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的高楼热 田园瑞士也需要摩天大楼



展会大楼-巴塞尔面向世界的标志

展会大楼-巴塞尔面向世界的标志

瑞士人喜欢居住在绿茵掩映的小别墅中,这直接导致了土地资源的紧张,以及住宅的分散化。然而随着城市化的加剧,人们不得不考虑集中居住,于是不少高层住宅项目应运而生。但这些项目往往只停留在了纸面,因为反对者众多;而且要申请建造高层住宅,需要的审批手续非常繁复,常常要持续数年。

洛桑的Richter-Dahl Rocha建筑师事务所,计划在该城西部修建一座140米高的摩天大楼,该计划在22年前就有了。这座大厦将成为已发生巨大变化、并逐渐扩张的洛桑的新地标,它也将成为瑞士西部摩天大楼风起云涌的开端。

而在瑞士德语区,“风起云涌”的摩天大楼已于近年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出现。苏黎世有Prime、Mobimo和其他一些高楼,而巴塞尔的展会大楼则首开先河。甚至在一些稍微偏远的城市,以及大型居住区,也都有高层建筑拔地而起(抑或尚在计划及筹建阶段)。房地产咨询公司Wüest und Partner的调查显示,瑞士已计划修建140-160座高层建筑。

瑞士西部的变迁

“在瑞士西部法语区建高层更难。尽管这里的住房与德语区相比,更为紧张,因为这里的建筑项目本来就少,”Wüest & Partner公司的合作伙伴Hervé Froidevaux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这里的人希望拥有‘看得见’的住宅,而不是庞大的、昂贵的地标。当然,现在也许有所改变”。

改变就体现在2月9日洛桑郊区Chavannes-près-Renens所进行的投票上:三分之二的选民同意在该区兴建新的建筑项目,也就是22年前提出的、将主楼建成一座120米高的摩天大楼的建议。

筹划时间之所以如此之长,部分是因为占地问题。“行政手续漫长、复杂,其间土地多次易主,”Richter-Dahl Rocha的Jacques Richter说:“当地政府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这一项目,不愿意修建一个新地标。当地人在开始的时候也大多持反对态度,所以我们需要投入很大力量进行说服工作”。



建筑用地面积11.2万平方米。3500人将在这里生活工作。

建筑用地面积11.2万平方米。3500人将在这里生活工作。

(Richter · Dahl Rocha & Associés architectes SA)

两极分化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找到投资商。“目前还不知道,摩天大楼是否能按照我们的计划建造,”Richter:“但从一开始就决定,顶层要建一家餐厅,这样大楼也就能向公众开放了”。

“大楼的效果图,反响很好,人们认为它很优雅。至于其他的高楼,从审美的角度讲,还有所保留。从本质上来说,对高层建筑的认可,是一种情感上的东西。既有人热爱高楼大厦,也有人持反感态度。这和经验有关:谁要是在纽约登上过摩天大厦,从上面俯瞰过整个城市,那么他就会很兴奋。其他人则比较排斥,因为他从摩天大厦中看到了权力的象征和一种文明的退化,”Richter说。

阴影与广阔视野

摩天大楼还是金钱的象征。谁住在下面,那么等待他的,将是被挡住的阳光;谁住在上面,享受的则是广阔的视野,和显示富贵的机会,因为楼层越高,每平米的均价也就越高。“高层并不是问题,高层所处的地理位置,倒是个问题。如果大多数人可以较为自由地进入高层建筑,那么一定会赢得比较广泛的接受度,”社会学家Joëlle Zimmerli对瑞士资讯说。



瑞士最古老的高楼

瑞士最古老的高楼

(swissinfo.ch)

瑞士早在60年代时,就掀起了兴建高层建筑的浪潮,如苏黎世的Lochergut、Hardau和伯尔尼的Tscharnergut、Gäbelbach。那时住房还不紧张,住宅区开始向外扩张,就在非中心区的绿地上。而在近几年的都市地区,摩天大厦已拔地而起。

“60年代建筑高潮过后,因为社会问题增多,高层建筑的价值日益减少,”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都市设计研究所建筑师Michael Hirschbichler说。因为很多贫民在里面居住,所以那时有些高层建筑声名狼藉。“那时人们把社会福利住房修建成了具有现代风格的,而那些新的高层建筑其实是大都市地位的象征,是属于另一个阶层的,而不是贫民”。

珍视历史遗产

尽管房地产开发商表示,高层建筑又渐成趋势,而且确实有许多类似项目正在计划中,但瑞士民众对高层住宅的接受态度,还是毁誉参半的:“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士更重视传统,喜欢小巧的城市。就算是在德国、奥地利,是否应该兴建高层建筑,也还在讨论之中。不少人担心,这会令城市显得粗俗。人们并不知道,它作为新的象征,到底象征着什么”。

瑞士与芝加哥、迪拜不同,“历史痕迹很重,也很重要,因此难以草率地作出很大的改变”。事实上,瑞士的几个大城市,如苏黎世、巴塞尔、日内瓦和伯尔尼,都完好地保存了它的历史中心。伯尔尼老城在1983年时甚至登上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专家们的争议点在于高楼带来的建筑密集程度的问题。由于高楼的阴影及其相应的建筑法规-必须有足够的间距和开放空间。Hirschbichler说:“说到对地区房屋密度起到的作用,高层建筑是一种外观醒目、效果明显的类型,但还有其他的方案,同样也可以影响到房屋密度。”



瑞士最新的高楼 (Roche-Turm目前仍在建设中,但采用了另一种建筑风格)

瑞士最新的高楼 (Roche-Turm目前仍在建设中,但采用了另一种建筑风格)

(swissinfo.ch)

为什么针对高层建筑会掀起反对的呼声呢?看看洛桑市的“Taoua”摩天大楼计划吧。该市4月9日的投票,将决定这一项目的命运。对左翼及绿党来说,该项目是“资本的集中”,是“狡猾的投机客”发起的、由“致力于提升地区吸引力”的政客推动的,今后将会引起“从根本上看毫不健康”的人口发展。

右翼保守派则认为,高层建筑会阻挡居民的视线,并且提出了“我们真的需要这样的象征吗?”这样的问题。但隶属绿党的洛桑市长Daniel Brélaz驳斥到:如果洛桑“事事都要进行全民表决,那么至今为止,洛桑既不会有带钟楼的大教堂,也不会有大学医院”。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