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周三选入瑞士联邦委员会的将有可能是两名女性?

卡琳·凯勒-苏特(左)和汉斯·维奇(唯一的男性候选人)是自由民主党推举出接替约翰·施奈德-阿曼的两名参议员。维奥拉·阿姆海尔特和海蒂·茨格拉根(中间)则是要接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的基督民主党候选人。 Keystone

12月5日,瑞士议会必须为7人组成的联邦委员会选出两名新部长。各执一席的自由民主党与基督民主党都在女性候选人身上押了宝。

此内容发布于 2018年12月04日 - 09:30

经济部长约翰·施奈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刚刚宣布退休,接任他的自由民主党(PLR,右翼)人选即已浮出水面:卡琳·凯勒-苏特(Karin Keller-Sutter)。这位圣加仑女性将在12月5日的选举中“报仇雪恨”-2010年她已是联邦委员会的候选人,但议会最后却把橄榄枝抛给了和她同属一个党派的约翰·施奈德-阿曼。

2011年凯勒-苏特被选入联邦院(议会上院),此后她的工作让左翼与右翼都心服口服,她的工作能力也得到大家的交口称赞,至今没人反对把她选入联邦委员会。

自由民主党还决定提出另一名候选人,即参议员汉斯·维奇(Hans Wicki)。他在某些问题上没有凯勒-苏特那么偏右,但他的政治倾向还是明显的自由主义。若能入选,他将是入主联邦委员会的首名下瓦尔登州(Nidwald)政治家。

外部内容

给基督民主党“增添生机”

12月5日议会还将选出另一位联邦委员,以接替极有人气的交通与能源部长、属基督民主党(PDC,中右翼)的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基督民主党推举了两名女性候选人,来捍卫本党在联邦委员会的唯一席位:来自瓦莱州(Valais)德语区的国民院议员维奥拉·阿姆海尔特(Viola Amherd),和乌里州(Uri)政府委员海蒂·茨格拉根(Heidi Z’graggen)。乌里州至今还没出过联邦委员。

基督民主党需要个性突出的新人来征服选民。这个党曾是缔造瑞士的党派之一,但多年来魅力逐渐减弱:自1999年该党已丢失了8个国民院席位,2015年来更是丢了29个州议会(多语)席位。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RG SSR)最近的选举晴雨表显示,该党将是2019年联邦选举中的最大输家之一。

不过,该党派副主席夏尔·瑞亚尔(Charles Juillard)仍不失乐观:“2018年我们在好几个州都重新赢回一些席位。而在本党支持的联邦项目方面,成功率也达到100%。”该党有意在各州增加关注度,它发起了寻找党派“大使”的号召,并已收到几百份回复。“这会给基督民主党增添生机,”瑞亚尔高兴地说道。

冉冉上升的党派

自由民主党的情况跟基督民主党恰恰相反,近年来它在各级选举中节节胜利。2015年该党收回了国民院的三个席位,此后在各个州议会里又夺得34个席位。根据瑞士广播电视集团最近的选举晴雨表,该党将是下届联邦选举中的最大赢家之一。

自由民主党希望在明年的联邦选举中,能够超越社会民主党(PS)成为瑞士第二大党。“我们的战略方针是继续在全国推广我们的价值观,并布置本党所有的活动分子深入街道,以便更好地听取民意。我们想要开创一场运动,”该党发言人卡琳娜·巴拉斯(Karine Barras)表示。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