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老冰棍 登月那年,瑞士人有了火箭冰棍

Schwarzweiss Zuschauer schauen sich die Mondlandung auf der Strasse an

1969年7月21日,在苏黎世的一间电器店的电视荧屏前,人们在围观阿波罗11号登月的报道。

(Keystone)

1969年人类首次登月为瑞士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许多艺术作品、展览都来纪念这一大事件,而每年夏天在游泳场所中吃上一根火箭冰棍,都会让人想起那一年的那一天。

1969年7月21日人类第一次踏上月球,那时候电视刚刚进入瑞士的普通人家,那一激动人心的时刻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有些人专门为了观看登月实况转播而买了第一台电视。甚至有人竟在电视屏幕前支起了相机,为了把这一历史时刻永远地留在照片上,变作永久。

那一刻的等待是那样漫长,终于在一阵劈里啪啦的巨响之后,于凌晨3:56,第一位地球人踏上了月球的土地,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在踏上月球之前还说出了他那句经典语句:“对于登上月球的那个人来说,只是迈出了一小步,而对于全人类来说,却是一大步。”

孩子们被允许穿着睡衣守候在电视机旁;瑞士的大城小镇,凡是有一台电视机的饭店,都会一整夜开门迎客;甚至纪律森严兵营中的士兵都被破例允许夜间起来看电视。

艺术影响

Bügelbrett und sich umarmende Astronauten

左:“火箭”艺术品,2008年。右:电脑模拟图“拥抱”,2008年。

(Max Grüter)

一位对当年登月至今记忆尤新的人,是艺术家Max Grüter(英)外部链接。1969年他13岁,生活在乡下,“那里没有许多与科技有关的东西,”他回忆说。而他已经是当时那位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的铁杆粉丝,并曾多次望向夜空,希望能找到一颗人造卫星。

自上世纪90年代起,这位艺术家便开始利用电脑制作“宇航员和太空技术”的图像,在虚拟世界中模拟人类的下次突破。

展览

Guido Schwarz为了纪念人类登月50周年在进行各种展览和活动的筹备,他的目的在于在瑞士建立自己的太空博物馆,向世人展示他手中大量与登月有关的收藏品。

“我当时四岁,而我的父母在那个重要的时刻没有把我从睡梦中唤醒,对此我至今还依然责怪他们,”Schwarz说,尽管如此,并未影响他对太空的热爱。“我有两个哥哥,我们的儿童房中,满是宇航员的巨幅画报,还有一个1.5米高的火箭侧切模型。”他利用一种叫Viewmaster的仪器,一遍又一遍地观看登月实况,这种仪器相当于60年代的3D眼镜,能看到立体画面。

火箭冰棍

Plakat und Stoffentwurf

左:一名叫Louis Wälti的年轻艺术家获得儿童博物馆的广告海报奖,2013年。右:带有橘黄色火箭冰棍的布料,设计者: Carla Rickenbacher。

(Kindermuseum)


火箭冰棍的原始包装。

(Frisco/Nestlé Archiv)

人类踏上月球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在瑞士还被永远地冻结在一种果味冰棍中,分菠萝味和橘子味两种口味。登月几周之后,瑞士Rorschach的冰棒公司推出了一种火箭形状的冰棍,当时只卖0.3瑞郎(约2元人民币),直至今日这种冰棍依然是如今已归于雀巢旗下的冷饮公司Frisco每年夏天的明星产品。该公司的其他产品近些年有走低趋势,而火箭冰棍例外,至今已售出4亿支,相当于每年销售800万支。

火箭冰棍已经成为瑞士的一个经典,是瑞士人心目中好吃又便宜的一种童年记忆。



(翻译:杨煦冬)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