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瑞士登山家乌里·斯特克(Ueli Steck)的一生 瑞士登山家-从普通人到登山巨星

征服艾格峰北壁75周年纪念四人组(从左至右):乌里·斯特克、斯蒂芬·西格里斯特、Roger Schaeli、Dani Arnold。

征服艾格峰北壁75周年纪念四人组(从左至右):乌里·斯特克、斯蒂芬·西格里斯特、Roger Schaeli、Dani Arnold。

(John Heilprin/swissinfo.ch)

今天我们一起回顾40岁殒命的瑞士登山家乌里·斯特克(Ueli Steck)的一生,看看他如何将自己变为“瑞士机器”。他的非凡成就远不止速度上的纪录。他还是少数以阿尔卑斯式攀登独自开辟新路径,登上8000米高峰的登山精英之一。

爱门塔尔的朗瑙的年轻冰球爱好者

(Keystone)

1976年

  • 10月4日生于瑞士爱门塔尔(Emmental)的朗瑙(Langnau)。他曾和两个哥哥一起打冰球,18岁时成为活跃的登山者。他父亲强调做任何事都要做好的重要性。斯特克成为了一名木匠。

1995年

  • 首次登上艾格峰(Eiger)北壁(18岁)。
  • 同斯蒂芬·西格里斯特(Stephan Siegrist 英外部链接)一道,在25小时内登上艾格峰、僧侣峰(Monch)与少女峰(Jungfrau)。

艾格峰北壁起风的日子

(Keystone)

2004年

  • 用10小时首次独自登上艾格峰北壁。艾格峰一直就是一流登山者的重要试水项目,使用绳索的登山者至少要一、两天才能登顶。斯特克和其他瑞士专业登山者则将它变成自己的特殊操练场。“北壁很独特,可谓举世无双。其魅力在于冰雪与岩石的错综复杂,”斯特克曾表示。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2004年乌里·斯特克以自由式攀登,独自登上伯尔尼阿尔卑斯山迈林根(Meiringen)一处250米高的崖壁 (SRF Schweiz Aktuell/swissinfo.ch) 

2005年

  • 独自登上乔拉杰峰北壁和塔波崎峰东壁。通过精神与体力的集中及使用运动科学,斯特克得以极好地校准与进逼自己的极限。西格里斯特在Facebook上写道,自己“对乌里的雄心、他的成就及他对别人的激励深表敬佩”。加拿大人威尔·盖德(Will Gadd)在个人网站(英)外部链接上写道,重要一课是斯特克怎样“令自己变成机器”。

在维德斯维尔一座攀岩墙的脚下

(Keystone)

2007年

  • 艾格峰北壁速攀纪录提升为3小时54分钟。
  • 斯特克独自攀登尼泊尔安纳布尔纳峰南壁(8091米)的尝试,因遭遇岩崩而告终。他虽跌落300米,但幸运逃生,只受了些轻伤,后来他自己下山。

2008年

  • 与瑞士搭档西蒙·安塔马滕(Simon Anthamatten)一道,通过一条被他们称为“将军”(Checkmate,象棋术语)的2000米险径,首次登上尼泊尔腾康波切峰北壁(6500米)。这条技术难度大、极其险峻,又不用绳索、保险扣与升降器等装备的路线很重要,但它只是攀登安纳布尔纳峰前的一次热身登顶。
  • 第二次试登尼泊尔的安纳布尔纳峰,以救援行动结束。德语杂志《观察家报》(Beobachter)向斯特克和安塔马滕授予了“勇气奖”(Prix Courage),因为他们两人搭救了一名登山者。遗憾的是,他们的援助对另一位登山者来说太迟了。
  • 艾格峰北壁速攀纪录提升到2小时47分。
  • 在霞慕尼创下大乔拉斯峰北壁2小时21分的速攀纪录。

霞慕尼一带的登山乐园,包括右边远处的大乔拉斯峰

(Keystone)

