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马拉松名将维克多·罗特林

(Keystone)

马拉松运动员维克多·罗特林(Viktor Röthlin)是本届奥运会中瑞士少数几个有获奖希望的选手之一。在将于8月24日举行的马拉松比赛中,这位来自下瓦尔登州(Nidwalden)的长跑选手要面对的劲敌将是北京的空气污染。

今年2月17日东京马拉松大赛上,在征服42195公里并带头冲过终点后,罗特林不仅赢得世界最重要的马拉松赛事之一,以2小时7分23秒的好成绩-欧洲纪录的第2名,他还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在甩开身后一群非洲和亚裔热门夺牌选手的同时,这位下瓦尔登人也跻身最有实力夺取北京奥运奖牌的选手行列。

罗特林7年来的比赛成绩一直令专家们惊叹。2001年,他第一次接近2小时10分大关,到2004年就已打破这个时限。

两年后,以在瑞典哥德堡欧洲锦标赛上夺得的一块银牌,他真正开始进入前列,而去年日本大坂世界马拉松比赛上摘得的铜牌更奠定了他的强者地位。

至高目标

8月24日的北京奥运马拉松比赛很可能会是罗特林的“终极赛跑”,33岁的他已面临运动生涯的终点。在参加过悉尼和雅典奥运会后,北京将成为他最后的奥运挑战。

“每次比赛我都尽力做到尽善尽美,”罗特林向swissinfo解释。“剩下的自然而然就会来到。然而,在拿下哥德堡银牌、大坂铜牌,并以意想不到的好成绩赢得东京胜利后,我就必须把赢得北京奥运奖牌当作自己的目标。”

亚洲是他的风水宝地。“在日本取得的两次重大胜利给我留下积极印象,这肯定有助于我的北京一跑,”身为理疗师的这位长跑运动员表示。

顽强精神

这种精神力量正是这位瑞士选手的优势,他因懂得如何最好地利用比赛压力和在关键时刻全力制胜而出名。而在著名马拉松锦标赛和以优厚奖金犒赏获奖者的大奖赛之间,参赛者的精神状态也大相径庭。

2月份取得东京的胜利后,罗特林在分外推崇马拉松的日本成了家喻户晓的英雄。“人们的反应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讲述起当时的情形时仍止不住激动的心情:“赢得比赛后,我几乎都不能一个人上街。”

赛后离开日本时,在机场各处都受到人们起立喝彩,办各项手续时完全不必等待。这强似商务舱或头等舱的服务,“简直就是特殊照顾,甚至让人有点不自在”,他坦白说。

如果他是日本人,那么今后可能再也不必担心钱的问题了。但罗特林并未迷失现实的方向。面对荣誉,他甚至很高兴能回瑞士,“这里更安静,”他说道。

热门得奖选手缺席

在北京奥运上,这位瑞士选手还可因三位热门选手-埃塞俄比亚的海勒·格布雷塞拉西(Haile Gebreselassie)、肯尼亚的保罗·特加特(Paul Tergat)和马丁·雷(Martin Lei)-的缺席而“受益”。但他不愿把心思都放在其他人身上,他只会重视8月24日那天和他同在起跑线上的选手。

因为即使没有这3位高手,竞争依然会很激烈。据罗特林估计,有20多名选手与他的纪录差不多,但领奖台上只容纳得下3人,“其余17人到达终点时都会悲伤…我希望自己不会是其中之一”。

空气污染

选手们倒并不太担心在两个多小时内跑完40多公里的全程。

他们主要的对手更可能是北京严重的空气污染。高密度的有害气体加上炎热和潮湿会对长跑时的身体产生怎样的影响,对这一点,罗特林和其他参赛者一样都还不清楚。

为此他早早就赶到中国,以求更好地适应那里的温度和湿度。但烟尘问题仍然是个问号,因为实际上也无法去适应。

“赛前几个星期我就已先期到达北京,希望这种直面困难的做法令我心理上占上风,”他解释说。

即使北京会成为他最后一次的奥运之旅,罗特林也不准备放弃长跑。这位因长期在马拉松强国肯尼亚训练而得到“白肯尼亚人”绰号的选手并没有给自己定下具体时间纪录的目标。

这些目标会很快转化成思想禁锢,他指出。“如果以2小时6分为目标不停训练,那我肯定能在2小时6分之内成功跑完,但却不可能做到更快。”

2小时6分的纪录,或者一枚奥运奖牌,哪一样是最好的动力?“奥林匹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体育盛事,留给人们最强烈的感受,”罗特林回答道。“获得一枚奥运奖牌对我的意义更重大。”

如果这位下瓦尔登人在8月24日的比赛中跑出他梦想的结果,那么将不光是日本人赞赏他,他在自己的祖国也会成为英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Renat Künzi

维克多·罗特林

来自下瓦尔登州阿尔普纳荷(Alpnach)的33岁马拉松选手维克多·罗特林是当今瑞士最优秀的田径运动员。

在2008年2月举行的东京马拉松比赛中,他以2小时7分23秒的成绩创下欧洲田径史马拉松最好成绩第2名的纪录,同时也是瑞士的最佳纪录。

2007年凭借其惊人的冲刺,他赢得大坂世界马拉松大赛的铜牌。

在2007年哥德堡欧洲锦标赛上,他仅落后于身为奥运冠军的意大利选手斯蒂法诺·巴尔迪尼(Stefano Baldini),取得了亚军奖牌。

2004年,他成为第一位突破2小时10分大关的瑞士长跑选手,他当时的成绩是2小时9分55秒。

他自2001年德国柏林马拉松比赛开始引人注目,那次比赛他以2小时10分54秒的成绩取得第8名。

在瑞士长跑的10个最佳时间纪录中,有8个由罗特林保持。

信息框结尾

药物还是兴奋剂?

北京的气候为运动员带来重大问题:炎热、潮湿和空气污染都会影响他们的比赛表现。腹泻、呼吸困难等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瑞士奥林匹克协会编写了一本《热度.烟尘.时差》指南,以帮助运动员们以最好的方式备战奥运。

然而其中某些措施招致批评,如要求所有运动员在出发前都必须接受哮喘检查。

天然食物添加剂肌酸(creatin)和调整时差的褪黑激素(melatonin)、治疗呼吸困难的沙丁胺醇(salbutamol)等药物的使用也都受到批评。

某些运动员们认为,协会的医生们已踏入接近兴奋剂的灰色地带。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