们在很多方面都脚踏实地,既不会挥金如土,也不会谈论父母从事什么。”

古丁指出,该校在马里和肯尼亚有合作项目,师生都可以参加,在希腊还有服务难民的项目。他表示,这所学校“不适合”一些学生,包括一些电影明星的子女。但他表示:“财富是不被考虑在内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都来自富裕的家庭。”

2010年毕业于罗西学院的费利佩·劳伦特(Felipe Laurent)现在是该校的公关主任,他表示,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他的同龄人正在经历“青年危机”(quarter-life crisis),试图打拼出自己的职业道路,而不仅仅是继承父母的财富或接管家族生意。新的资金可能会给该校带来新类型的学生,但资金肯定仍然是必需的。


(翻译:何黎)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