2009年

  • 因腾康波切峰的攀登荣获第一个金冰镐奖(Piolet d'Or),这是登山界的最高荣誉。
  • 攀登巴基斯坦的加舒尔布鲁木II峰(8035米),这是他的首个8000米以上高峰。同年晚些时候,登上尼泊尔海拔8463米的马卡鲁峰。
  • 马特洪峰北壁速攀记录提升到1小时56分。
  • 在蜜月期间,由妻子妮可(Nicole)保护,用4天时间分41段自由攀登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伊尔酋长岩(El Capitan)金门路线。

2010年

  • 攀登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伊尔酋长岩自由骑士路线。美国攀岩家与独行侠亚历克斯·霍诺尔德(Alex Honnold)告诉《户外》杂志(Outside),斯特克是“第一个把奥林匹克式训练带进这项运动的人”。

游客定睛观看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伊尔酋长岩上的攀岩者们

(Keystone)

2011年

  • 在一次耐力成就中,他先用10个半小时独自登上希夏邦马峰的2000米西南壁,18天后又登上另一座8000米高峰卓奧友峰。几星期后,为了保护冻僵的脚趾,他在登至距珠穆朗玛峰顶约100米的地方折返。

2012年

  • 不带备用氧气瓶登上珠峰。虽然身为接受赞助的运动员,但斯特克自己支付各个旅行,为的是在计算风险时不必将赞助商的利益考虑进去。斯特克在2013年接受《纽约客》杂志(New Yorker)采访时曾说:“如果是别人付钱,他们就会决定你必须怎么做。”

阳光照亮了努子峰后的珠穆朗玛峰

(Keystone)

2013年

  • 他在28小时内完成的安纳布尔纳峰南壁(3200米)一条新直线路线的往返首攀,为他的轻装速攀登山事业板上钉钉。这类登顶只有极少人成功。对斯特克来说,给他最大启迪的人是另一位传奇瑞士登山家,不久前才过世的埃哈德·罗瑞坦(Erhard Loretan)。
  • 斯特克在珠峰遭遇文化冲突的打击,同夏尔巴人的争吵险些在年初要了他的命。

2014年

  • 因安纳布尔纳峰南壁的攀登赢得第二个金冰镐奖。

大本营背后的安纳布尔纳峰

(Keystone)

2015年

  • 他最引人注目的成就之一,当属在61天内登顶阿尔卑斯山脉全部82座4000米高峰,其中大多数位于瑞士,而且只靠“人力”-骑车或步行-作为交通途径。
  • 把艾格峰北壁速攀纪录提升到2小时22分50秒。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2015年乌里·斯特克攀登艾格峰纪录

2016年

  • 发现了美国登山家亚历克斯·洛维(Alex Lowe 英外部链接)和大卫·布历捷斯(David Bridges)的尸体,两人被1999年西藏希夏邦马峰山巅发生的雪崩吞噬。斯特克和洛维都是各自所处世代年轻有为的登山家,都在40岁时在喜马拉雅登山事故中丧生。

瑞士摄影师Robert Boesch帮助抬运乌里·斯特克的尸体

(Keystone)

2017年

  • 4月30日,在为攀登珠峰西脊与洛子峰做准备时,从努子峰上坠落殒命。事故发生在海拔7600米的地方,救援者在海拔6600米处找到了他的尸体。由于当时他是在夜间独自攀登,因而其确切死因可能永远也无从知晓
  • 就在出发去尼泊尔前,斯特克曾向瑞士德语区电视台的马提亚斯·莫根塔勒(Mathias Morgenthaler)敞开心扉。“乌里·斯特克的窘境在于他必须不断超越自己的纪录,以发现自己到底有多棒,还能把自己的极限推到多远,”莫根塔勒写道:“他想逃离一直接受新挑战与更大风险的恶性循环,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来替代”
  • 著名意大利登山家莱茵霍尔德·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告诉《户外》杂志,自己可能了解斯特克追求的梦想:“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他想尝试所谓的‘马蹄铁’,即同一行程中登上努子峰、洛子峰与珠峰。那是个构成重要登山挑战的路线,许多登山家都怀着这个梦想。”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