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高等学府及研究机构负责人发声抵制限制移民动议

瑞士研究人员希望瑞士与欧盟未来能朝着精诚合作的方向携手前进。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瑞士顶尖研究机构要员辩驳称,遏制瑞士与欧盟成员国间人员自由流通,势必将对瑞士的教育与科研造成危害。瑞士正是通过吸引众多世界顶级科学家,以及倚赖国际合作,方可应对诸如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等危机。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9月07日 - 09:30

定于9月27日举行的瑞士全民公投所涉及的一项重要待决议题,为瑞士人民党(SVP)所力挺的撤销瑞士与欧盟现行人员自由流通双边协议的动议。就在该动议正式付诸投票之前,瑞士五所重点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代表针对该议题于近日发声,表明立场。

代表们在8月27日于瑞士首都伯尔尼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明确指出,此次瑞士全民投票,对作为非欧盟成员国的瑞士与27个欧盟成员国之间未来关系的走向,以及瑞士的教育、科研和创新体系,可谓至关重要。

瑞士需要有能力来吸引世界上最出色的研究人员,因为“那些研究者当下正忙于研发针对冠状病毒的有效疫苗,或者正专注于发明辅助脊椎损伤的病患重新爬上楼梯的设备。”

代表们在发布的联合声明(英)中称,如果瑞士与欧盟间人员自由流通协议缺位,那么瑞士将很难再从欧盟引进人才和好的理念方案。

冠状病毒与合作

瑞士高等教育联合伞状组织swissuniversities(多语)的负责人暨日内瓦大学校长Yves Flückiger,列举了该校新型病毒性疾病中心(Centre for Emerging Viral Diseases)掌舵人Isabella Eckerle的实例。Eckerle领导的实验室于2020年1月成功研发出全球首批针对新冠病毒感染疾病的诊断测试法之一,并在疫情的第一阶段便着手负责对瑞士病患进行样本检测。

Eckerle是德国公民,她对冠状病毒的兴趣可追溯到2011年,当时她还是德国柏林一家顶级实验室的研究员。“瑞德两家实验室之间的沟通交流和互通有无,是(针对冠状病毒的)诊断测试法最终在瑞士得以研发出炉的原因,”Flückiger解释道。

他还补充提及,对瑞士高等学府及研究及机构的研究小组来说,大约有一半的合作伙伴都分布在欧洲境内。

人员自由流通协议,也使得瑞士研究人员得以在其他国家工作,并将他们的专业知识技术带回瑞士。

诸多欧洲研究项目或遭受伤害

此次有待公投决议的动议,还危及到瑞士所参与的多项欧盟研究项目。

“我们应该从2014年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所造成的后果中汲取教训,”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及研究所董事会(ETH Board,多语)主席Michael Hengartner表示。

重新对欧盟公民设置移民配额限制的动议可谓颇具争议,继该动议在2014年的全民公投中获通过后,瑞士已实际上被取消了欧盟各项研究项目的参与资格,其中包括了关键的“地平线2020”旗舰科研计划(Horizon 2020)。这一禁令后来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松动,虽然瑞士目前获准能够完全参与“地平线2020”计划,但截至目前还依然被欧盟排除在学生交换项目-“伊拉斯莫教育交换项目”(Erasmus)之外。这也意味着,瑞士研究人员能够从欧盟获得的国际项目和科研资金都较以前有所减少。

“(该议题)对瑞士科学造成了巨大伤害,至今(我们)仍然能感受到它的余波,”Hengartner表示。

“我们的邻居,我们的天然合作伙伴,是欧洲,”Flückiger说道。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