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经济部将接手教育局



学生们在洛桑联邦理工大学劳力士学习中心内学习

学生们在洛桑联邦理工大学劳力士学习中心内学习

(Keystone)

瑞士研究及教育局将不再受内政部的管辖,而是归入经济部,这一决定引得瑞士左派和右派政党的一致赞扬。但社会及人文学科的代表担心这会使学问受制于经济,影响研究的自由性。

教育和水力一样,是瑞士为数不多的资源之一。在瑞士,有人这么说。然而尽管资源宝贵,瑞士教育局还是始终没有能够自立门户成为独立的部委,如今教育局被划归为瑞士国民经济部管理。

研究不是经济推动器

但该决议在学术界内部并未获得好评,在他们递交给内务部长Didier Burkhalter的信中写道:如果以为搞研究是经济发展的直接推动器,那么就错了。

他们担心像Economiesuisse这类的经济协会,会在经济部内向学术界施加压力,将注意力只集中在可快速转换成生产力的研究成果上。

科学家总协会的社会学家、经济学家Isidor Wallimann表达了该协会对此的怀疑,他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这显示出,政府希望社会、人文学科的研究变得‘有用’,可以解决问题”。

一直期待实用性

Wallimann说,早在15或20年前,就有人批评联邦理工学院的研究距离经济界的需求太远。但他认为,联邦理工学院的任务是进行基础研究,而不是解决问题。  

而且联邦宪法自1999年起就保障了科研的自由性,这点对社会和人文科学非常重要。“目前有一种趋势,研究总是同金钱连在一起,对研究的投入应该不仅为了经济,还要为了全社会”。

基础研究往往耗时10年、甚至20年,有时还要跨越2代人,这产生的直接效应并不容易被人看到,但“直接成果往往要在基础研究的基础上才能够得出,”这位瑞士、美国的双国籍科学家说,他还在2所美国大学内任职。

他说,例如“贫穷”这个课题,如果没有瑞士国家长期性的大型研究,任何关于贫穷的有效研究成果都不会出台。

危害严重

如果所有的社会人文科学研究都以使用为导向,那么经济学不仅是在自掘坟墓,也危及着瑞士的革新传统和在研究界的地位。

将教育部门并入经济部还会在另一领域产生影响:那就是对社会和政治问题的定义。谁享有这种定义权,谁就有可能对社会政治问题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并率先以某一姿态,将某个社会问题带入社会讨论中。

例如:现在社会整合作为一个社会问题已获得广泛承认,但贫穷还没有,研究中偶尔提到的只是因社会整合产生的教育不平等问题所带来的贫穷。但是如果没有关于贫穷的基本研究,那么涉及到少数族群和其文化的整合时,这一研究将无法深入进去。

建议

Wallimann认为,社会和人文学家应作出努力,不仅要保有基础研究这块阵地,还要作出拓展。“教育界的政客和科学委员会,他们负责确立研究重点并批准签发研究资金,他们必须知道,基础研究并不是实用研究的对立面,而是实用研究的基础”。

Wallimann建议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结合起来,“基础研究是前提,可以优化实用性研究。如果将两者结合起来,那么将更有效率,可产生多少实用知识,就可以获得多少研究经费”。

联邦机构改组

瑞士联邦决定自2013年起,将研究、教育、革新局并入国民经济部(EVD)。

之前由内政部(EDI)负责联邦理工大学、大学教育经费和基础研究。

而职业教育、高等专业教育以及应用教育研究由经济部负责。

畜牧局从国民经济部并入了内政部。

之前议会曾建议单独成立教育部和安全部,但遭到联邦委员会的拒绝。

自1996年开始,内政部的国家教研秘书处秘书长Heinrich Ursprung就曾建议,将归经济部管理的教育系统统一合并成一个教育部门。

相关讨论进行了十多年。

信息框结尾

Isidor Wallimann

67岁的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是纽约Syracuse大学和北德克萨斯大学客座教授。

这位瑞士、美国双国籍人士曾在伯尔尼和弗里堡大学,以及巴塞尔西北高等专业学校担任教授。

也曾在德国和台湾授课。

信息框结尾


(编译自德文: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